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三十六章 再探香閣樂坊
    “歪了歪了!再往左一點,又過了,再往回往回,真笨……”

    寶兒掐著小蠻腰,站在鋪子門口,正指揮著掛牌匾。

    劉袖從后面走過來,想要來一個猜猜我是誰,結果,還沒等悄悄蒙上寶兒的眼睛,便被一記肘擊頂在胸口。

    “嘶……寶兒,你好狠……”

    “呀!公子?怎么是你?我還以為是壞人呢!”

    寶兒被嚇了一跳,公子這小身子骨,不會被自己打死吧?

    “咳咳,寶兒,你居然,內練四重……”

    劉袖揉著胸口,感覺要喘不上氣了,這丫頭不是一直在做監工嗎?怎么也能突破?

    寶兒難為情道:“我內練三重已經好久了,本來前些天就要突破的,但寶兒太笨,一做別的事情就不能專心修煉,所以今早才突破。”

    劉袖:“……”

    好吧,你有這本事,怎么不去參加試練?

    劉袖不想再受打擊了,便轉移話題道:“都收拾完了嗎?”

    “嗯,請公子驗收。”寶兒得意的道。

    這些天可把她忙壞了,連公子的試練都沒看到,結果昨晚才知道,公子竟然拿了文試武練的雙料第一,寶兒當時高興壞了,誰知公子卻徹夜未歸。

    本來這種事不該她管,但寶兒還是忍不住嗔怪道:“公子,這么大的事你應該先向侯爺和夫人報喜,要不是劉管家,我們還不知道呢!”

    “知道了,我爹說什么了嗎?”劉袖道。

    寶兒壓著嗓子學道:“侯爺說,這個小兔崽子,翅膀硬了,連我都敢瞞著,誰讓他拿武試第一?真是氣死我了!文試怎樣都無所謂,可武試怎么能拿第一呢?我要打斷他的狗腿!”

    劉袖:“……”

    這丫頭,罵人的地方你學那么認真干嘛?

    不過信息量好大啊,一個武練第一,北鳴侯為什么反應這么大?還要打斷老子的狗腿?

    呸,是美腿。

    劉袖思來想去,北鳴侯一定有什么事,對朝廷或者宮里有很大顧慮,才不想引人注目。

    至于是什么事,劉袖搜遍前身的記憶,也沒找到絲毫線索,只能說北鳴侯藏得很深……

    不會是造反吧?

    劉袖又想到振興會,還有聶三娘,昨天去香閣樂坊拿錢,也沒見到這位風騷的老板娘。

    看來調查聶三娘一事,要提上日程了,想安心的當一個二世祖,就不能讓老爹亂來,更不能留著一個定時炸彈。

    劉袖道:“咱們就定明天開業,等會我給你列個單子,你按照上面的去買,不用考慮價錢,這五百兩先放你這。”

    “不用,我有錢。”

    寶兒得意地亮出一疊票子,劉袖瞅了一眼,便低頭寫字,突然又猛地抬起頭。

    “臥槽!金票?還都是一百兩的?你把寶昌搶了?”

    “嘻嘻,是寶昌的票子沒錯,不過不是搶的,是我贏的!”

    聽完寶兒贏錢的經過,劉袖也是醉了,理論上講,試練之前公子的人設是廢物,你也敢押五百兩黃金?

    先不說你有多虎,那五百兩是從哪來的?

    然而寶兒的回答是,都是這些年夫人給的,她又沒什么花錢的地方,就全存下了。

    好吧,老媽才是真土豪,劉袖找到下一只羊了!

    “算了,你的錢留著當嫁妝吧,我這五百兩就用來做公款,回頭你建賬目。”

    劉袖又交待一番,便繼續做他的甩手掌柜,然后在心里算計著寶兒的嫁妝,貌似早晚也是他的……

    而劉袖走后,寶兒也在心里合計著,公子好像又長高了,為什么寶兒不長?以后差距越來越大,公子會不會嫌棄寶兒?

    要怎么才能長高呢……

    …………

    香閣樂坊,二樓雅間。

    “老弟,四哥還要奮發圖強呢,你怎么又拉我來這?昨晚還沒玩夠啊?”

    劉元表示很抗拒,怎么能天天來這種地方,玩物喪志啊。

    劉袖道:“別廢話,昨天玩到一半紫嫣就跑了,已經放我兩次鴿子了,今天我一定要睡服她!”

    “好!老弟有志氣,今天就把她拿下!”劉元頓時來了精神。

    正說著,劉袖卻從二樓的窗口,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不禁為之一怔。

    “胡二刀?他來干嘛?”

    由于劉袖所在的雅間,窗戶是沖著樂坊后面,所以胡二刀是出現在后院,這就有點不正常了。

    劉元也疑惑道:“后院只有三個倉庫,一間柴房,五間下人房,和一個下人用的茅房,連婢女都住在廂房,他去后院干什么?”

    “四哥,你才是老司機啊!”

    劉袖真是佩服了,對青樓比侯府還了如指掌,你是來過多少次?

    “什么是老司機?”劉元不解道。

    “就是青樓老手,路子野,玩的溜,方方面面的。”

    “原來是這樣,那我確實是老司機。”

    四哥也是深以為然,這時,胡二刀已經拐進一間雜貨房,還隨手把門帶上,樣子鬼鬼祟祟的。

    劉袖低聲道:“我去看看,你在這把風,如果有人過去你就……學貓叫吧。”

    他想說發信息來著,才想起來這個世界沒有手機,算了還是學貓叫吧。

    隨后,劉袖探出窗外,確定四下無人,便一個縱身,悄然落在后院,沒發出關點聲音。

    “好……”

    上面傳來四哥的喝彩聲,不過他馬上反應過來,連忙捂住嘴。

    劉袖滿頭黑線,這時候你叫什么好啊?真是醉了!

    劉袖藏好之后,四下看了看,好在沒人,他便迅速靠近那間雜貨房,然后再次隱匿下來。

    里面似乎沒動靜,不知胡二刀在干什么,難道是在等人嗎?

    劉袖又等了一會,發覺有些不對,他立即扔出一枚石子,想要打草驚蛇。

    結果,還是沒反應,胡二刀果然已經不在了!

    劉袖直接推門而入,不見半個人影,那么很顯然,屋里一定有密道、暗門什么的。

    他寧愿胡二刀是來偷人的,可顯然沒這么簡單,劉袖迅速查看左右,見到可能是機關的東西,便一個【鑒定】過去。

    很快,在一處貨架上,找到一個不起眼的壇子。

    “鑒定:特質土窯壇,用于開啟振興會北鳴城分堂的暗門,開啟方法左三圈右三圈,否則將觸發警報,不可強化。”

    還有警報?這么高端嗎?

    劉袖小心轉動機關,隨后,只聽一聲輕響,那貨架竟然橫了過來,一條通道赫然出現!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东安县| 永济市| 明溪县| 威宁| 仁布县| 崇礼县| 通州市| 宁安市| 鹤山市| 新龙县| 融水| 集贤县| 榕江县| 乌审旗| 遂宁市| 阜康市| 海南省| 苍梧县| 福清市| 平陆县| 都安| 宜良县| 遵义县| 大丰市| 梨树县| 黎川县| 内黄县| 仁化县| 桦甸市| 临沭县| 舞钢市| 崇信县| 常德市| 南和县| 芦溪县| 镶黄旗| 阿城市| 锦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