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五十五章 下輩子注意點就是了
    聶三娘不知道自己總結的對不對,但已經沒得選了,只能孤注一擲,人死胸朝天,不死萬萬年!

    小狐貍,老娘就再信你一次,要是再被你坑,到下面看我怎么收拾你!

    聶三娘抱著必死的決心,深深吸了口氣,而后突然毫無征兆地沖上去。

    就是現在!

    劉袖也猛地吸氣,施展出剛剛升到滿級的獅吼功,突然石破驚天的一嗓子!

    “看飛刀!!!”

    最強獅吼功,該怎么形容呢,大概就是把腦袋伸進飛機引擎里的感覺,饒是史伯安修為極強,也被震得兩耳轟鳴,頭暈目眩。

    這一嗓子太突然了!誰能想到,這兔爺連吼功都隱瞞實力?剛剛還只是嗓門大點,現在都快把人震出屎了!

    可史伯安聽到飛刀二字,馬上便想起同伴中招的一幕,根本來不及思考,立即連出數拳,護住頭部和下體,上半身隨便你扎,反正有護甲。

    然而,并沒有飛刀,劉袖想說看飛碟了,怕對方聽不懂,其實他是在給聶三娘創造戰機。

    也正是史伯安擋飛刀的時候,只見聶三娘手上,已經多了兩把柳葉彎刀,交織著插向史伯安的后腰,便要爆了他的兩個腎!

    本來三娘還能再快點,但滿級獅吼功一出,連她也被波及到一些,還好史伯安擋在前面,否則她怕是提刀都難了。

    這個臭小子,也不提前暗示一下,他到底藏了多少底牌?

    聶三娘轉眼殺到,而史伯安發現中計后,馬上也感覺到身后的威脅,這時候再想躲,或是回身去擋,已經來不及了。

    不過史伯安也是了得,猛地身子一沉,讓自己矮了一截,竟用后背去接聶三娘的雙刀。

    “嗤嗤!”

    刀砍在身,將衣服劃開兩道口子,卻沒有入肉半分,只露出銀色的鱗片,顯然就是那件非凡的護甲了。

    聶三娘微微失望,可緊接著,對方的反擊便接踵而至。

    由于兩人距離太近,史伯安轉身就是一記鞭腿,而三娘已經回刀不及,立刻左肩再受重創,左手的彎刀也隨之脫手。

    她已經能聽到肩骨斷裂的聲音,對方強大的內勁,又令她再次吐血。

    不過這時候,劉袖也爆發出滿屏幕的刀光!

    這里自然沒有屏幕,只是落云宗的一招“葬劍落誰家”,被他用短刀使出,看起來就像全屏攻擊,將史伯安罩在其中。

    這招封的是上三路,漫天的刀光,幾乎無差別攻擊,而聶三娘中招在前,被踢得半跪在地上,倒是剛好讓過這片刀雨。

    一瞬間,刀雨轉眼而至,可史伯安卻失聲道:“落云劍法?你是落云宗的人?”

    說話的功夫,史伯安的退路就已經被封死,不過他毫無懼色,反而不屑中帶著惱怒,竟是仗著強大的內勁,以及護甲在身,來硬扛劉袖的刀。

    而劉袖聽到對方的驚詫,心中也有些疑惑,我用刀你也能一眼認出來?這是和落云宗有多熟?難道落云宗也有一腿?

    一念至此,無數的刀光,已經落在史伯安身前。

    “噗噗噗噗……”

    有的被內勁擋下,有的砍在護甲上,卻沒傷到史伯安分毫。

    不過這樣一來,也給聶三娘創造出機會,她忍著傷重,強提一口氣,悍然出刀,正是按照劉袖的提示,斬向敵人雙腿。

    史伯安也沒想到,聶三娘幾次重創,竟還有力氣反撲,而且時機拿捏的如此精準,就像未卜先知,提前演練過一樣,抓的正是自己最大的破綻!

    這一刀如果砍上,雙腿必然不保,所以史伯安只有前沖,好在前面是修為孱弱的兔爺,刀法雖然花里胡哨,卻完全構不成威脅。

    史伯安當立斷,大喝一聲,便沖進刀光中,憑借護甲又扛下劉袖幾刀,便一把抓住他的刀刃!

    空手握白刃,當場流血,但這只是皮肉傷,反過來,史伯安卻躲過聶三娘的殺招,同時破掉劉袖的刀雨。

    緊接著,史伯安前沖之勢不止,另一只手又抓向劉袖的喉嚨。

    此時,他已經與聶三娘拉開一定距離,暫時擺脫腹背受敵的局面,哪怕僅僅是一秒,也足夠他捏碎兔爺的喉嚨。

    不得不說,史伯安的判斷和應對都沒毛病,可能他唯一的錯誤,就是不知道劉袖也是練體武者!

    有誰能想到,這個嬌滴滴的兔爺,居然還是外練四重!

    一般內外兼修者,少之又少,別看史伯安內練七重,但外練只有二重,換句話說,就是不用內力,只拼拳頭的話,劉袖能虐他千遍!

    所以,當史伯安撲上來,變成貼身肉搏,劉袖馬上便敞開懷抱。

    來吧寶貝,等的就是這個!

    接著,史伯安一手握著刀刃,一手順利抓住劉袖的脖子,可劉袖已經棄刀,一手同時抓住對方的腋下,一手摟向對方的后背。

    結果就是,史伯安雖然如愿以償,但腋下穴脈被阻,不能以力內震碎劉袖的喉嚨,等到他想用力量捏爆的時候,又發現自己捏的可能是一塊鐵!

    這一瞬間,史伯安臉色巨變,他終于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緊接著,便被劉袖的另一只,一把摟在懷里。

    兩人來了個緊緊的擁抱,然后,史伯安又想用內力震開劉袖,可是卻猛地菊花一緊,整個人僵在那里……

    只見聶三娘的柳葉彎刀,整根沒入史伯安的后庭,雖然刀長一尺多,也足以插到他的丹田!

    剎那間,史伯安癱軟在劉袖懷里,眼中滿是驚怒,悔恨,還有悲涼。

    劉袖拍了拍他的后背,便松開對方,說道:“后悔了吧?輕敵了吧?沒關系,下輩子注意點就是了。”

    說完,劉袖嫌棄地推開對方,心里暗暗發誓,這招以后只能對女人用!

    “撲通……”

    史伯安直挺挺地倒在地上,身體不斷抽搐,一身內練七重的修為,轉眼便隨著丹田一起散盡。

    聶三娘也用盡最后一絲力氣,跪坐在地上,心里砰砰直跳。

    好除!實在是太刺激了!

    最后這一刀若再不中,她和劉袖都得死,好在這小子給力,不斷創造機會,最終將對手斬殺當場,真是絕處逢生啊!

    這時,劉袖已經把史伯安的尸體扒光,將那件銀色內甲套據為己有,聶三娘不禁莞爾,就知道這小子不會放過。

    “三娘,你沒事吧?”

    劉袖收走戰利品,又柔聲的關切道。

    聶三娘嘴角上揚,臭小子算你有良心,她搖頭道:“還死不了,你呢?傷得重嗎……”

    可說到一半,三娘的聲音便戛然而止,因為劉袖突然點了她的啞穴,接著,又點了全身十幾處大穴!

    就在三娘一臉錯愕的時候,劉袖卻老氣橫秋的說道:“這樣就好了,閨女,爹知道你餓,爹這就推你回北鳴城,給你討粥喝。”

    三娘:“……”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南昌市| 大安市| 从江县| 萨嘎县| 侯马市| 涞源县| 曲沃县| 海丰县| 报价| 兴文县| 通渭县| 南阳市| 昂仁县| 明光市| 神池县| 文安县| 喀喇| 普格县| 重庆市| 新巴尔虎右旗| 偃师市| 雷州市| 林甸县| 海安县| 将乐县| 梨树县| 嘉鱼县| 射洪县| 双峰县| 临西县| 赤水市| 马公市| 静安区| 德江县| 聂荣县| 丁青县| 高阳县| 福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