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2085章 燕蝶(四更)
    楚離搖搖頭,忍不住撫額嘆息。

    這個慕容仇還真是有本事,結仇的本事天下一絕,竟然干出這種蠢事來,把與陸清雪及秦夢云的關系鬧得越來越僵,行事手段之稚嫩與僵硬當真天下無雙。

    陸清雪也是頭一次碰上這種愣頭青,而且這個愣頭青還有高絕的武功,造成的破壞極大,劍魔宗弟子們都是一些無法無天的家伙,有可能真聽他的。

    萬一真要聽他的話,廢了蝶舞宗弟子,后果難料。

    蝶舞宗斷不是劍魔宗的對手,而且兩宗的關系還極好,若真因為這個鬧起來,還真是大麻煩。

    “走吧,夢云!”她深吸一口氣壓住怒火,緩緩說道。

    “是,師父。”秦夢云忙點頭。

    她看得出來師父已經惱了,這個慕容仇只要再加一把火,師父一定會爆發出來,師父看著清清冷冷好像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其實脾氣是極暴烈的。

    一旦惹起師父的怒火,那一定會狂風暴雨一般。

    她斜睨一眼慕容仇,撇撇嘴露出不屑神色,一臉挑釁。

    慕容仇斷喝一聲道:“站住!”

    陸清雪深吸一口氣扭頭看他。

    慕容仇已經按上劍柄,沉聲道:“聽聞陸前輩武功高絕,乃是當初的俊杰,讓師兄們都敬佩不已,晚輩想要領教一二!”

    “你想跟我動手?”陸清雪淡淡道。

    “是。”慕容仇毫不猶豫的點頭:“請賜教!”

    “我怕大伙說我以大欺小!”陸清雪搖頭。

    慕容仇道:“我會跟大伙解釋!”

    “好啊。”陸清雪道:“那你就出劍吧!”

    “請——!”慕容仇緩緩拔出劍來,寒光流轉。

    楚離看到這般,再次搖頭。

    慕容仇真是往作死的路上一步一步的堅實的走著,每一步都堅實無比,留下深刻的烙印無法抹除。

    別說秦夢云不喜歡他,就是喜歡,鬧到這一步也是山絕水盡,無路可走了。

    陸清雪道:“來吧!”

    “看劍!”慕容仇頓時一抖長劍,劍身迸射一道凌厲劍氣到了陸清雪跟前,速度奇快絕倫。

    他不動手則已,一旦動手就絕不留情,全力以赴,要把陸清雪打敗,打得她心服口服。

    他的打算是,陸清雪身為師父一定是要給自己弟子找一個可靠的歸宿,自己武功強絕對能夠保護秦夢云,陸清雪則會改變心意。

    自己弟子跟著天下第一劍客,絕不會受委屈,反而是風光無限,她這個師父都能跟著沾光,這樣的想法之下一定會把秦夢云嫁給自己。

    想到這里,他越發的興奮,戰意昂揚,恨不得一劍便能敗了陸清雪。

    “叮……”環佩叮當聲響起。

    陸清雪腰間的玉佩輕蕩,她身形一旋,僅僅輕微的一個轉動,卻曼妙無雙,讓人不由自主的盯著看,看著她悠然的掠過劍氣到了慕容仇身前,輕輕一掌擊在他心口。

    慕容仇的護身罡氣仿佛失效一般,毫無反應,讓這一掌結結實實的印在他心口。

    “砰!”慕容仇倒飛出去,撞到一棵參天古樹上。

    古樹簌簌落葉,樹身很快光禿禿的,然后迅速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死。

    慕容仇坐在樹根下,倚著樹身,嘴里涌血。

    陸清雪輕盈一步跨到慕容仇身前,低頭俯視著他:“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

    慕容仇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不甘心的仰視:“你……”

    “是不是覺得自己在武林中罕有敵手,所以便能勝過我?”陸清雪蹙眉淡淡道:“想報仇,還是回去好好練幾年吧,別把心思都用在女人身上!”

    慕容仇怔然看著她,臉色慢慢蒼白。

    陸清雪道:“武功還沒練好就想著女人,還真是可笑,就憑你現在的武功,哪有資格搶女人,夢云,走吧!”

    “是,師父!”秦夢云興奮的道。

    她看慕容仇極不順眼,看到他吃憋,痛快無比,恨不得仰天歡呼,拼命拍巴掌,只是不想被師父教訓,所以才強抑住這種輕浮舉動。

    “你用的是什么武功?”慕容仇不甘心的問。

    陸清雪道:“燕蝶掌。”

    她說著便要往回走。

    “慢!”慕容仇喝道。

    他陡然一直膝蓋,直挺挺起身,飛快在胸口點了數下,“哇”的再噴一口黑血出來,頓時臉色紅潤宛如沒受傷。

    陸清雪蹙眉看向他。

    慕容仇按上劍柄,哼道:“再來!”

    陸清雪道:“還要再來?”

    “是,我能勝你!”慕容仇緩緩道,神色肅然目光炯炯,自信十足的哼道:“不過是障眼法而已,再來!”

    “好得很!”陸清雪搖搖頭:“那就再試試!”

    她輕盈一閃,再次到了慕容仇身前。

    “嗤!”慕容仇閉上眼睛陡然一劍刺出,憑著感應而出劍,不讓自己的眼睛受騙。

    陸清雪腳下輕旋,貼著他的劍往前,再次輕飄飄一掌拍到他心口。

    “砰!”纖纖玉掌印上他心口,一閃而過的護體罡氣毫無阻礙,慕容仇在一聲悶響聲中飛出去。

    “砰!”他撞上一棵參天古樹。

    慕容仇的結局與先前沒什么兩樣,古樹的結局也與先前那棵卻不同,只是發出悶響,劇烈顫動幾下之后,竟然樹葉也沒落下。

    “哇!”慕容仇噴出一口血,然后源源不絕的往外涌,沒有止住之像。

    楚離皺了皺眉。

    這陸清雪是下了狠手,先前那一掌,多數的掌勁都泄到了那棵古樹上,這一掌卻硬生生都凝在慕容仇身體,沒能外泄出去。

    卸不去掌勁,硬生生的承受,這對身體的傷害最大。

    慕容仇死死瞪大眼睛:“好!好!”

    他這一次算是服氣了,確實打不過這個陸清雪,不是浪得虛名之輩。

    陸清雪哼道:“這回服氣了?”

    “咳咳咳咳!”慕容仇劇烈咳嗽幾聲,咬牙說道:“……這個場子我會找回來的!”

    “我等著!”陸清雪道,轉身便要走。

    楚離搖頭苦笑。

    這陸清雪好厲害的燕蝶掌,詭異非常,真的能夠欺負五官甚至直覺,而且輕盈靈動超乎想象,怪不得陸清雪有那么大的名聲。

    他自忖真要跟她拼命,可能有一戰,但切磋的時候對上這燕蝶掌,勝負還真不好說。

    “陸姑娘不必等了。”一聲嘆息聲中,一個青年男子緩緩從虛空出現,站到了慕容仇身邊,白衣如雪,豐神如玉。

    陸清雪皺眉,轉身回頭,淡淡道:“東方曉。”

    “師父。”慕容仇忙叫一聲,露出慚愧神色。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利辛县| 拜城县| 仙居县| 高雄市| 唐河县| 安陆市| 云阳县| 台北县| 永年县| 东阿县| 喜德县| 精河县| 禄劝| 东莞市| 伊川县| 浦县| 三河市| 石柱| 前郭尔| 甘南县| 崇文区| 湘潭市| 夹江县| 台湾省| 三门峡市| 福海县| 蕲春县| 鄂州市| 屏边| 苍梧县| 宁河县| 伊吾县| 翁源县| 宣武区| 万源市| 莲花县| 北京市| 富阳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