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十五章 凌山天劍圖
    一幅畫能傷人?你當我們傻啊!

    田紀一臉不屑,田家幾代人都研究過此畫,怎么不見有人受傷?

    其他人也嗤之以鼻,在大家看來,劉袖就是故弄玄虛,這種話只會變成笑話。

    “反正我提醒過了,不相信就怨不得別人了。”

    劉袖說罷,便開始動手,臉上也多了幾分凝重。

    紫嫣不由得后退兩步,不知為什么,她感覺劉袖所言非虛,可能長得帥的人都不會說謊吧?

    很快,劉袖已經邊布挑開,這裝裱的工藝確實不咋地,甚至兩層之間,也沒有特殊處理,便輕而易舉地揭開了!

    而下面的玄機一露出來,田紀險些就笑出聲了。

    有那么一瞬間,他差點就信了劉袖的邪,可現在一看,果然如推測的一般,下面還是一幅普通的字畫,畫的是山巒青松,卻根本不是什么珍品!

    田紀大致估計,最多不到二百兩,哈哈哈,賣給這白癡一千兩,你說開心不開心?

    “嘖嘖嘖,此畫峰巒疊嶂,氣勢磅礴,恭喜表哥了!”

    田紀已經樂開花了,買“蘊靈玉”那一千兩,最后還是這廢物出的,自己只不過搭上一幅垃圾而已。

    幾次吃癟的劉元也忍不住譏笑道:“再有氣勢的山峰,也要有筆力才能畫出,而這幅嘛……尚可,尚可。”

    尚你母親的可!

    劉袖心里冷笑,也不理這兩個小丑,因為現在才是關鍵時候。

    之前他就用系統鑒定過,得到的結果是:凌山天劍圖,凡品高級攻擊卷軸,內含先天劍氣,以墨為鋒,凝聚畫上,通過內力催動,傷敵十丈,強化價格120元寶,強化后攻擊距離……

    所以,劉袖當時便決定,無論如何都要拿下!

    這才是出自凌山的寶貝,你們那靈玉只能算A貨。

    而此時已經揭開一層,這凌山天劍圖仍然未現,那么很顯然,下面還有一層!

    劉袖更加小心翼翼,他還不了解先天劍氣的威力,也不知道內力催動具體如何,總之還未見其物,便感覺一定很牛逼。

    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悄悄充值兩千元寶,在體魄和內力上各加一千,怕萬一被劍氣傷到。

    隨后系統界面上顯示:

    體魄:21?

    內力:12?

    咦?體魄加到20以后,便漲到200元寶1點了?

    劉袖來不及多想,身體的變化隨之而來,變長變大是肯定了,主要還是肌肉骨骼的變化,令他全身酸麻奇癢。

    還有突然暴增的內力,加在一起,那酸爽,簡直了!

    “袖公子?你還好吧?”

    紫嫣見他臉色古怪,便好心詢問,畢竟一千兩幾乎打了水漂,換誰都會上火。

    這就是長得帥的好處,之前劉元輸了兩千多,也沒見她關心一下。

    劉袖道:“沒事,就是有點激動,紫嫣你退后,我繼續揭。”

    田紀劉元等人一陣氣惱,這句“紫嫣”叫得這么親切,這么自然嗎?

    補藥碧蓮!

    咦?他好像是說,要繼續揭?

    就在大家都以為結束的時候,劉袖竟然“嗤啦”一下,又從畫上揭下一層!

    田紀頓時一個臥槽,可是沒等說出口,便只見精光一閃,仿佛一道劍氣,橫空出世!

    那種鋒芒,那種凌厲,無疑是劍道大師的手筆,足以令在場所有人,心神俱顫。

    要知道,這些都是才子,雖然也有像劉元這樣武功不弱,但也只是不弱而已,與此刻的劍氣相比,還差得太遠。

    這突如其來的精光和劍氣,全出自劉袖手中,可是誰都知道,這廢物連劍都拿不動,那么答案只有一個,就是那幅畫!

    田紀腦袋一片空白,劉元心里又驚又怒,這特么,到底是神馬玩意!

    然而,僅僅是瞬間的呆滯,田紀和劉元便感覺到,臉上好像火辣辣的。

    是被打臉了嗎?

    不對,是血!

    二人同時發現,臉上都有一道口子,正在流血,顯然是被劍氣所傷,雖說傷得不深,也差點把他們嚇尿。

    此外,還有人衣服被劃破,頭發被削掉一截,大家這才反應過來,立刻躲得遠遠的。

    尼瑪,揭個畫還有生命危險?

    不過身在劍氣中心的劉袖,卻是毫發無損,并非那二十點屬性起作用,而是當他觸及“凌山天劍圖”的時候,那蒙塵已久的劍氣,便等于被他觸發一般。

    說白了,就相當于劉袖催動的天劍圖,傷的是敵人,而非自己。

    好在這劍氣只是如同一聲長嘯,并沒有針對某個人,否則定會血濺當場!

    過了好一會,躲在墻角的某才子忽然問道:“那個……費公子,你剛才說這畫想賣一萬兩?”

    他準備回去籌錢。

    田紀當時就扎心了。

    可劉袖卻搖頭道:“沒有啊,我記得當時說的是兩萬。”

    “你!你怎么能……行,兩萬就兩萬!”

    “……”

    田紀又扎心了,扎得鮮血淋淋。

    可誰知劉袖卻道:“那是剛才,現在漲價了,要五萬,只收官票,不要現金,一口價。”

    尼瑪!

    田雞老弟的心已經千瘡百孔,只想就這樣死掉算了。

    “準備好金票的可以去侯爵府找我,就這樣吧,告辭。”

    劉袖收起天劍圖,已經撿到天大的漏,再留在這也沒什么意義,當然是閃人了。

    “公子且慢。”

    紫嫣見他得了便宜就要跑,頓時嬌嗔道:“難道公子不想與紫嫣共飲一杯嗎?”

    劉袖一怔,啥意思?

    對了,差點忘了,這妞也是彩頭,品酒會贏的可以和她進包間,單獨喝酒。

    這倒是不錯,最近發育的很好,已經超過十厘米了……

    啊呸!當我劉袖是什么人呢?

    “紫嫣姑娘……光喝酒嗎?”

    “當然,不然公子還想如何?”

    紫嫣貝齒輕咬,也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臉色有點紅。

    劉袖打了個哈哈道:“那就好,我最喜歡喝酒了,請。”

    “公子請。”

    紫嫣微微躬身,臉上已經不勝嬌羞,看得眾才子恨不得把眼珠子挖下來。

    多水靈的一顆白菜,就要被豬拱了?

    蒼天啊!快把這頭豬帶走吧!

    “噗……”

    田雞老弟終于一口老血噴出。

    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輸光家底不說,又把會嗖嗖放劍氣的寶貝給賣了,而且只賣了一千兩,還要用來買蘊靈玉……

    蒼天啊!不如你把我帶走吧!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通城县| 玛多县| 六安市| 陈巴尔虎旗| 尤溪县| 伽师县| 加查县| 子洲县| 双牌县| 仁布县| 吉木萨尔县| 丹江口市| 霍山县| 浦城县| 高唐县| 眉山市| 开鲁县| 沂源县| 霸州市| 井研县| 泽州县| 玛多县| 布尔津县| 祁东县| 徐汇区| 布拖县| 财经| 大连市| 临桂县| 伽师县| 潜江市| 仁布县| 广东省| 广平县| 淳安县| 四平市| 富阳市| 府谷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