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2418章 身亡(三更)
    他一掌拍出,再次風起云涌。

    兩道流光直墜下來,程遠與陸清雪皆施展了天神降臨術。

    “砰砰!”兩道悶響聲中,狂風散去。

    程遠與陸清雪的身形顯現,正冷冷瞪著灰袍老者。

    站在虛空的灰袍老者微瞇眼睛,緩緩點頭道:“果然是天神降臨之術,你們也就這點兒出息了,需要借用外力才行。”

    “你也一樣。”程遠緩緩說道:“逼咱們到這一步,果然不愧是老怪物,今天你就死在這里罷!”

    他一閃消失,下一刻出現在灰袍老者身后。

    陸清雪下一刻出現在灰袍老者身前,兩人一前一后夾擊。

    兩人默契十足,灰袍老者卻輕松的側身,分別接住他們的手掌。

    “砰!”炸響如雷,三人皆倒飛出去。

    灰袍老者身形側飛,在空中揮掌。

    程遠與陸清雪各自倒飛,在空中迎擊無聲無息的掌力。

    天風無形或有形皆在一念之間,灰袍老者這兩掌卻是無形無息,與先前的狂風呼嘯截然不同。

    “砰!”“砰!”

    兩人再次倒飛,施展了天神降臨之術竟然還壓制不住這老怪物,兩人心中凜然卻冷靜異常,施展了天神降臨之術后,不會有退縮與畏懼,唯有冷靜與算計。

    “嗤嗤!”程遠一指點出,破開了這一道掌力。

    陸清雪則輕飄飄一斬,掌刀無聲無息劈開這記天風掌。

    “砰!砰!”

    “嗤!嗤!”

    三人戰成一團,身形閃爍忽隱忽現,宛如虛幻。

    倒在地上的諸人瞪大眼睛,一邊運功療傷一邊關注著這邊。

    秦夢云的心不停下沉,兩大宗主竟然壓不下一個老怪物,而天風宗這般老怪物卻有十二個,若是同時出動,宗門能不能擋得住?

    一想到這個便覺得心寒。

    “清雪,該拼命了!”程遠沉聲道。

    陸清雪道:“好!”

    兩人周身迸射萬丈光芒,宛如兩輪太陽墜落,下一刻出現在灰袍老者身前。

    灰袍老者哼道:“風來!”

    無聲無息的風出現在周圍,兩人的光芒竟然無法靠近他。

    灰袍老者哼一聲道:“別以為你們有天神降臨術便無敵,老夫若找不到克制之法,還會來送死?”

    “你這是什么風?”程遠沉聲道。

    “九幽陰風。”灰袍老者得意洋洋的道:“老夫耗費數千年才收服的九幽陰風,蝕魂銷骨,你們嘗到了這滋味吧?”

    他知道天神降臨術的弱點,只怕傷及魂魄之寶物,一旦傷了魂魄,天神便受傷,便需施展者耗費壽元彌補,只要傷得足夠重,壽元根本不夠消耗的。

    雖然天下間能傷及天神魂魄的寶物罕之又罕,卻并非沒有,九幽陰風便是一種,天下至寒至陰之風,奇異無比,若非他在秘境內有奇遇,得了寶物且有秘訣相輔,斷難成功。

    有了這九幽陰風,自己便是天神之克星,各宗宗主不足為懼,當然九幽陰風也需要小心施展,因為它看似強橫也脆弱,施展的次數是有限的。

    但有了這個,已經足夠形成震懾,到后來各宗宗主不敢在自己跟前施展天神降臨術。

    程遠冷笑一聲,從懷里掏出一顆赤紅的珠子。

    萬丈光芒映亮了珠子,殷紅如血。

    灰袍老者失聲叫道:“赤血珠!”

    “哈哈……”程遠大笑兩聲,揮了揮紅珠:“你若不收了九幽陰風,我便用了這顆赤血珠!”

    他推衍之術極高,推算出了需要什么寶物,提前帶著。

    灰袍老者臉色陰沉下來,冷冷道:“那便用赤血珠看看!”

    程遠冷笑,直接捏碎了赤血珠。

    赤血珠碎裂,一道紅芒射向灰袍老者。

    宛如水沸騰的“汩汩”聲響,紅光在灰袍老者周圍繚繞不去,越來越旺,任憑他怎么揮掌也揮不去,紅光如落到油上的火焰,越來越盛。

    汩汩聲中,灰袍老者周圍的幽風迅速的消散,他骷髏般的臉龐扭曲猙獰,殘存的肌肉劇烈變化,雙眼幽火般的死死瞪著程遠。

    程遠冷笑道:“老家伙,這是你自找的!”

    “那老夫也給你們點兒厲害!”灰袍老者冷笑聲中,雙手朝天空一撐,頓時一道電光落下,宛如身形如鬼魅,瞬間到了程遠身前,一掌拍下。

    “砰!”程遠被擊飛出去。

    “啊——!”他在空中凄厲的慘叫一聲。

    這一聲給人痛入骨髓仿佛傷及魂魄之感。

    赤血珠雖焚燒九幽陰風,卻一時半會兒燒不盡,這一會兒足夠他重創兩尊天神,陸清雪見狀便要躲,灰袍老者卻冷笑著撲向秦夢云。

    陸清雪只能擋在秦夢云身前,迎上一掌。

    “啊——!”陸清雪也發出凄厲慘叫。

    秦夢云撲向灰袍老者。

    “砰!”她直接倒飛出去,在空中噴出碎肉。

    “夢云!”陸清雪嘶聲叫道。

    她一閃出現在秦夢云身邊,從懷里掏出靈藥塞進她嘴里,但秦夢云已經無力吞咽,已經氣息全無,直接斃命,她只能渡入內力,推宮活血,渡入她的生命本息,是真正的壽元。

    這是蝶舞宗獨有的秘術,十年壽元能吊住秦夢云一口氣,容她吞下靈藥,待靈藥發揮作用,再加之救命秘術來活她性命。

    程遠顧不得損傷,在空中一折再次撲向灰衣老者,阻止其攻擊陸清雪。

    灰袍老者冷笑:“這一記天風掌直接毀了她魂魄,救不回她的,不必白費功夫!”

    他又掃一眼其余諸人,冷笑道:“蝶舞宗的人很多,一個一個慢慢殺,看你屈不屈服!”

    “你該死——!”陸清雪嘶聲怒吼。

    她不復先前的清冷,不沾人間煙火,雙眸怒火熊熊,在秦夢云身上推動,秦夢云是她看好的下一代宗主,而且天資縱橫,是蝶舞宗未來的希望所在。

    可現在,她卻寂然無聲,冷硬下來,甚至自己的秘術也沒能救活,身體迅速僵硬,好像死去了一天之久,已然失去了救回的時機。

    灰袍老者哈哈大笑道:“老夫是該死,偏偏死不了,一萬年了,活著也沒什么趣味,只要完成這一樁心愿,便能飛升啦,哈哈!”

    他得意大笑,對已然冰冷的秦夢云看也不看,目光反而落在楊青夢與兩個曼妙女子身上。

    程遠再次被擊飛,發出嘶聲慘叫,旁人聽得渾身發顫。

    程遠卻一次又一次的沖上來,悍不畏死。

    灰袍老者周身紅光繚繞,好像從地獄中走出的骷髏,越發駭人,一步一步緩緩走向楊青夢。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太和县| 闻喜县| 唐河县| 九寨沟县| 岑巩县| 东至县| 胶南市| 贡嘎县| 城口县| 遂昌县| 垫江县| 永福县| 荆门市| 永安市| 台州市| 云浮市| 双辽市| 门头沟区| 贺兰县| 邻水| 福安市| 上林县| 东港市| 浦江县| 丹棱县| 勃利县| 灵宝市| 榕江县| 金坛市| 皋兰县| 兴文县| 丰顺县| 清水河县| 舞阳县| 昌都县| 霸州市| 哈尔滨市| 萨迦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