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十一章 詩霸!太霸道了!
    劉袖把這些人罵自己的詩,什么豬狗驢的,全都燴成一勺,當前兩句說出來的時候,全場還在爆笑,可是最后一句一出,全場瞬間鴉雀無聲。

    整首詩的含意很簡單,狗生來就是看門的,雞鴨終要變成桌上餐,豬吃胖了會被宰,驢會累死在磨盤上。

    這些又有什么區別?何必互相嘲笑?

    劉袖是把所有人全都罵進去了!

    而且那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簡直堪稱經典!就連幾次想吐血的田紀,也不得不承認,確實牛逼啊!

    這還是那個廢物表哥嗎?

    而李穆修那些才子,表情都像吃了蒼蠅一樣,仿佛嘲笑聲還未落下,就被一巴掌就呼在臉上。

    太特么打臉了!

    另一邊,一名樂坊的姑娘遞給紫嫣一張紙條,后者看完之后,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紫嫣收起紙條,開口道:“諸位公子,是奴家考慮不周,這題目出的本身就有問題,不如就此作罷如何?”

    其實這一場,擺明是劉袖的詩最好,而且罵得更狠,可是總不能評出一個罵街第一名吧?

    而且樂坊作為主辦方,也不能為了一個劉袖,得罪所有才子,所以紫嫣接到老板娘的紙條,便提出這場不作勝負。

    “好!”

    田紀迅猛地搶回那五百兩,其他人也自然沒意見,甚至想結束賽詩環節,都讓劉袖一個人秀了。

    紫嫣望向劉袖,眼中帶著歉意,還好劉袖沒有說什么,令她暗暗松了口氣。

    就是對劉袖來說,沒拿到彩頭很不爽,但主辦方的顧慮他也明白,沒什么公平不公平的。

    隨后紫嫣又道:“不過,下一題的彩頭,將提高到五百兩金,算是樂坊對上一題的補償,如果都沒有異議,奴家便要出第三題了。”

    五百兩黃金?

    劉袖眼睛又亮了,這可是2.5厘米啊!

    “我也沒意見,錢不錢的無所謂,主要是喜歡作詩。”劉袖說著,又看向田紀:“表弟,你那五百兩還加嗎?”

    “我……”

    田紀有些打退堂鼓了,但劉元一個眼神,他只能硬著頭皮道:“加就加!”

    兩人還是一人五百,加上樂坊的五百,彩頭已經高達一千五百兩,相當于一招半的葵花點穴手了!

    紫嫣也是無語了,不過她看向劉袖,忽然眼帶笑意的道:“這第三題嘛……奴家想請諸位公子,為紫嫣作一首詩!”

    好吧,上一題出的太含蓄了,這群大豬蹄子只顧著罵人,沒一首正經詩,害得袖公子也跟著罵街,這次必須讓他給自己作一首。

    而劉袖也沒讓紫嫣失望,后者話音方落,他的詩便脫口而出。

    “我先來,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結果,田紀剛想出來一個《》號,劉袖便像倒豆子一樣,一口氣說完整首。

    什么抑揚頓挫,全沒有,就是速戰速決。

    只看這些人的表情……

    田紀:“w(?Д?)w”

    劉老四:“Σ(っ°Д°;)っ”

    眾才子:“Σ(°△°|||)︴”

    紫嫣:“⊙o⊙”

    劉袖:“( ̄_, ̄)”

    他們只聽說七步成詩,甚至五步成詩,這特么一秒成詩是什么鬼?

    關鍵是前后押韻,對仗工整,不僅挑不出任何毛病,而且那句“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簡直是神來之筆!

    如果說之前大家都懷疑,劉袖是盜用某位大才子新寫的詩,但一連三首,個個都是“只應天上有”的水準,這還是取巧嗎?

    田紀已經開始懷疑人生了,五百兩啊,好像不是他自己的了!

    再看那些女子,眼睛里全是小星星。

    真羨慕紫嫣姑娘,如果袖公子也給我們寫一首,我們肯定愿意涌泉相報!

    嗯?劉袖感覺到好多炙熱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立刻警惕起來,難道有人覬覦本公子的金子?

    他見紫嫣還在發呆,便催促道:“可以宣布結果了吧?”

    “啊!”紫嫣這才反應過來,“諸位公子還有嗎?”

    其實已經不用比了,紫嫣問完之后,全場鴉雀無聲,這些才子都是一臉踩到屎的表情,就知道不可能再有更好的詩了。

    “五公子……”紫嫣臉色微紅,含羞帶怯的道:“我還是叫你袖公子吧,請問袖公子,這首詩可有名字?”

    “名字嘛……”

    劉袖已經不記得了,雖然花10元寶可以調出記憶,但顯然沒這個必要,現在他就是原創,名字還不是隨便取?

    “就叫做,贈紫嫣(二)吧。”

    上一首頌琴詩叫贈紫嫣,然后這個叫贈紫嫣(二),紫嫣姑娘忽然好想聽(三)。

    “公子取的名字還真是別致,不過,奴家很喜歡。”

    靠!又勾搭上了?

    劉老四想掀桌,田紀想殺人,若非大家都讀書人,今天定讓這貨血濺當場!

    但在眾女子心里,劉袖簡直就是詩霸,他的詩太霸道了!

    “他真的好帥!我說的是長相。”

    “我覺得詩更帥!簡直帥到讓我想哭!”

    “是嗎?我倒沒什么感覺,就是想睡一覺。”

    “呸!你個小浪蹄子,有紫嫣姑娘在,哪輪得到你睡?”

    “對嘛!我們還想睡呢……”

    幾個姑娘竊竊私語,讓旁邊的才子郁悶至極,憑什么都想睡那個廢物?

    憑什么!

    這時,一共一千五百兩的金票擺在劉袖面前,他十分低調的道:“紫嫣姑娘,快點出題吧,我的詩已經饑渴難耐了。”

    紫嫣:“……”

    李穆修連忙道:“接下來應該是楹對了,某人以為會幾首詩,便可目中無人,哼,等下我要讓他好看!”

    “對!斗詩實在無趣,只有學堂里的學生才斗詩呢,是男人就應該以楹對論高下!”

    “不錯,趕快往下進行吧,我都快睡著了!”

    劉袖:“……”

    你們這些人無恥的樣子,還真是不輸本公子啊!

    他可是讀過唐詩三百首的男人,就算很多都不記得了,但是有系統的【記憶】功能,就算斗上三天三夜,腳步也不會停歇!

    可是這群二貨慫了,寂寞啊!

    此刻,在場的才子們空前團結,大家一致強烈要求,馬上結果這無聊又該死的賽詩環節。

    最后紫嫣也沒辦法,總不能把品酒會變成劉袖的秀詩專場。

    她只得說道:“那賽詩環節便到此結束,下面開始比楹對,規矩還是和以前一樣,大家以對會友,彩頭由斗對的雙方來定,最終勝者得之……”

    “我先來!”

    李穆修已經迫不急待了,沒等紫嫣說完,便指著劉袖道:“敢不敢和我比一場?”

    “就你?”

    劉袖上下打量了一番,有點鄙視的道:“你有多少錢?”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沂水县| 哈巴河县| 乐安县| 军事| 长武县| 江永县| 武隆县| 南漳县| 瑞昌市| 西宁市| 郁南县| 天气| 马关县| 英超| 乌鲁木齐县| 宜良县| 营山县| 江达县| 乐亭县| 黑龙江省| 城市| 板桥市| 乡宁县| 长兴县| 桐乡市| 淳化县| 金乡县| 修水县| 龙井市| 鹤岗市| 岚皋县| 卓尼县| 石景山区| 宁南县| 区。| 南部县| 台中县| 宁都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