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十六章 聶三娘
    檀香環繞,帳紗垂簾,一把古琴,美酒佳肴。

    這就是劉袖此刻身處的環境,紫嫣說去換件衣服,已經走了有一會了。

    雖然“凌山天劍圖”讓人眼紅,但劉袖并不擔心,在北鳴城這一塊,還沒人敢動他。

    當然,也許是利益不夠,總之只要香閣樂坊不傻,就不會覬覦他的天劍圖,就算想要也只會談價錢。

    這時,房門由外推開,一陣香風飄入,沁人心扉。

    可劉袖抬頭一看,卻不是紫嫣姑娘,而是一個比紫嫣年紀稍長,體態婀娜,容貌絲毫不下于紫嫣的婦人!

    可能是婦人吧?

    這女人看起來太年輕了,劉袖是從挽起的發髻,判斷對方是婦人。

    關鍵是氣質,雍容華貴,端莊大方,如果說是侯府的女人,甚至宮里的嬪娥,還有人相信,但在這種地方,怎會有如此尤物?

    劉袖:“你……”

    “別問我是誰。”女人柔聲道:“我們能夠在茫茫人海中相遇,也算是一種緣分。”

    劉袖:“我……”

    “別說話。”女人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我們試試一起閉上眼睛,猜猜對方的個性如何?有什么興趣?”

    這一幕好熟悉啊!是不是閉上眼睛就開始翻我的包了?

    劉袖警惕的后退一步:“你想干什么?告訴你,我劉袖不是那種人!”

    “哪種人呢?”女人笑了笑,眼神玩味的道:“聽聞劉公子身有暗疾,莫非這不是謠言?”

    “謠言!絕對是謠言!”

    劉袖當時怒道:“什么叫暗疾,老子身體好著呢!”

    女人一陣嬌笑:“咯咯咯,奴家又沒有說是什么暗疾,公子為何如此緊張?”

    “我緊張嗎?”劉袖不屑。

    女人笑道:“自從奴家進來,公子的心跳便快了兩分,現在更快了,莫不是緊張?”

    “我心律不齊行不行!”劉袖不爽道:“我說聶三娘,明人不說暗話,紫嫣到底還睡不睡我?”

    “啊?”女人怔住了,“你怎么知道我就是聶三娘?”

    劉袖道:“這很難猜嗎?在香閣樂坊,比花魁還美的女人,又氣質高貴,風騷嫵媚,除了老板娘聶三娘,還能有誰?”

    “咯咯咯,你這張小嘴,是吃了蜜餞嗎?”

    女人短暫的驚訝過后,又笑得花枝亂顫,劉袖暗呼受不了,這是有大兇之兆啊!

    他猜的不錯,來的正是香閣樂坊的老板,聶三娘!

    這個名字在北鳴城也算出名了,但真正見過她的人,其實并不多。

    所以劉袖一語道破,倒是讓聶三娘刮目相看。

    然而,帥不過三秒,劉袖又問道:“難道紫嫣這幾天不方便,換你來睡我?”

    聶三娘表情一僵,但很快又恢復如常。

    “劉公子說笑了,奴家雖然身在風塵,卻也是潔身自好,恐怕要讓公子失望了。”

    這女人到底什么目的?

    劉袖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可幾次試探,都問不出個所以然,對方也是老司機啊!

    其實劉袖和很多現代人一樣,都對青樓和花魁這些概念有所誤解,首先青樓不是做那個的地方,窯子才是。

    還有花魁,那可是偶像派明星,甚至比某些女星干凈多了!就比如紫嫣,都已經十八歲了,初夜還在呢,放在貴圈你敢信?

    所以,劉袖進房包就以為紫嫣想睡他,但實際真不是。

    而聶三娘同樣沒想過要睡他,只是來看看這個傳說中的廢物,如何能在品酒會上吊打一片。

    結果,色胚一個!

    還俗不可耐,張嘴閉嘴就是睡,就你那小身板,行嗎?

    聶三娘有些氣惱,笑容也淡了幾分。

    “劉公子,紫嫣姑娘身子不適,今日只能抱歉了,若公子不嫌棄,奴家便敬公子一杯,以后來日方長。”

    劉袖自然不會問方長是誰,顯然,這是要喝一杯送客了。

    現在紫嫣跑了,老板娘也不給睡,劉袖也沒心思喝酒,還是去找寶兒吧。

    “敬酒就免了,本公子還有事,告辭不送。”

    他連應付都懶得應付,說罷便起身離開,沒有一絲留戀。

    對于不給睡,或不能睡的女人,劉袖從來都是不假辭色,跟你們浪費時間不值。

    …………

    等劉袖走后,紫嫣才回到房間,當然換衣服只是借口。

    “堂主,談得可還順利?”

    紫嫣神色肅然的問道,與品酒會上的左右逢源截然不同。

    而聶三娘也媚態全無,她正自斟自飲,聞言卻苦笑道:“輸了,一個廢物也能讓老娘幾次動怒,這小子隱藏的太深了!”

    “難道堂主出馬也沒行?”紫嫣驚異道。

    “叫我老板娘,就算沒人的時候,也要謹言慎行。”聶三娘說道:“其實也不能算輸,那個臭小子,根本沒讓我把話說出來,張嘴閉嘴就是睡覺!”

    “睡覺?袖公子這么困嗎?”

    紫嫣姑娘萌萌噠。

    聶三娘臉一紅,啐道:“他精神的很,還不是為了作踐我們,這個挨千刀的,把我們當什么人了!”

    “呃……”

    紫嫣明白了,也憤憤的道:“好大的膽子!他敢對堂……老板娘不敬,就該一掌廢了他!”

    “都已經是廢物了,還廢什么?”

    聶三娘不想再提此事,便道:“這次是意外發現,以后要重點關注此人,他心機不淺吶,用一個廢物形象,騙過了所有人,包括北鳴侯。現在他既然展露鋒芒,我總有預感,北鳴城會有很大變化!”

    說著,聶三娘頓了頓:“紫嫣,一旦有機會,你還是要與他多接觸,如果能拉攏過來,對我們的計劃有很大作用,日后也是滲透北鳴侯府的關鍵。”

    “是,老板娘,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紫嫣應道,心里卻想起那兩首詩,《贈紫嫣一》和《二》,回頭還是要裝裱起來,掛在三樓。

    不知什么時候出《三》呢?

    現在奉老板娘的命,去接近袖公子,想必《三》也不會太久吧!

    另一邊,劉袖突然打了個噴嚏,四下看了看,莫非有刁民?

    不過有天劍圖在手,誰想害聯就給他來一發!

    現在劉袖總算是有點安全感了,混異世不容易啊!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大兴区| 昭觉县| 龙口市| 彝良县| 清河县| 张家界市| 文成县| 易门县| 五家渠市| 隆安县| 洪江市| 长治县| 时尚| 玉林市| 武定县| 上饶市| 陆丰市| 梓潼县| 尚志市| 定结县| 大邑县| 哈巴河县| 陈巴尔虎旗| 武宁县| 红安县| 双流县| 玛多县| 罗城| 贺州市| 盐池县| 和林格尔县| 静宁县| 民县| 克拉玛依市| 武清区| 云林县| 平邑县| 沈阳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