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二十一章 先作個弊
    劉袖覺得,幸福來的太突然了!

    別誤會,不是因為見到鹿靈溪,這車禍現場根本與幸福無關,是因為有賭局了!

    鹿才女愿意出一千兩金票,賭劉袖的一句道歉,人家也是不差錢兒,就為爭一口氣。

    劉袖當場就答應了,這種好事去哪找啊。

    卻不曾想,還是好事成雙,劉元一看鹿才女出手了,馬上也跟了一千兩!

    其實劉元這個北鳴城四大才子,還不如說是四大首富之子,完全是不要臉炒出來的,和鹿靈溪相比,只能算學渣,甚至紫嫣都比他們強。

    這一點,劉元也有自知之明,所以在他看來,鹿才女一定強過那廢物,文試上的詩詞文章,可不是會幾首詩、會幾個對子就行的,必須要命題,靠的是真才實學。

    所以劉袖必輸無疑,劉元當然要趁機敲他一筆,就用一千兩賭一千兩,四哥不需要道歉!

    終于,考官的講話結束了,接下來考生入場。

    座位是矮案蒲團,紙筆是狼毫生宣,劉袖表示很難受,盤腿坐著也就算了,關鍵是用毛筆寫字。

    等所有人落座之后,考官才當眾揭開題目,只見上面寫的是:大運第一山。

    注:以此命題成詩,并從詩中展開論述,剖析當今各國局勢。

    這是詩和文章兩部分,題目卻是相連,而所謂文章,其實就是現在的論文,古代叫策論,要求條理分析,闡述觀點,簡潔有力,犀利達練。

    當年劉袖的畢業論文靠的是度娘,不過沒關系,從前世的記憶里調取一篇,再改一改就好了。

    至于命題,大運第一山自然是凌山,也是大運國的武道圣地,有點華山論劍,武當昆侖的意思。

    劉袖雖然沒去過,但早已如雷貫耳,天劍圖就是出自凌山,那里也是天杰地靈,上次嫣姻賣的蘊靈玉,雖然是A貨,但是打上凌山的標簽,價格便翻了上百倍。

    當時的A貨是被田雞老弟買走,劉袖想到這才意識到,老弟為什么沒來?難道一次受挫,連高考都放棄了?

    這心思素質可不行,根本不配當袖爺的對手。

    之后,劉袖開始作詩……不對,是抄詩。

    大運第一山,也就是凌山,那么叫《望凌山》好了!

    ……

    凌宗夫如何?出云青未了。

    造化鐘神秀,陰陽割昏曉。

    蕩胸生曾云,決眥入歸鳥。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大氣磅礴有木有?要不說,還得老杜的詩最符合哥的氣質!

    劉袖看著歪歪扭扭的字跡,對詩倒是非常滿意。

    接下來,便要從詩中展開,分析當前局勢,其實就是拍朝廷馬屁,接著抄……

    兩個時辰的文試,坐的劉袖腰酸腿麻,不是身體不行,而寫毛筆字寫到他懷疑人生,還有餓得前胸貼后背。

    這要是有根碳素筆,保證半個小時交卷,結果劉袖抄了整整四個小時,最后一個才出來,外面幾乎沒人了,第一天的文試便到此結束。

    回到侯爵府,秦氏已經備好一桌子美味。

    看著老媽容光煥發,滿面春色,劉袖知道是“秘籍”奏效了,而且還很好用,老媽悟性挺高啊!

    不過北鳴侯卻不在,按理說老媽剛把他睡服,兩人應該正是蜜月期,但北鳴侯并沒有留下用膳,恐怕還是天劍圖的事,故意躲著兒子。

    劉袖也懶得去問,因為用不了多久,他就要讓北鳴侯乖乖把圖交出來!

    一夜無話,來到第二天的武試。

    由于文試需要判卷,成績兩天后能出來,不過劉袖相信自己贏定了。

    四下看了看,車禍現場不在,倒是看到劉元,正朝這邊走來,看起來信心滿滿的樣子。

    “五弟,今天的武試,要不要來點彩頭?呵呵,錢不錢的無所謂,就是隨便玩玩。”

    嗯?這不是我的臺詞嗎?

    劉袖看了看對方,主動送錢,非奸即盜!

    “四哥這么有興致,莫非北鳴神功已經第三重了?”

    “哪里哪里,第二重而已。”劉元得意道。

    劉袖鄙視道:“那你哪來的自信?”

    “我……”

    劉元被噎得不輕,沒好氣的道:“你才第一重,有什么資格說我?”

    “呵呵,我也是第二重了,怎么,還敢比嗎?”劉袖一招以退為進。

    “什么?這怎么可能!”

    劉元不敢相信,但武試馬上開始,吹這種牛逼也沒有意義,所以他只用了幾天時間,就突破到第二重?

    不過這樣更好,劉元還怕對方不敢比呢,他一年前便突破第二重,如今已經快突破第三重了,還贏不了這廢物?

    “五弟真是厚積薄發,讓人刮目相看啊!”

    劉元先捧一句,然后再引劉袖入坑,可劉袖卻不耐煩道:“別拐彎抹角了,一共三場,每場一千金票,敢不敢比?”

    臥槽!這回換劉元想說,你哪來的自信?

    “比!當然要比!立字據!”

    他生怕劉袖反悔,當即簽字畫押,之后劉元還不放心,又請來一名考官作見證。

    那考官名叫仲楊,是北運省的權臣,相當于省教育廳的干部。而北鳴侯的封地就在北運省,雖然地方官與諸侯向來矛盾,但在北運省卻不存在,人家北鳴侯和總督府好的像兄弟一樣。

    不過今天仲楊要對‘兄弟’重新定義了,他好心勸道:“二位不用玩這么大吧?”

    劉袖認真道:“請仲大人收好字據,將來打官司還要麻煩你。”

    劉元冷笑道:“不錯,五弟最近贏了幾千兩,就怕玩的小。”

    得,仲楊一看這兩人跟殺父仇人似的,也就別勸了。

    而這時,武試的銅鑼已經敲響,只見許多力士抬著半人高的圓石,放到場中。

    這是第一場內練的道具。

    武式分為兩項,內練和外練,所謂內練,也就是內功的修為等級,比如寶兒就是內練三重巔峰,劉袖則是剛踏入內練二重。

    同樣,外練也是這種境界劃分。

    不過一般的武者,都不會選擇內外兼修,因為太耗資源,也沒有這個天賦,只有極少數的天驕,想成就宗師,才會內外兼修。

    所以在試練中,內練和外練選一項便可,只要能進前二十名,朝廷便會記錄在冊,也算混到文憑了。

    而最后的總排名,將通過淘汰戰來決出。

    當然,像劉袖他們這樣,非要內練外練都比,規則也允許,就取最好成績。

    再說這些道具,每塊圓石重達千斤,試練者需要用細竹竿推動,以推行的距離分高下,這就是蠻力無法做到的,只能通過內力。

    場上的試練者已經每人分到一根竹竿,劉袖點下【鑒定】功能,一行提示隨之出現。

    “鑒定:細白竹,一年生草本植物,多為歡賞竹,最大受力83.4斤,可強化……”

    才八十多斤?

    劉袖大致一算,以自己內練二重的修為,應該能推動五六米。

    不過想贏四哥,還得先作個弊!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渭源县| 威宁| 南阳市| 西安市| 石嘴山市| 左贡县| 兴宁市| 随州市| 濉溪县| 闻喜县| 宣城市| 浮梁县| 张掖市| 安丘市| 民勤县| 平邑县| 明星| 桃园市| 台东县| 昌乐县| 松江区| 桓台县| 古田县| 壤塘县| 石泉县| 肇源县| 武强县| 平遥县| 望江县| 迭部县| 安远县| 苍溪县| 娄烦县| 贺兰县| 茌平县| 威宁| 尉犁县| 邵东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