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61章 咫尺
    “縮地成寸?”楚離搖搖頭,還真沒聽過。

    “是青鹿崖的秘傳武學。”蘇茹放下白玉茶盞,嘆口氣:“外人是學不到的!”

    她看著楚離,眼波閃動。

    楚離不用大圓鏡智,也能明白她意有所指,忽然笑道:“不知道蕭姑姑能不能傳給我。”

    “很難。”蘇茹露出笑容,楚離果然一就透。

    “那總管幫我跟姐。”楚離笑道。

    蘇茹哼一聲,白他一眼:“我會跟姐一聲。”

    “多謝總管。”楚離抱拳笑道。

    蘇茹哼道:“你少讓****心,我就感激不盡了!”

    楚離的存在關乎姐的修煉,天靈樹、紫冥花、曇夢花,還有其他的珍稀靈草,都離不開楚離,論重要性,楚離比自己還重要,也不知道姐有什么想法,沒限制他行動,即使有姑奶奶的相術。

    “咱們府里沒有陣法書?”

    “有,但你看不到。”蘇茹搖頭道:“你就死了這份心吧,姐無論如何不會讓你看這個的。”

    “我不定有陣法天賦呢。”

    蘇茹哼道:“不能冒這個險,一旦迷進去,你就完蛋啦!”

    “哪有這么嚴重。”楚離搖頭失笑。

    蘇茹沒好氣的道:“陣法書的害處無窮,一旦迷進去,不吃不喝,走火入魔,很快就心血耗盡喪了命,不知有多少天才死在這上面!”

    一般的人看陣法書就像看天書要,根本看不明白,那些才智高的天才能看得進去,但一旦陷進去,如同跳進泥沼,越陷越深,最終害了自己。

    “大雷音寺為何能傳承陣法?”

    蘇茹哼道:“據那些佛法精深的高僧,會開悟得道,智慧大增,從而能夠研習陣法,這些高僧個個超脫生死,舍身為寺,大雷音寺每年折在陣法的高僧不知有多少!”

    楚離慢慢頭。

    蘇茹斜睨他一眼哼道:“楚離,別以為你也佛法9999,m.∞.co↓m<div style="margin:p 0 p 0"><script type="tet/javascript">style_tt();</script>深湛,就敢看陣法書,你再深湛能比得過大雷音寺那些修佛一生的高僧?他們尚且九死一生,你別抱僥幸心理,金剛度厄神功還不夠你練的?……再了,你以為他們真能掌握陣法?不過得一兒皮毛罷了!”

    一提到金剛度厄神功,楚離道:“我知道我如今進境緩慢的根結了。”

    “你進境不慢了!”蘇茹哼道。

    楚離在金剛度厄神功上的進境一日千里,竟然還緩慢!

    “這一陣一直停滯不前,什么辦法都不成。”

    蘇茹不以為然:“練功是這樣的,有快有慢,撐過去就好了,別急功近利,慢慢來!”

    “我找到根結了。”

    “。”蘇茹哼道。

    楚離道:“要煉體功法。”

    “煉體?!”蘇茹蹙眉:“別胡鬧!”

    楚離道:“想練金剛度厄神功,需要別的煉體功法相輔。”

    這是大雷音寺不傳之秘,不落于紙上,即使有人得到金剛度厄神功的秘笈,因為不知道修煉之訣竅,如自己這般,練到一定境界就停滯不前。

    “要什么煉體功法?”

    “不必特定功法。”楚離道:“當然,越精妙的越好。”

    “這樣……”蘇茹沉吟想了想:“你去演武殿看看唄,煉體功法很少有人練了,出力不討好。”

    楚離皺眉想了想,尖的武功秘笈中沒有煉體功法。

    “今天我去看看。”楚離道。

    蘇茹起身道:“這回記住了,不準出府!”

    楚離笑笑沒話,他也不想出府,可實在沒辦法,身不由己,他可不敢做這保證。

    蘇茹瞪他一眼裊裊離開。

    雪凌送蘇茹回來,殷切的問:“公子,今天要去演武殿嗎?”

    楚離搖頭:“先去一趟演武殿,再去藏。”

    “好!”雪凌興奮的應一聲。

    楚離低頭思索要選什么煉體功法。

    兩人吃過飯,還沒等出門,蘇茹再次出現。

    “楚離,隨我來,姐招呼你!”

    楚離讓雪凌自己去演武殿,他隨蘇茹來到觀星樓。

    二人來到三樓的時候,蕭琪一襲雪白羅衫在揮劍,劍不快,卻連綿不絕,楚離暗自凜然,劍勢透著莫名的韻味,遠勝從前。

    她應該是在摸索天外天的路,試著以劍破境,她所修劍法極神妙。

    蕭琪收了劍勢,如水目光投過來:“你想練縮地成寸?”

    楚離抱拳一禮:“對大雷音寺的追殺,走為上策。”

    這一次差兒同歸于盡,徹底領教了大雷音寺的可怕,若非大圓鏡智,洞破虛妄,不受陣法影響,他無幸理。

    所幸他靈機一動,問了他們金剛度厄神功修煉有什么秘訣,他們自然不,腦海里卻顯示,被他窺見,也算大有收獲。

    但這是一次深刻教訓,若輕功更妙,帶著兩女直接逃掉。

    蕭琪淡淡道:“縮地成寸是青鹿崖獨門秘傳,我都沒學,你覺得有希望嗎?”

    楚離笑笑:“我覺得蕭姑姑挺喜歡我。”

    “臭美!”蘇茹白他一眼。

    蕭琪搖搖頭,平靜的凝視他:“給你一個機會,你去一趟妙素觀吧!”

    “姐,大雷音寺正追殺他呢!”蘇茹叫道。

    蕭琪道:“大雷音寺估計還沒反應過來,楚離獨自出發,估計一天就能趕到。”

    楚離修煉的碧海無量功以內力深厚稱雄,他的內力足以支撐。

    楚離抱拳道:“是,我會親自求蕭姑姑!”

    “這里有一封信,還有這些逍遙草。”她指了指軒案上的包袱:“親手交到姑姑手上!”

    蘇茹遲疑的看著楚離,猶不放心。

    蕭琪橫她一眼,蘇茹只能拿過信與包袱遞給楚離:“一路心!”

    楚離笑道:“總管放心。”

    “哪一次讓我放心過?!”蘇茹沒好氣的道:“馬上出發,別讓人看到!”

    楚離頭,接過包袱,把信收懷里,然后抱拳離開觀星樓,直接出了國公府,融入人流中,一塊出了崇明城,施展開輕功疾行。

    他運轉碧海無量功,內力疊兩倍,速度奇快,如一陣風般卷過。

    傍晚時分他到了妙素觀。

    夕陽把妙素觀染成了玫瑰紅色,多了幾分滄桑與暮氣。

    楚離來到觀前,輕輕敲門,阿淑很快出現,打量了他幾眼,引進妙素觀,登入大殿。

    空曠的大殿內飄蕩著淡淡檀香,蕭月靈正跪在神像前,一襲青色道袍,曼妙的背影一動不動,楚離忙轉開眼睛。

    阿淑跪到一旁的蒲團上,一動不動。

    楚離靜靜坐在大殿內,時間好像凝固,外面不時傳來倦鳥歸林聲。

    楚離感受著妙素觀的一切,花花草草,看到妙素觀后面有一個花園,里面鮮花燦爛。

    半晌后,蕭月靈起身,裊裊來到他跟前,明眸如寒星,似笑非笑。

    楚離躬腰抱拳行禮,然后呈上信,把包袱遞給阿淑。

    蕭月靈看過信,笑盈盈看著他:“你想學縮地成寸?”

    楚離道:“大雷音寺追殺很緊,沒有尖輕功,很難逃脫。”

    “這幫臭和尚忒霸道!”蕭月靈哼一聲,裊裊出了大殿,來到院子的石桌旁坐下,阿淑端來茶盞,站到她一旁,豎起耳朵。

    蕭月靈看著天空的紅霞,悠悠嘆口氣:“縮地成寸是青鹿崖的獨傳,我不會傳給你。”

    楚離暗嘆果然如此。

    自己這要求有兒過份,青鹿崖獨傳秘術,一旦傳出去,青鹿崖絕不會罷休,蕭月靈再強也不能違背,她畢竟是青鹿崖弟子。

    “不過,世間的尖輕功不是只有縮地成寸!”

    楚離搖頭道:“另外的也遙不可及。”

    他知道世間另外幾種尖輕功,但無一不是名門正派與皇室大內的秘傳,接觸不到。

    “你知道咫尺天涯吧?”

    “咫尺天涯……,沒聽過。”楚離搖頭。

    “咫尺天涯是上古武學。”蕭月靈道:“我年輕時得到,可惜一直沒練成,你可以試試,現在你性命攸關,不定能練成。”

    楚離苦笑:“蕭姑姑練不成,我怕是……”

    “男子漢大丈夫有兒志氣。”蕭月靈道:“練不成,你肯定要沒命,練成了才有一線生機,大雷音寺下一次的追殺必定雷霆萬鈞,勢不可擋。”

    “……是。”楚離抱抱拳:“多謝蕭姑姑!”

    “阿淑。”蕭月靈擺一下玉手,輕輕笑道:“不過嘛,咫尺天涯不能白白送你。”

    楚離抱拳,示意她吩咐就是。

    蕭月靈道:“我有一位好友,最近遇到兒麻煩,你去護她一個月吧。”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剑川县| 广西| 东兴市| 依兰县| 乌兰察布市| 上虞市| 思茅市| 班玛县| 刚察县| 容城县| 张掖市| 霞浦县| 牙克石市| 淄博市| 锡林浩特市| 杨浦区| 安庆市| 抚州市| 宜城市| 长沙市| 比如县| 怀集县| 韶山市| 井陉县| 东辽县| 竹山县| 滦平县| 吉木乃县| 襄汾县| 法库县| 临泉县| 资兴市| 莱州市| 吉木萨尔县| 邓州市| 顺义区| 朔州市| 乐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