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九天劍主 > 第兩千一百六十四章 跪下
    信蓮王在里圣州也是名鎮一方的存在,據說他曾有過一人屠戮百萬魂者的壯舉,也有一招滅殺萬世帝君的恐怖傳說,盡管信蓮王已經很久沒有于人前露臉,但無論是誰,都不敢小瞧這一位恐怖的梟雄。
    而作為信蓮王最疼愛的兒子,信蓮九也有屬于自己的驕傲,先不管對方實力如何,單論身份的話,他誰也不懼,即便不撕破臉皮,像二福這樣的分部負責人,見到他那都得客客氣氣。
    這個貌似是白夜階下囚的家伙什么玩意兒,居然想要插手他與白夜的事,可著實搞笑,自己都這幅德行了,還敢口出狂言?
    “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縱然是你爹站在這,也不敢與本玄主如此說話!你算什么?”聽到信蓮九的話,中年男子也是冷哼出聲了。
    這話一落,信蓮九差點沒把肺給氣炸了。
    “哎呀!!你膽子不小啊!還敢頂嘴?還拿我爹壓我?”
    信蓮九氣急敗壞,便是指著白夜怒喊:“給我把這個人交出來,本公子要把他活煉了!!”
    “你想殺他?”白夜面色平靜,詢問了一聲。
    “不錯,快,把他給我!!”
    信蓮九憤怒的說道,繼而直接邁開步子朝白夜這兒走來。
    “你若殺了我,恐怕你們信蓮山便將不復存在了!”中年男子沉道。
    “你說什么?”
    信蓮九勃然大怒,一把沖了過去,直接朝那男子抓去。
    “你干什么?”
    那抓著中年男子的兩名魂者想要阻攔信蓮九,但信蓮九的實力也不弱,瞬間被其震飛出去。
    信蓮九一把抓住那名中年男子,想也不想,便是一巴掌扇了過去。
    啪!
    清脆的響聲冒了出來。
    白夜微微一愣。
    大梁城的人已經是目瞪口呆了!
    他們全部瞪大眼,一個個像是看到了什么極為不可思議的畫面,是徹底懵了。
    只見中年男子的臉上是個鮮紅的印子,十分的清晰。
    他沒有反抗,因為他渾身上下連一點魂力都沒有,而吃了這巴掌后,他也沒有受什么傷,只是淡然的盯著信蓮九,那深邃而滄桑的眼神,像是在看待一個死人。
    信蓮九被對方這種眼神嚇到了,人不由哆嗦了下,可看到對方在吃了自己巴掌后都沒有什么反應,倒也沒那么懼,而是冷哼一聲,怒道:“還敢用這種眼神瞪本少?找死!!”
    聲音落下,信蓮九反手又是幾巴掌煽了過去。
    啪啪啪!
    清脆的響聲再度冒了出來。
    中年男子的臉上被鮮紅的掌印,整個人看起來滑稽而狼狽。
    現場...安靜的嚇人。
    只有龍絕跟黑玄拍賣所的幾個人在說話,白夜這邊,則全部石化了...
    “知道怕了沒?”信蓮九冷哼道。
    “不管你是誰,我保證,你以后會為你今日的所作所為而后悔。”中年男子雙臉通紅,人沙啞的說道。
    “你說什么?”
    信蓮九氣的渾身直哆嗦,當即是一把揪住那中年男子的頭發怒聲吼道:“本公子要你現在就后悔!!”
    說完,便是發力,要將那中年男子提起,朝鼎爐內丟去。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迅影沖了過來。
    信蓮尊者臉色駭變,立刻急道:“九少,小心!”
    “什么?”
    信蓮九微微一愣。
    然而那迅影已經靠近,信蓮尊者立刻躍沖過去,一掌拍開,想要將這迅影逼退。
    可就在他出手的剎那,一個更為霸道而驚絕的身影出現,直接攔截在信蓮尊者的面前。
    信蓮尊者瞳孔狂顫,頭皮發麻,整個人瞬間被這個突兀的身影嚇得渾身冷汗狂流,伸出去的手急忙收回,人瘋了一般的朝后退。
    好可怕!
    信蓮尊者還未落地,大腦已是顫個沒完,幾乎快要停止思考。
    不知為何,他有些慶幸剛才只是想要阻止白夜,而不是對之露出殺意,他感覺只要自己露出一點殺意,就會立刻死去。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誰還能瞬息之間將我抹除嗎?
    信蓮尊者心頭震蕩個不止,大腦已經快要停止思考。
    嘩啦!
    只聽幾記狂風襲蕩。
    信蓮九眼前一花,待他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自己手中抓著的那個中年男子已是不見了蹤影。
    他忙是定目,才發現那中年男子是被白夜給奪走了。
    “玄主大人,您沒事吧?”
    白夜將玄主放了下來,平靜的說道。
    玄主面無表情的掃了他一眼,眼神深處掠過一抹陰毒,人是一言不發。
    “白夜,你果然是要跟我作對??”信蓮九怒不可遏,指著白夜破口大罵。
    “這個人對我還有些作用,自然不能交給你,另外...信蓮王的兒子??我不記得我招惹了你,為何要與我作對?”白夜淡淡問道。
    “呵,你的確沒招惹我,但你身上有鴻兵,那就怪不得我了,你是之前沒招惹我,現在可就不一樣了!”信蓮九冷笑連連,瞳仁中的冷冽愈發濃郁:“現在十息已過,你還保了本少爺要教訓的人,白夜,你罪無可赦,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本少了!”
    說完,信蓮九大手一揮,喝喊道:“尊者,給我把白夜及那個人抓過來,我要把他們投入鼎爐內煉化掉!聽見了嗎?”
    可話音落下時,那邊的信蓮尊者卻是神情一緊,旋而壓低了嗓音道:“九少...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我建議...咱們趕緊離開吧!”
    “你說什么?”
    信蓮九微微一愣,繼而勃然大怒:“你是干什么吃的,居然敢不聽我的命令?給我上,把他們抓過來!!”
    “九少,這...”信蓮尊者眉頭緊皺,臉色十分的難看。
    顯然,他已經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
    無論是那個中年男子,還有這古怪的十個人...都給信蓮尊者一種十分危險的信號,盡管他不知道這些人的身份,但他相信自己的直覺不會有錯。
    不能在這里拖沓下去,得趕緊離開!
    信蓮尊者心思。
    然而就在這時,那邊的白夜卻是邁開步子走了過來。
    信蓮九冷哼連連,盯著走來的白夜,面無表情道:“怎么?是想找我交手嗎?”
    白夜沒吭聲。
    信蓮九喝開了:“給我站住!”
    然而...白夜渾然不理。
    “你若再不停下,本公子就殺了你們龍絕的人。”
    “那你動手試試。”白夜嘴里說道,步伐卻是繼續朝這邁來。
    “好啊!”
    信蓮九可沒有那么多耐心,見白夜如此狂妄無度, 連他都不放在眼里,這會兒是再也不做忍讓,便直接喝喊道:“尊者,給我殺了那些龍絕的人!!”
    信蓮尊者臉上的遲疑依然濃郁。
    不過這個時候似乎也沒有更多的選擇了,衡量再三,他一咬牙,猛然轉身朝那些龍絕人沖去。
    可就在他沖襲過去的剎那。
    嗖!
    一記破空聲響起。
    信蓮尊者眉頭一動,微微扭過頭朝聲源望了一眼,然而僅僅是一眼,他便停了下來。
    “住手!”
    信蓮尊者急喊。
    卻見那邊的信蓮九居然已經被白夜單手掐住了脖子,提了起來。
    這怎么可能?
    這個連褪骨期都沒過的家伙,怎么可能在瞬間制服公子?
    信蓮尊者瞳孔狂顫。
    要知道信蓮九本身的實力就有不滅玄皇的實力,配合一身信蓮王給予的法寶,斬殺萬世帝君都不在話下,又怎會被此人制服?
    他無法接受,但也不會就這么坐以待斃。
    “快快放開少爺!!”
    信蓮尊者咆哮著,立刻蓄起魂氣沖了過來。
    然而就在他臨近的剎那...
    嘩!
    詭異聲響冒出。
    便看信蓮尊者的面前突然出現十道身影。
    那正是站在白夜身后的十個身影。
    他們如同瞬移一般出現在信蓮尊者的面前,且是化為人墻,將他攔了下來。
    信蓮尊者懵了,人連連后退,錯愕的望著面前這十人。
    這速度....是人該有的嗎?
    他驚恐的發現,面前這十個人,他居然一人都看不穿...
    “你們...究竟是什么人?”信蓮尊者顫抖的問。
    然而...這十個人如同木人般,沒有一個人回答他的話。
    信蓮尊者緊咬著牙,眼神晃動,像是在思緒著對策。
    而那邊的信蓮九已是痛苦的嘶喊了出來。
    “放...放手...放開我...信蓮尊者...快...快來救我...快來救我...”信蓮九痛苦而艱難的嘶喊道。
    信蓮尊者急了,只咬著牙喊道:“白夜,這位信蓮九是信蓮王最疼愛的兒子,你如果殺了他,我保證我們信蓮王定會與你不死不休,你如果現在把他放了,我可以立刻帶他離開,并保證不會再來蒼天崖鬧事,你看如何?”
    信蓮尊者本來是信誓旦旦來這里取鴻兵的,然而局面比他想象中要復雜的多。
    如果就這么灰溜溜的離開,必然顏面盡失,淪為笑柄。
    可現在已經沒得選擇。
    信蓮尊者這是極大的讓步,換做任何人,都會給他幾分面子。
    但...白夜卻顯然沒有這么好說話。
    “跪下!”
    簡單的兩個字冒了出來...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德惠市| 调兵山市| 民县| 定西市| 神木县| 普兰店市| 桓仁| 石泉县| 佛教| 镇坪县| 喀喇| 阿坝县| 高平市| 禹城市| 三原县| 和林格尔县| 岚皋县| 新乡县| 龙州县| 绥阳县| 阳新县| 壶关县| 正宁县| 奎屯市| 望奎县| 噶尔县| 德安县| 福鼎市| 满洲里市| 广安市| 宝应县| 罗江县| 临桂县| 桑植县| 芜湖市| 若尔盖县| 桐梓县| 临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