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2480章 塑身(二更)
    邢娜飛疑惑的看向燃燒的頭發,又看向單長老她們。

    徐靜怡上前道:“邢師姐,你一定是被天陽神教施展了追蹤秘術。”

    “是。”邢娜飛輕輕點頭,笑著接過徐靜怡的話說:“可惜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直甩不掉他們,后來有了單長老的陣符,馬上就甩掉了,沒想到這秘術還在。”

    徐靜怡道:“楚前輩,現在好了么?”

    鹿婆婆埋怨的看向單長老。

    單長老有些臉紅,不好意思的道:“還真沒找出這個,多虧了楚先生。”

    楚離在她們腦海里嘆口氣:“麻煩大了!”

    單長老道:“楚先生何出此言?”

    楚離道:“天陽神教怕是能通過這秘術找到我!”

    “不會吧?”徐靜怡訝然:“楚前輩你沒動手呀。”

    “破了這秘術,這筆帳自然會算到我頭上。”楚離無奈的說道:“天陽神教里有精通天機推算的人物吧?”

    “楚前輩放心吧。”徐靜怡露出笑容:“哪有什么天機推算呀。”

    單長老與鹿婆婆臉色沉肅。

    單長老道:“楚先生放心便是,天下是有精通天機推算的人物,可這些人物往往是在濟川宗的,不會流落于外,所以天陽神教是不會發現先生的。”

    楚離道:“不能小瞧了天下英雄,你們還是有所戒備才好,天陽神教沒那么容易被瞞過去。”

    “這是自然。”鹿婆婆哼道。

    單長老道:“楚先生隨咱們進去吧,魂蓮便在總壇內。”

    楚離嘆息道:“總壇難進,還是算了,魂蓮可能取來?”

    “先生知曉魂蓮的用法?”單長老道:“需得秘術相輔方能塑形顯真。”

    楚離道:“不必如此,只需魂蓮即可。”

    他已經從單長老與鹿婆婆的腦海里看到了魂蓮的用法,其實沒那么復雜,自己可以獨立完成,兩人讓自己進去顯然是想讓彼此的關系更緊密。

    這原本是一片好意,但他卻對這曇花神教的總壇極為戒備,蘊著大危險,還是遠離為妙,免得那位教主生了歹心自己逃不掉。

    “……也罷。”單長老嘆息道:“既然如此,那我去取魂蓮,小邢,你快些回去。”

    “是,長老。”邢娜飛輕輕點頭。

    她明眸顧盼四周,沒發現楚離的存在,越發好奇,但這個時候卻不宜再在外面,否則真要被天陽神教看到,會給神教惹來大麻煩。

    鹿婆婆她們三人皆回去,唯有徐靜怡留下。

    “前輩,其實進總壇才安全,”徐靜怡低聲道:“魂蓮的塑形需要安靜,不能打擾的,萬一在塑形時被人所驚擾,不僅前功盡棄,還會傷及魂魄,太危險。”

    楚離道:“不要緊。”

    “是。”徐靜怡無奈點頭。

    楚離道:“找九塊玉佩來。”

    徐靜怡精神一振,露出笑容。

    對呀,楚前輩的陣法之道精深,布置一個陣法便能擋住驚擾!

    徐靜怡從袖中掏出一塊一塊的玉佩,捧在手心,得意的微笑。

    “不錯。”楚離滿意的說道。

    徐靜怡還是很有悟性的,知道多準備玉佩。

    九塊玉佩飛到空中,無形的力量作用下,很快變成了九塊陣符,然后消失在空中,看得徐靜怡贊嘆不已,不知這玉符是如何隱藏的。

    一刻鐘后,單長老與鹿婆婆帶著四個中年男子飄飄出現,四個中年男子護在單長老與鹿婆婆身邊,雙眼顧盼,目光宛如刀鋒般銳利。

    單長老手上拿著一個半人高、一尺寬的黑木匣子,輕聲道:“楚先生,魂蓮在此,放到何處?”

    “去山頂。”楚離的聲音在她腦海里響起。

    “好。”單長老答應一聲,飄飄浮到空中,冉冉如一朵白云飄到了對面的山頂,其余諸人緊隨其后,四個中年男子戒備之意更甚。

    單長老道:“這便是魂蓮了,魂蓮的用法楚先生可知?”

    “知道。”楚離道。

    黑木匣子忽然一下消失無蹤,宛如從沒出現,看得眾人怔了怔,尤其四個中年男子更是警惕,瞪大眼睛觀瞧,雙手青筋隱動。

    徐靜怡忙道:“這是楚前輩的陣法。”

    “怪不得呢……”

    單長老擺擺手笑道:“孫長老,不必擔心,沒人會在咱們眼皮底下放肆。”

    “單長老,不能不防。”一個削瘦的中年男子沉聲道。

    楚離早從徐靜怡腦海里知道曇花神教內男女兼具,曇花神典并非純粹的女子武功,男女皆可修行,只看各人悟性,教內長老九位,男子占了席。

    單長老笑了笑沒再多說。

    ——

    黑木匣完全隔斷了感應,看不清楚里面盛著什么,楚離有些激動,這黑木匣可不是凡物,里面便是魂蓮了,那本書上可沒有魂蓮的模樣,只記載了其傳說。

    靈氣為手,楚離馭使其將黑木匣打開。

    一個雪白無瑕的蓮蓬出現,讓他感覺訝然,原本以為是藕,沒想到竟然是蓮蓬,而且雪白晶瑩,好像白玉雕刻出來的一般。

    雪白蓮蓬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宛如久渴之人遇到甘霖,他恨不得撲上去。

    他忍住渴望,先感應一下是否危險。

    他擔憂的是魂魄會不會被困住,一旦投于魂蓮之上,會不會宛如魂魄進了肉身、入了牢獄,再甭想自由自在,甚至不能回去。

    推衍了片刻后,他深吸一口氣飄入魂蓮之上。

    頓時無窮的力量從虛空涌出,這些力量奇異無比,不同于靈氣,是另一種他無法理解的力量,把魂蓮與他的魂魄圍在當中。

    他清晰的感受到血肉之軀的形成,先僅是一個微小的胚胎,然后長大,宛如重現當初在母胎中的情形,只不過成長之速超乎想象,虛空的力量狂涌而至,身體成長越來越快。

    楚離感受著身體一點一滴的成長,對身體每一寸都清晰感知,對身體奧妙多了一分理解,對武學的理解也更深一層,收獲巨大。

    徐靜怡緊握著雙手,緊抿紅唇,一眨不眨的盯著不遠處。

    單長老他們也任憑輕風吹拂衣衫,也想看到楚離的真容。

    “咳。”一聲輕咳聲中,楚離驀然出現。

    這卻是他的真實容貌,血肉相連,指揮如意,與他原本的身體一般無二,甚至更加的靈動自如,比原本身體更流暢與相通。

    “楚前輩?”徐靜怡訝然看著他。

    楚離微笑點頭,沖單長老他們抱拳:“多謝!”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临清市| 云安县| 咸阳市| 容城县| 林芝县| 攀枝花市| 莱州市| 马公市| 方城县| 海盐县| 洛南县| 古浪县| 资源县| 康定县| 平江县| 湾仔区| 体育| 南阳市| 卓资县| 维西| 麻江县| 东港市| 察哈| 永年县| 博白县| 富平县| 沾益县| 库伦旗| 洛浦县| 城步| 大兴区| 昌黎县| 揭东县| 沙洋县| 乐清市| 尖扎县| 温泉县| 崇明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