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1546章 展示(三更)
    看到兩人這般神情,侯正明一下知曉兩人確實要刺殺鐘萬乘,神情復雜,半晌后,嘆息一聲:“但愿不要傷害他性命。天』『 籟小 說Ww W.⒉3TXT.COM”

    孫明月搖頭:“王爺的想法美好,可惜刀劍無眼,到時候怕是生死難判,甚至咱們失敗了要死在他手上。”

    “若是兩國不交戰……”侯正明看向南面方向,嘆一口氣搖搖頭,知道是自己的一廂情愿。

    兩國每過幾年或者十幾年就要打一場,不得不打,總會有人挑撥,有時也是國內諸大臣們忍不住起挑戰。

    大離幾乎能夠壓著大季打,卻偏偏不能攻進去,就是因為大秋的牽制,否則的話,大離一旦入侵了大季會迅壯大,再也不怕大秋。

    也因為如此,大秋不時的打一場,就是為了削弱大離,或者牽制大離,不能盡心攻向大季,免得大離變強。

    這些復雜的瓜葛讓兩國幾乎不可能和平相處。

    “王爺,咱們先告辭。”孫明月抱拳。

    “恕不遠送。”侯正明抱拳。

    楚離也抱抱拳,兩人牽上手驀然消失。

    侯正明盯著兩人消失的位置,若有所思,若是自己眼睛沒花的話,兩人是牽著手的,圣女素來眼高于頂,幾乎從不對男人假于辭色。

    而如今竟然與一個男人牽手,此事若透露出去,委實是一件轟動的大消息。

    其實也難怪,當今天下男人也只有楚離能配得上圣女了,兩人在一起也不是壞事,有益于大離,只可惜楚離出身于大季。

    他想到這里搖搖頭,轉動玉球,玉球散出氤氳氣息注入身體,滋潤著身體。

    ——

    楚離與孫明月出現在光明殿內。

    孫明月看向楚離:“如何?”

    楚離搖頭,閉上眼睛,腦海里開始呈現鐘萬乘的臉龐,然后心念一動,大圓鏡智開始明亮起來,隨即一團團影子開始閃爍,卻是一片紅光。

    楚離知道這便是煞氣,沖天的煞氣籠罩住了大圓鏡,不讓它清晰呈現圖像,好像干擾著它的運轉,冥冥之中在抵抗天星洞虛術。

    大圓鏡后背的金色符號開始閃爍,越來越亮,金光似乎刺破了紅光,驅散了他們。

    大圓鏡頓時顯現出清晰的圖像,一幕幕場景在不停的變化,宛如跑馬觀燈一般迅的閃現消失。

    半晌之后,楚離睜開眼睛緩緩嘆一口氣。

    “如何了?”孫明月道:“可算出什么?”

    “鐘萬乘會遭遇刺殺,但沒有危險。”楚離緩緩搖頭。

    他在腦海里所看到的情景并不是兩人去刺殺,而是大光明峰的二十五個頂尖高手,個個都是過百歲以上的頂尖高手,原本是不能進入武林的,在這個時候開始出動。

    但結果卻是這二十五個頂尖高手全部被殺,根本沒能靠近鐘萬乘,被鐘萬乘身邊的護衛們斬殺殆盡,這些護衛的修為更勝他們一籌,而且身在軍隊之內,如魚得水,大光明峰的高手們進入軍隊內卻是被削弱,此消彼漲之下全軍覆滅也不算離奇。

    楚離若有所思的反復觀看著這些護衛,現這些人彼此默契十足,而且組成了一套陣法,將他們自身的修為凝聚成一體,再加上軍陣相助,兩者相疊,威力驚人。

    即使他與孫明月過去也未必能勝。

    先破去他們的陣法才有機會。

    孫明月蹙眉:“咱們沒成功?”

    楚離道:“據我所推測,咱們沒能去。”

    “這是為何?”孫明月訝然。

    楚離欲語又停,扭頭看向大門方向。

    宋晚晴無聲無息出現在大門口,掃一眼楚離。

    楚離抱拳行禮:“見過前輩。”

    宋晚晴輕頜,神情冷淡:“明月不能隨你去胡鬧。”

    孫明月道:“師父,傷可好一些了?”

    “無妨了。”宋晚晴頜:“明月,不準跟著楚離胡鬧,他凈能闖禍!”

    孫明月露出無奈神色:“師父,這次咱們正商量正事,要去刺殺鐘萬乘,解決這次大戰。”

    “這種事不必你出面。”宋晚晴道:“其余諸峰的老家伙們正閑得無聊呢,無事生非,正好讓他們去!”

    楚離嘆一口氣。

    孫明月蹙眉看向楚離。

    楚離道:“前輩,據我所知,鐘萬乘身邊有二十個護衛組成了一個陣勢,不知前輩可知那是什么陣法?”

    “八合陣。”宋晚晴道:“你能知道這個,難得!”

    楚離嘆道:“不知前輩要派多少人去刺殺?”

    “二十多個吧。”宋晚晴沉吟道:“太多了動靜太大反而不易成功,早早被覺察,太少了又很難成功,二十多個……,二十五個正好。”

    “若是前輩信我的話,還是別派去送死的好。”楚離搖頭道:“他們絕非八合陣的對手,只能全軍覆滅。”

    他清晰看到了這些人的下場,自然要阻止。

    宋晚晴輕笑一聲:“你推衍出來的?你的窺天術練的層次很高哇。”

    楚離坦然點頭:“正是推衍出來。”

    “那你可能算出我都派誰去?”宋晚晴笑盈盈的看著他,嬌艷若花。

    楚離稍一沉吟,慢慢點頭:“好,我試試看。”

    宋晚晴訝然看他。

    難道推衍之術真能到這般地步?

    “筆墨伺候!”楚離扭頭看向孫明月。

    孫明月指了指自己書案。

    楚離來到案后,大馬金刀的坐下,提起筆來開始在素箋上揮墨。

    片刻后是一幅畫像,拿起來又開始第二幅,一口氣畫了二十五個人的畫像,最終放下筆,輕輕吹了吹氣。

    他抬頭微笑看向宋晚晴:“前輩請看,可正確?”

    宋晚晴一一看過這二十五幅畫,忽然一按,這些素箋頓時化為簌簌粉末落下。

    “師父,可對?”孫明月好奇的問。

    宋晚晴凝神看著他,明眸閃動,露出一抹笑意:“確實有幾分本事!”

    楚離微笑:“如此說來,前輩還要派他們去?”

    “當然。”宋晚晴輕輕點頭。

    楚離一怔隨即恍然。

    這是要借刀殺人。

    “師父!”孫明月蹙眉。

    宋晚晴道:“他們該去刺殺,至于成不成,未必真如楚離你所看到的。”

    楚離笑了笑,點點頭不再多說。

    “師父!”孫明月嗔道:“不能讓他們送死!”

    “他們不死,圣教不穩!”宋晚晴淡淡道:“你可知他們正在私下里串聯,說你與楚離關系親近,楚離是大季人!”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长宁区| 永吉县| 道孚县| 嘉黎县| 依兰县| 保靖县| 若羌县| 红原县| 岱山县| 樟树市| 枞阳县| 淄博市| 横山县| 乌恰县| 巫山县| 鞍山市| 双牌县| 稷山县| 绥芬河市| 黄陵县| 太湖县| 高陵县| 汾阳市| 隆回县| 河北区| 四子王旗| 来凤县| 武山县| 库车县| 萝北县| 呈贡县| 阿克陶县| 涪陵区| 澎湖县| 进贤县| 广元市| 永新县| 沙湾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