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2925章 引見(一更)
    “確實是老六當了太子。”趙正和搖搖頭道:“事先一點兒沒收到消息,旁人也一樣。”

    他在朝堂上看到所有人都是一臉的茫然,不知所措,顯然這個太子之位毫無預兆。

    他對楚離的預測半信半疑,所以這兩個月一直在盯著老六趙正禮,沒發現有什么不對,也一點兒沒有要當太子的征兆。

    在朝堂上宣布的時候,趙正禮也是一臉的茫然,然后很快壓住了驚喜,恢復波瀾不驚的平靜狀態,養氣功夫讓他自嘆弗如。

    皇上的話既然出口,那便不能更改,金口玉牙可不是開玩笑的,大臣們反對也無用。

    他覺得父皇便是不想朝堂攪進太子之爭中,所以快刀斬亂麻,毫無預兆的宣布,定死了此事,不讓波瀾泛起。

    正是因為如此,他才心緒復雜,一者是太子之位終究沒有自己的份兒,再者也是對楚離的天眼確信無疑。

    憑父皇的手腕,這種事絕不可能泄露出去的。

    他知道,眾兄弟一定不服氣的,禮王都能成為太子,旁人也一樣能,難免會起別的心思。

    莊月蓉訝然道:“真是禮王爺成了太子?”

    趙正和點頭:“父皇當朝宣布,無可更改,……師父呢?”

    “我剛回來。”莊月蓉道:“師父正在閉關,要修持一門秘法,這一陣子不理俗事。”

    “這樣……”趙正和無奈的搖搖頭。

    莊月蓉道:“定下太子之位也好,大家都消停下來,免得你爭我奪的傷和氣。”

    “哪有這般簡單。”趙正和道:“你以為我那些兄弟會消停下來?”

    “太子之位都定了,還有什么辦法?”莊月蓉道:“難不成想把太子掀翻?要是別人還有可能,禮王爺卻是不可能。”

    禮王爺從小就老成,沉穩異常,一板一眼,一絲不茍,行事謹慎小心,幾乎不會犯錯。

    所以他們想抓住錯處扳倒他是不可能,一旦占了位子便會穩穩的占住。

    趙正和搖頭:“即使不可能也要試的,……算了,先不管他們,先要跟師父商量一下將來的事,大鄭又不老實,看父皇的神情,怕是想用兵。”

    “要勸一勸皇上嗎?”莊月蓉隨后便搖頭。

    當今皇上可是英明果決,一旦決定的事,誰也改變不了,況且王爺素來禮佛,對于朝事不怎么摻合,這個時候說話,也只會被認為是稟承著佛家慈悲之意。

    “我現在便寫奏章!”趙正和沉聲道。

    莊月蓉道:“王爺,沒用的。”

    “……要不,我跟師父商量一下?”趙正和沉吟一下,慢慢說道。

    莊月蓉道:“難道要引師父見皇上?”

    “不知師父會不會同意。”趙正和道。

    他知道父皇對佛家及其他宗派,都是稟持著為我所用,卻不沉迷的態度。

    父皇只把佛門高僧當成尋常人來看,甚至帶了幾分審視之意。

    而父皇對神通的態度素來是不屑一顧,認為是騙術。

    但他現在對楚離的信心十足,真有大神通在身,即使父皇再怎么不信,也無法否決。

    一旦取得父皇的信任,那師父一句話便能改變天下大勢,功德無量,對師父是極有益的。

    收獲往往與風險相伴,想有大收獲,唯有冒著大風險,相信師父會冒這個險。

    莊月蓉蹙眉道:“還是算了。”

    她覺得此事太危險,一個不慎,便是殺身之禍,況且伴君如伴虎,即使能過這一關,以后呢?

    “請師父定奪吧。”趙正和道。

    莊月蓉幽幽一嘆,慢慢點頭。

    兩人來到了楚離的水榭。

    楚離正在小亭里負手而立,灰色僧袍飄飄,雙眼正望著天空,仿佛與天空相合為一。

    兩人見了,莫名的泛起敬畏之意,腳步不由的放輕,慢慢上了回廊來到小亭。

    “師父。”趙正和合什一禮。

    楚離看他一眼,又掃一眼莊月蓉:“正和,可是要我去見皇上?”

    兩人一怔。

    趙正和點頭,合什正色道:“師父,今天朝堂上已經宣布了六弟成為太子。”

    楚離頜首。

    趙正和道:“我想替師父引見父皇。”

    楚離嘆一口氣道:“陛下可不是聽信神通之人。”

    他也聽聞了這位皇上的脾性,不信神通。

    “總要一試。”趙正和道:“一旦取得父皇的信任,師父便可建無量功量。”

    楚離笑了笑:“這是一條捷徑,難道就沒人走過?想必各宗各派的高僧們都趨之若鶩吧?”

    “當初有數個高僧見父皇,都被父皇驅逐。”趙正和點點頭:“從此之后,高僧們便不再去見父皇。”

    “那便是了。”楚離頜首。

    趙正和道:“師父與他們不同,這些主僧們無法證得神通,所以父皇不信,父皇是個很注重實用的人,說得天花亂墜沒用。”

    “唔……”楚離慢慢點頭。

    他其實也想過去見皇帝,但皇帝可沒那么容易見,不是想見便見的,收兩個王爺為弟子也隱隱有這個想法。

    即使沒人引見,皇帝早晚也會見他,想看看他這個蠱惑王爺之人是何等人物。

    趙正和提出來,正中他下懷。

    “師父可要去見一見父皇?”趙正和道。

    楚離道:“好吧。”

    趙正和大喜過望:“師父一定能說服父皇的,只此一事便能建無量功德。”

    楚離搖頭笑笑。

    他沒抱這么大的希望,身為帝王,一定是戒心深重,疑心也重,凡事都要想是不是別有用心。

    趙正和合什道:“師父且等我的好消息。”

    他說罷轉身便走。

    莊月蓉看著他身形消失,搖頭道:“師父真要進宮么?”

    楚離微笑。

    莊月蓉道:“伴君如伴虎,在皇上身邊太危險,不僅有皇上的戒備,還會有下面的冷箭。”

    一旦摻合進國家大事,臣子們絕不會袖手旁觀,一定會想方設法的阻止。

    楚離道:“且看看。”

    “皇上性格果決,素來是眼里揉不得沙子。”莊月蓉輕聲道:“萬萬小心。”

    楚離道:“我去宮里看看,你與王爺靜心修煉,別再摻合進這件事了。”

    莊月蓉輕輕搖頭:“見過皇上,還是回來住吧。”

    楚離笑道:“那便由不得我了。”

    莊月蓉蹙眉,一臉擔憂。

    趙正和很快回來,大步流星,精神昂揚來到小亭:“師父,父皇已經答應了,咱們走吧。”

    在莊月蓉的擔憂目光下,兩人出了后花園,離開敬王府,直朝不遠處的皇宮大內而去。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舞阳县| 札达县| 星座| 郸城县| 三亚市| 子长县| 临澧县| 民权县| 仁怀市| 东城区| 枝江市| 板桥市| 霸州市| 罗甸县| 凤山市| 沂南县| 弋阳县| 宜都市| 商都县| 大洼县| 保定市| 永新县| 田林县| 辽宁省| 沽源县| 商河县| 双桥区| 绍兴市| 体育| 利津县| 云梦县| 绥滨县| 建水县| 宾阳县| 沙坪坝区| 延安市| 武冈市| 唐海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