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九章 你們對好詩有什么誤解吧?
    接下來,紫嫣無疑是全場的焦點,在場的三十余人,其中樂坊的鶯鶯燕燕便有十幾個,此刻都變成了陪襯,或是倒酒的服務員。

    其實拋開顏值來說,這種文學聚會,紫嫣也確實是當之無愧的主角。

    在北鳴城,她不止是香閣樂坊的花魁,更是遠近聞名的才女,其學識才情,也只有鹿府的千金鹿靈溪,能與之相伯仲,二女并稱為北鳴兩大才女。

    只不過一個美到極致,一個丑得聞名。

    對,鹿靈溪就是被劉袖退婚的那個。

    當時他是這么說的,丑不丑的無所謂,主要是不喜歡才女。

    不過現在,劉袖要鄭重替才女們說句話,才女怎么了?憑什么歧視才女?人家有才有錯嗎?

    “感謝大家的厚愛,紫嫣無以為報,便先干為凈!”

    這妞也不含糊,既然大家這么給面子,她也來一個一飲而盡。

    “好!紫嫣姑娘海量!”

    “好樣的!我要敬紫嫣姑娘一杯!”

    眾才子紛紛叫好,田紀更像打了雞血一樣,臉色通紅,目光灼熱。

    劉袖暗暗搖頭,看看,這就是吊絲,那種女人是你一個小妾的侄子能得到的嗎?

    等紫嫣放下酒杯,臉上已經罩上一層紅暈,看起來煞是誘人!

    “今天這酒,實在有些烈,是出自東武酒仙的手筆,奴家可不敢一一相敬,還望恕罪。”

    “不過,這第一輪賽詩,小女子便拋磚引玉,先拿出黃金百兩作為彩頭。”紫嫣終于進入正題。

    “而后面的楹對和鑒寶環節,也都和以前一樣,另外,奴家還會與三輪表現最佳的才子共飲。”

    這就是劉老四說的有希望成為入幕之賓?

    所以三輪最佳,很可能是三個人!這妞的口味略重啊?

    劉袖上下打量著,腰這么細,戰斗力怕是不弱!

    隨后,大伙一起走一個,一杯酒下肚,這個PA就算是正式開始了。

    劉袖嘗了嘗,什么酒仙的手筆,還不如牛欄山呢,這個世界真是遍地商機啊!

    “下面我來出第一題。”

    紫嫣面帶笑意,故意頓了頓,等大家凝神注目,才繼續說道:“就請諸位以奴家剛才那一曲為題,五言七言不限,只要應時應景便可,想好了就可以說,由大家來品評。”

    其實紫嫣就是賽詩環節評委,這么說只是謙虛,在場的都知道,論作詩紫嫣不輸于任何人,大家也愿意在美女面前表現。

    萬一被自己的才華被看中了呢?

    “這個題目好!”劉元開口道:“我再加一百兩,圖個好彩頭,希望大家的詩,都能配得上紫嫣姑娘的琴音。”

    劉元矜持而不失淡然的拿出一張金票,今天他帶了幾千兩金票,雖然用不了這么多,但有錢就是底氣足,所以就把家底帶在身上。

    而話音落下,立即有人響應:“劉兄有興致,那在下也加一百兩。”

    “也算我一個,大家隨便玩玩。”

    這種浪蕩的富二代,講的就是一個牌面,很快,獎池已經堆到五百兩金,紫嫣才婉言制止。

    因為第一場就玩得太大,賽詩也就變賭博了,豈不是不雅。

    而且五百兩不少了,要知道,這已經能在北鳴城買套大房子了!

    劉袖真是驚喜啊,都這么有錢嗎?大家實在是太客氣了,那本公子也不客氣了。

    接著,劉元繼續說道:“在下想好一詩,可否先來?”

    這時候就要當仁不讓,因為現場作詩,快也是才華的體現。

    雖然今天的目標是劉袖,但劉元也想成為紫嫣的入幕之賓,而且三場全勝才好呢,這樣就可以和紫嫣二人世界了。

    之前劉元聽到琴聲,就已經開始盤算,沒準琴聲就是題目,結果還真被他猜中了。

    劉元自信滿滿的道:“我作的是一首五言詩,各位請指教……

    江上無年月,彈徹管弦游。

    夢中撫琴聲,初上憫素衣。”

    這詩前兩句一出,頓時引來一片喝彩聲,連紫嫣姑娘也不住點頭。

    那兩句確實有意境,而且樂坊就建在江邊,江上常年都有漁民勞作,此時正好有船經過,可謂應時應景。

    關鍵是這么短的時間,就能達到這種水平,確實不易!

    可這時,沒等紫嫣開口點評,劉袖卻搖頭道:“前兩句還湊合,后面根本詞不達意,為了討好紫嫣姑娘,強行把琴聲和素衣組成韻腳,這種水平也配叫好詩?你們怕是對好詩有什么誤解吧?”

    劉元:“……”

    眾才子:“……”

    說話的居然被那個被忽略的廢物?

    尼瑪!你不是廢物嗎,怎么也懂詩律韻腳?

    關鍵是,這貨說的好對啊,大家竟然無法反駁?

    空氣突然安靜下來,剛剛還叫好的才子們,臉上都有些不自然。

    就好比某位用針管嗞畫的大師,很多人根本看不懂,但為了表現自己懂藝術,就跟著叫好,結果來了一位真大師,說你這是神馬玩意?嗞尿呢嗎?

    然后大家臉一紅,確實,什么狗屁玩意啊!

    有些事,就是不說出來不明顯,可一旦說出來,就會被無限放大。

    劉元的詩立刻變得索然無味,連頭兩句的出彩,也被后面的敗筆所掩蓋。

    他真想掐死劉袖,這個蠢貨,我是你哥啊!你居然拆我臺?

    不過劉袖想的是,五百兩金子啊!

    何況咱倆算兄弟?你欺負“劉袖”這么多年,也該還點利息了,就算為了彩頭也要懟你!

    “這位是?”紫嫣并未見過劉袖,便忍不住問道。

    “哼,我那個好弟弟!”劉元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

    紫嫣愣了愣,隨即恍然道:“原來是侯府的五公子,失敬失敬。”

    李穆修冷笑道:“既然你說我們對好詩有誤解,何不來一首讓大家見識見識?”

    他這么一說,在場的才子紛紛附和。

    “對!讓他作一首,我倒要聽聽,什么叫好詩!”

    “不錯,我等才疏學淺,認為劉元兄的詩,已經足矣稱得上好詩了,今天就讓我漲漲見識吧!”

    “請吧,念出你的好詩,千萬別說你還沒想好。”

    “哈哈哈哈……”

    眾人一陣哄笑,自我化解尷尬,他們顯然都認定劉袖在大放厥詞,這廢物根本不可能會作詩。

    連紫嫣也暗暗搖頭,此人太過狂妄自大,一句話得罪這么多人,等會要怎么收場?

    可劉袖卻淡定的像一只老狗,他手上一甩,才發現自己沒有扇子。

    這可不行,從李穆修手里搶過來,然后很有逼格的道:

    “大家還真是盛情難卻,那本公子便作一首七言詩吧,名字就叫……《贈紫嫣》好了。”

    “鳴城弦音日紛紛,半入江風半入云……”

    ————

    一天兩更,大爺盡力了,這個年紀沒發跟年輕人比啊!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烟台市| 浦东新区| 普兰县| 大关县| 巴林右旗| 乌鲁木齐市| 辽源市| 浪卡子县| 枞阳县| 轮台县| 志丹县| 綦江县| 甘洛县| 吉木乃县| 红原县| 元谋县| 新泰市| 通榆县| 广灵县| 诏安县| 怀仁县| 肥西县| 文成县| 凭祥市| 平昌县| 互助| 香格里拉县| 和静县| 运城市| 南涧| 兰溪市| 华池县| 潜山县| 准格尔旗| 印江| 濉溪县| 兴国县| 湟中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