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五十一章 打死我也不穿女裝!
    寶兒的公子去了哪?當然是被人抓走了!

    劉袖是被一個柔軟的懷抱,夾著離開侯府的,很軟,很有彈性,還香噴噴的……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被人綁架啦!

    該死的侍衛,都是吃屎的嗎?還有府里那群高手,自己的便宜老爹,你們平時那么牛逼,這回怎么不行了?

    劉袖在心里狂吐槽,他的賺錢大計剛剛實施,多好的開局,還沒來得及發育,就被人Gank了!

    如果是別的綁匪,至少還可以談,要多少錢你開個價,可是這位……恐怕是來要命的!

    劉袖此刻毫無反抗之力,因為狂加19點【體魄】的后遺癥,已經餓的他前胸貼后背,被綁匪夾在香艷的懷里,連占便宜的力氣都沒有,他只能好話說盡,但對方根本不理睬,還點了他幾處大穴,其實根本是多余,讓他跑也跑不動。

    足足過了大半天時間,劉袖不知道走了多遠,但他們的速度很快,至少離開北鳴城百里之外。

    終于停了下來,劉袖被粗暴地扔在地上,雖然現在體格好了,一點也不疼,不過他還是死命的叫喚。

    “你隨便叫吧,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咯咯咯……”

    綁匪的臺詞好像都差不多,女的也不例外,劉袖無奈道:“算了,越叫越餓,你抓我也就罷了,好歹給點吃的吧……聶三娘!”

    不錯,這么香艷的女綁匪,這么高的修為,又跟劉袖有“過命”的交情,也只有聶三娘了!

    “唰。”

    劉袖的頭套被拽了下來,陽光很刺眼,他怒力看了看,發現是在一處偏僻的官道上。

    隨即,聶三娘那張美輪美奐的臉龐,嫵媚妖嬈的身段,便映入眼簾。

    “天呢?聶姐姐,怎么兩天不見,你又變漂亮了?”劉袖大驚道。

    這貨的節操固然碎一地,但漂亮也是實話,按照劉袖的審美標準,這個完全可以是女主了,之前要不是知道聶三娘是反賊骨干,他早就想撩了。

    “咯咯咯咯……”

    聶三娘笑得花枝亂顫:“你這只小狐貍,夸的我都舍不得殺你了。”

    “那就別殺啦!”劉袖忙道:“像聶姐姐這樣的仙子,手上沾血就太煞風景了,你說對不對?”

    “對,確實,我最討厭血腥味兒。”

    聶三娘深以為然,但又話鋒一轉:“可是不行啊,你把我的分堂給滅了,若不殺你,怎么向上面交待?”

    嗯?劉袖隱約覺得,好像有得談?

    “姐姐,這你就冤枉我了,動手的是王同,請王同吃飯的是我爹,我就是個陪客的,他們見面就打,我也沒辦法啊!我心里一直敬重振興會的好漢,更敬重三娘你……”

    “行了,別油嘴滑舌了。”

    聶三娘有些膩歪,不想再聽他廢話。

    當日她聽到劉海和張沖動手,便趕去查看,結果剛拐個彎,又聽到劉袖在白護法的房間大喊刺客,當時聶三娘就知道不好,可是沒來得及阻止,仲楊和王同等人便相繼趕來。

    最后不必贅述,就是兩伙人開戰,白邪當場身死。

    而整個過程,聶三娘就躲在暗處,劉袖的一舉一動,包括假裝王語嫣玩得不亦樂乎,都被她看在眼里,現在還敢說跟你沒關系?

    所以,經營多年的分堂被一朝覆滅,全都拜這小子所賜!

    后來,聶三娘并沒有遠遁,而是躲在暗處,直到王同離開北鳴城,當晚她才敢現身。

    其實劉袖被抓,根本怨不得別人,完全是自己浪的,退一萬步講,就算他麻痹大意,就算侯府警務松懈,他要是不把自己搞成蚯蚓,聶三娘也不可能得手。

    你連一絲反抗之力都沒有,只能在地上蠕動,人家還會跟你客氣?

    結果劉袖就這么悲催了,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浪之前必須要吃飽,這是血的教訓!

    “姐,能給點吃的嗎?沒有牛肉,豬肉雞肉也行。”

    “實在不行就干糧吧!”

    “要不你讓我爬過去,把那塊樹皮啃了,看著挺嫩的……”

    “姐你往我臉上抹什么?粉底嗎?我這人不喜歡化妝……”

    劉袖哀求無效,只見聶三娘打開一個小箱,從里面拿出一堆小瓶,就開始往劉袖臉上抹。

    沒辦法,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劉袖只能任人擺布,還好現在差不多有18厘米了,就算聶三娘想用強,也不會丟人了。

    呸呸!自己想什么呢,現在最要緊的是脫身!

    聶三娘在劉袖臉上抹抹畫畫,不一會,劉袖就感覺被呼滿了,然后聶三娘又開始脫他衣服……

    接著,又拿出一套秀禾,在他身上比了比大小。

    劉袖忍不住叫道:“不會吧姐!你有這愛好?打死我也不穿女裝!”

    “噗嗤……”

    聶三娘被他的樣子給逗笑了,這幾天的郁悶也消了一些,便打趣道:“這可是紫嫣的衣服,不信你聞聞?我倒覺得你穿女裝挺合適,而且你好像長高了不少,本以為會大呢,結果剛剛好!”

    “……”

    劉袖很氣憤,質問道:“真的是紫嫣姑娘的衣服?”

    “哈哈哈,沒錯,是不是很想穿?”

    聶三娘根本不給他拒絕的機會,幾下便給劉袖換上女裝,然后滿意地上下打量著。

    “嗯,很好,現在就算把你送到侯爵府,也沒人能認出來了!”

    “不信,要不送去試試?”劉袖一臉生無可戀的道。

    接下來,聶三娘便不再理他,而是用那些瓶瓶罐罐,在自己臉上涂抹著。

    劉袖只能看到背影,不知道聶三娘在搞什么,可是片刻之后,她竟然又穿上一套男裝。

    當聶三娘轉過頭來,已經搖身一變,變成一個不起眼的老漢。

    劉袖瞬間無語了:“你要不要這么麻煩?就算是易容,也應該我扮老頭,你扮姑娘啊,干嘛把性別調過來?”

    “因為你口不能言,又全身癱瘓,只能爹帶著你趕路啊。”

    聶三娘連聲音都低沉了許多,說著還眨眨眼,一副俏皮老漢的模樣,劉袖也是徹底服氣了。

    隨后,聶三娘站起身,像拎死狗一樣,把劉袖扔到一輛獨輪車上,又點了他的啞穴。

    “好了閨女,咱們趕路吧,京城還遠著呢,就讓爹爹推你去吧!”

    劉袖:“╥﹏╥”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九龙坡区| 余庆县| 深水埗区| 平定县| 吉隆县| 郑州市| 屏山县| 武川县| 双鸭山市| 莱阳市| 莱西市| 五寨县| 伊春市| 博湖县| 永春县| 西乡县| 昌吉市| 鄂托克旗| 高唐县| 通山县| 尼木县| 沧源| 华蓥市| 宁波市| 克什克腾旗| 兴隆县| 临安市| 福海县| 达日县| 米易县| 陵水| 镇康县| 铜鼓县| 闽侯县| 叶城县| 栾川县| 油尖旺区| 安龙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