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十九章 把老媽變成狐貍精
    劉元感覺好羞恥,今天竟然仗義執言了!

    真的好羞恥,我劉老四的人設崩了,田紀表弟會怎么看我?世子會怎么想?以后在侯府還怎么混?

    不過,我只是說實話,似乎也沒毛病,為什么要羞恥呢?

    北鳴侯自然不知道他的內心戲,就是有些意外,老四會幫老五說話,看來真相已經大白了,確實是田紀污蔑劉袖,此子用心險惡啊!

    一時間,大家的目光都落在田紀身上,嚇得他渾身一激靈。

    “不是的,不是這樣,四哥,你怎么能……”

    “住口!還敢胡言亂語!”

    田氏恨不得掐死此子,這就是你說的實錘證人?證明你誣陷侯爺的兒子嗎?而且連我都騙,一千兩就把寶物賣了,你是不是傻?

    此時北鳴侯的臉色很不好看,田氏只得請罪道:“侯爺,這孽子豬油蒙心,罪該萬死,是妾身管教不嚴,請侯爺責罰。”

    田紀已經面如死灰,他心里既恨劉元,更恨劉袖,或者說,不敢太恨劉元,只能把怨恨轉嫁給那個廢物,畢竟這一些都是因為劉袖。

    “孽子,還不給侯爺請罪,還有你表哥。”

    田氏訓斥著,田紀也知道再無僥幸,便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嚎啕痛哭,悔不當初。

    然而,劉袖始終如事不關己,眼中帶著淡淡的譏諷,在欣賞對方的表演。

    這一切都在意料之內,田紀和田氏只是小丑罷了,劉袖更在意北鳴侯的態度。

    不過,結果卻讓他失望了。

    北鳴侯憤怒地讓田紀滾出去,然后便不提劉袖被誣陷的事,反而說出想看那幅畫。

    劉袖也沒多說什么,只是淡淡一笑,說畫不在身上,回去便讓人送來。

    此間,劉袖的母親秦氏,幾次欲言又止,但最后還是沒有開口。

    等劉袖回到住處,馬上就讓人把畫送去,至于還能不能送回來,其實根本無所謂。

    因為劉袖已經研究過,這凌山天劍圖雖然奇特,但并沒有想象的那么牛逼,甚至可以說是脫褲子放屁。

    因為有多少內力,才能催動多少劍氣,內力強則劍氣強,反之亦然。

    那么問題來了,老子直接用劍好不好?干嘛用一張圖?

    什么?沒有厲害的劍法?隨便造一部就好了!

    葵花點穴手才70元寶,只要花上一兩百,系統創造的劍法,在內力相同的情況下,威力絕對能碾壓天劍圖!

    所以劉袖完全沒必要用一張圖,用起來還麻煩,只有那些學不到好劍法的人,才會把它當寶。

    而劉袖只想賣錢,誰出到兩萬兩金,他馬上就賣,打個八八折也行。

    不過話又說回來,老子看不上是一回事,但別人想據為己有,就是親爹也不行!

    何況北鳴侯處理田紀一事上,實在很讓人失望,之后還有臉惦記畫?

    劉袖心里冷笑,天劍圖值多少錢,我會讓你一分不少地吐出來!

    沒過多久,秦氏來了。

    盡管劉袖有些別扭,但記憶里都是秦氏對前身的好,他還是乖乖喊了一聲:“娘。”

    “袖兒……唉,難為你了。”

    秦氏眼中滿是疼愛,摸了摸兒子的頭,好像長高了。

    “孩子,你今天做的很對,沒有頂撞你爹,但心里也不要怪他,侯爺除了寵愛田氏,還有欠田家的恩情,不便重罰田紀。”

    “嗯,孩兒沒事。”

    劉袖以前也聽說過,田氏的娘家雖不算顯赫,卻幫過北鳴侯的很多事。

    “你長大了,娘很高興。”秦氏嘴上說高興,可臉上卻有些苦澀,“是為娘沒用,不得侯爺歡心,否則田家人也不敢如此欺你……”

    眼看秦氏說說就要哭了,劉袖連忙道:“我真沒事,就田紀那小子,我根本沒放在眼里,弄死他跟玩似的。”

    “休要胡言。”秦氏臉色一變,責怪道:“莫傳到田氏耳中,她又要到侯爺面前哭訴了,這個狐貍精,也不知從哪學來狐媚術,把你爹迷得神魂顛倒,惹不起,惹不起啊!”

    “……”

    劉袖也是無語了,身為一個鋼鐵直男,最受不了的就是宮斗劇,不過看秦氏的日子很不好過,他又于心不忍。

    “娘,要不我教你幾招吧,保證能把他搶過來。”

    “臭小子,說什么混話呢,沒大沒小,爹娘之間的事,也是你能摻和的……”

    “說來聽聽。”

    秦氏明顯眼睛一亮,唉,女人啊。

    劉袖忍著笑道:“我這幾招嘛,有點太過狐媚,實在不便口述,我還是寫下來吧,娘回去慢慢研究,絕對讓他食髓知味,欲罷不能!”

    “真的假的,有這么厲害?”秦氏表示不信,卻又臉上一紅,眼神更是期待了。

    “真的,保證讓娘也變成狐貍精,比田氏更狐貍精!”劉袖鼓勵道:“相信我沒錯,娘還這么年輕,看起來不過三十出頭,長得也比田氏好看,唯一缺的就是絕招。”

    “臭小子,敢說你娘狐貍精?快點寫!”

    ……

    十分鐘后,秦氏急匆匆地回去了。

    其實劉袖的絕招很簡單,就是隨便教她十幾種體位,因為這個世界的人很像古人,床榻運動比較死板,就那么兩三種姿勢,所以隨便來幾招,就夠那老家伙爽的。

    他還寫了很多注意事項,比如服飾打扮,熏香燭光等等。

    這種事也只有劉袖能干出來,居然教老媽擺什么姿勢,想想也是醉了!

    不過能讓老媽如愿,又可以扳倒田氏,劉袖也樂意為之,等老媽把北鳴侯抓在手里,他們娘倆的地位自然水漲船高。

    而秦氏臨走時,還告訴劉袖,過兩天去參加“文試武練”,說是北鳴侯的意思,讓他參加其中的武試。

    劉袖倒是有些意外,自己的人設是廢物啊,北鳴侯讓他去干什么?丟人現眼嗎?

    但如今的劉袖,自然不懼一個武試,甚至文試也不打算放過,畢竟文憑這東西,在大運國還是很有用的。

    而且最近劉袖剛把北鳴神功升到第二重,還有一千元寶存款,正好在武試上大秀一番!

    …………

    秦氏說:看書不投票,等于耍流氓。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武威市| 出国| 格尔木市| 河间市| 华阴市| 博湖县| 华坪县| 双峰县| 皋兰县| 灌南县| 平舆县| 射洪县| 泰宁县| 新沂市| 开远市| 永昌县| 嵊泗县| 同江市| 青田县| 宾阳县| 霍州市| 宁晋县| 贵州省| 静宁县| 宁海县| 南溪县| 图们市| 威海市| 泊头市| 固始县| 凤阳县| 正安县| 潜山县| 仲巴县| 贵州省| 连江县| 苍山县| 高碑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