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二十章 遠近聞名一才女,丑出天際鹿靈溪
    大運國的文試武練,其實也就是科舉,為朝廷選拔文韜武略的人才。

    不過這個世界的武道、商貿、文化等,都極為昌盛,除了入朝為官,還有很多選擇。

    劉袖也和很多人一樣,打算先在地方的試練上,拿個文憑再說,類似于鄉試的舉人秀才之類,至于能不能殺到京試,那是半年以后的事了。

    本來嘛,劉袖并不想走仕途,因為累,還有風險,不是都說伴君如伴虎嗎,當官哪有當個二世祖舒服?

    但北鳴侯的大腿,劉袖又覺得不太牢靠,天劍圖的事是一方面,還有北鳴城內的振興會。

    最近劉袖發現,世子劉海也和香閣樂坊有來往,這可不是什么好事,畢竟世子代表的是北鳴侯,你和反賊不清不楚,不是坑了一家子?

    所以要給自己增加砝碼,不能光指望老媽把北鳴侯睡服,抱別人大腿不如自己成為大腿。

    而且劉袖在侯府地位太低,一個外戚都敢誣陷他,這還叫什么二世祖?

    …………

    試練現場,人山人海。

    雖然在北鳴侯的封地上,但主考的都是朝廷官員,北鳴侯只是露個臉,就避嫌離開了。

    這老家伙一直很穩,從不做越權的事,也不給對手留下話柄,朝廷的試練也積極派子嗣參加,算是謹守中庸之道。

    從這一點來看,劉袖相信北鳴侯不會和振興會勾結,最多是假裝不知。

    入場劉袖走的是VIP通道,不過進場之后,馬上便有人指指點點。

    “他怎么來了?這廢物也要參加試練?這一屆的水平這么低嗎?”

    “是啊,侯爵府不會是藐視朝廷吧,派這個廢物來參加。”

    “別瞎說,那是湊數的,沒看到四公子劉元也在嗎,侯爵府肯定是要爭名次的。”

    “咦?怎么不見田紀,上次他說過要參加的……”

    這些議論聲,都一字不落地傳入劉袖耳中。

    他環視一圈,眼神一瞇,王之藐視!

    全都是辣雞!

    很多人還不明白劉袖的眼神,但那些去過品酒會的幾乎秒懂,臉色也有些不自然。

    但他們都選擇無視,只當不認識這家伙。

    “四哥?”劉袖看到劉元,便遠遠喊道:“我還想和你一起來呢,結果聽說你一早就出門了。”

    劉袖熱情地走過去,現在也不知怎么,一見到四哥就感覺親切。

    只是劉元并不這么想,他實在不想搭理這坑貨,但在外人面前,卻不得不做做樣子,只能尬笑道:“文試武練是大事,為兄兩門都要參加,自然要比你早些。”

    “咦?這么巧,我也兩項都報名了!”劉袖道。

    劉元嘴角一抽:“父侯不是只讓你參加武試嗎?”

    “對啊。”劉袖人畜無害的道:“不過我覺得文試也可以,所以就都報名了,四哥,我文采還行吧?”

    “還行,還行。”

    劉元心里這個膩歪,自己已經提早出門了,就是不想看見你,你心里沒點逼數嗎?

    結果你還要參加文試,這不是誠心惡心人嗎!

    之前在品酒會上,劉元輸掉兩千多金,一想到劉袖的詩和對子,就仿佛噩夢一般,今天卻要一起參加文試,劉元有點想回家……

    “四哥,要不要來點彩頭,看誰的成績好?”劉袖蠱惑道。

    滾滾滾!我劉元這輩子都不賭博了!

    “諸位北鳴城的青年才俊。”

    這時候,考官登臺,開始講話,一謝皇恩浩蕩,開設恩科海選,二贊北鳴侯愛民如子,造福一方,官話一套一套的。

    劉袖也沒仔細聽,卻捕捉到一個背影殺手。

    從后面看,此女青絲如瀑,纖腰如柳,一身鵝黃色的輕紗羅裙,將身形完美地勾勒出來,絕對的背影殺!

    “四哥,你信不信,那女的的容貌,絕對不下于紫嫣姑娘。”

    “你就不能安靜……你說哪個?”

    “黃衣服那個。”

    “咦?好像是不錯,可惜看不到臉……”

    大運國的文試武練,并不限制男女,但年齡卻要求很嚴,武試必須25歲以下,文試則放寬到30歲。

    這哥倆也算臭味相投了,看到美女都是一副德性。

    劉元提議道:“五弟,這里有些擠,我們換個位置吧。”

    劉袖豎起拇指:“四哥英明。”

    當即,兩人便若無其事地走過去,可是當他們看到黃衣女子的真容,頓時心里一萬頭草尼瑪。

    劉袖大驚道:“呔!何方妖孽!”

    劉元也失聲驚呼:“你媳婦?”

    “嗯?誰媳婦?”劉袖一臉懵逼。

    只見那女子,刀砍的眉毛三角眼,滿臉的瘡斑蒜頭鼻,整個一車禍現場!

    還是被動車撞的!

    “肅靜!試練場上不得喧嘩!”

    考官的講話被打斷,頓時滿臉怒容,可是一看是侯爵府的少爺,也只能訓斥一句。

    考官繼續道:“本次恩科,仍是文試武練兩項,今日是文試,考詩詞和文章。明日武試,分內練、外練,后天則是武試的最終決戰……”

    劉袖大致聽了聽,便忍不住小聲道:“四哥,你剛才說的是……難不成她……”

    “不錯,就是父侯給你說的媳婦,那位鹿家千金!”劉元忍不住想笑,一臉的幸災樂禍。

    “臥槽!還好我機智,當時就把婚退了!”劉袖長吁了口氣。

    “對呀,忘了你已經退婚了。”劉元一陣失望。

    正說著,那位鹿家千金竟然走了過來!

    劉袖瞬間腦海一片空白,簡直就是行走的車禍現場,不愧是:遠近聞名一才女,丑出天際鹿靈溪!

    這句順口溜還是劉袖后來才知道的,果然名不虛傳!

    鹿靈溪越來越近,劉袖的心跳也快要停止,就在他想要落荒而逃的時候,車禍現場開口了。

    “劉公子,你先是上門退婚,又當眾說我是何方妖孽……為何一再羞辱于我?”

    天呢!聲音真好聽,宛如天籟一般!

    “稍等一下。”

    劉袖抬手制止,然后閉上眼睛:“好了,現在說吧。”

    “哼!劉公子不覺得太過份了嗎?”

    此時,劉袖已經看不到車禍現場了,卻能感受到對方的憤怒和委屈。

    鹿靈溪又道:“剛才你說到彩頭,想以試練成績論高下,我沒聽錯吧?”

    劉元眼睛一亮:“沒錯沒錯,我五弟才高八斗,詩賦絕倫,莫非鹿才女想一較高下?”

    “不敢。”

    鹿靈溪柔美而又倔強的聲音道:“不過小女子要為自己討回公道,便斗膽與劉公子比一次,你若輸了,必須當眾向我道歉!”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凤山市| 福泉市| 遂溪县| 满城县| 平江县| 兴义市| 万州区| 青阳县| 二连浩特市| 拉萨市| 秦安县| 清水河县| 黄大仙区| 北碚区| 罗甸县| 名山县| 科尔| 曲周县| 沙雅县| 柳江县| 香格里拉县| 库尔勒市| 湖州市| 福贡县| 理塘县| 广汉市| 龙口市| 高陵县| 红安县| 固安县| 蚌埠市| 墨玉县| 正定县| 盈江县| 景东| 涿鹿县| 星子县| 深泽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