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五十七章 當朝局勢
    劉袖的兩間鋪子,都是一進出的套型,擱在前世,那就是兩個連排四合院。

    “絕世武功”被他改造成前面是門臉,后面是武房,院子是一個練武場。

    而“絕對挑戰”就要不了這么大地方,除前面對外營業,擺放各種商品之外,后面的主房和東西廂房,都作為私人的臥室。

    主臥當然是劉袖自己住,東廂是寶兒的閨房,現在聶三娘住進了西廂。

    寶兒安頓好公子的義女,便出去張羅晚飯,劉袖列出的菜單,足夠兩家店的伙計吃上三天,寶兒覺得這可能就是公子長高的原因,可是寶兒吃不下這么多呀。

    難怪會矮(,,??.??,,)

    另一邊,劉袖準備先看賬本,他正好離開一周,心里最掛念的就是賺了多少錢。

    可是,這么激動人心的時刻,北鳴侯卻來了。

    劉術帶著謀士林晉,來到“絕世武功”的鋪子,劉袖只得把二人請到里面。

    然后,北鳴侯就陷入深深的思考……

    我多久沒見到這小子了?我平時這么不關注他嗎?他好像和寶兒差不多高吧,難道是我記錯了嗎?

    一見面,父子倆便面面相覷。

    說實話,劉袖現在最不想見的,就是這個便宜老爹,他只要“侯爵之子”的身份就夠了,已經不需要從北鳴侯那里得到什么。

    可是反過來,北鳴侯卻一定想從他這得到什么。

    劉袖不露聲色的道:“父侯,林叔,今天怎么有興致到我這來?”

    北鳴侯鼻子里哼了一聲,一副不茍言笑,還有些不悅的樣子,也不說話。

    劉袖心里腹誹,跑我這來裝爹?擺什么侯爺架子,晚上讓老媽收拾你!

    而林晉卻開口道:“五公子,你這些天去哪了?讓我們好生掛念,侯爺甚至出動北鳴軍,在到處找你,生怕你遇到不測。”

    “多謝父侯。”劉袖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便說出準備好的說辭,自己是被聶三娘綁架了,一直被帶到午陽城,可不知為何,振興會卻發生內斗,他便趁機逃了出來。

    總之真真假假,聽起來合情合理,只是隱瞞他與聶三娘聯手,又把聶三娘帶回來的事。

    當時那個客棧被打得亂七八糟,唯一在場的小二,也被獅吼震暈了,劉袖已經確認過,沒有任何目擊者,這才敢把聶三娘帶走,否則也只能綁起來交給朝廷了。

    至于有人去午陽查,也只能查到這些,不可能有監控這種東西。

    兩人聽完,也相信了劉袖的說法。

    林晉道:“那些反賊多行不義,而五公子吉人自有天相,現在回來便好。”

    對于林晉,劉袖的前身并不太了解,只知道是父侯的謀士,在侯爵府的地位比他高很多。

    當然了,一般人地位都比他高,他只是名義上的公子,實際上可能還不如胡二刀呢。

    林晉頓了頓,見劉袖也不接話,甚至還有些敷衍,不禁暗暗皺眉。

    這是小人得志嗎?拜了名師就不把我和侯爺放在眼里了?

    不過林晉并沒有表現出來,反而笑著道:“五公子這生意不錯啊,這些天林叔來過幾次,說是日進斗金也不為過啊!”

    說到這兩間鋪子,便是幾年前北鳴侯給劉袖的產業,不只是他,幾個哥哥都有,意在讓他們了解民生,接觸實業和經濟。

    畢竟世子只有一個,繼承爵位的也只有一個,其他子嗣總要自立門戶,或者輔佐打理封地上的事務。

    不過北鳴侯給完鋪子,就沒再理會,可能早就忘了,直到最近劉袖的生意大火,想不知道都難。

    “還好還好,賺點小錢,造福于民。”劉袖應付道。

    林晉贊嘆道:“五公子能拜入名師門下,真是機緣逆天吶!還有那個‘絕對挑戰’,更是妙哉,莫非五公子在文學上,也拜了名師?”

    “對,兩個名師,一文一武。”

    劉袖很沒誠意的答道,頓時把林晉噎得不輕。

    這是什么態度?你還能再敷衍點嗎?

    “哼。”

    北鳴侯又不滿地哼了一聲,終于忍不住開口道:“你翅膀硬了?拜名師這么大的事,都敢瞞著我?”

    劉袖馬上道:“不敢,實在是師命難違,恩師讓我保證,不可對任何人提起,我便發誓,若違師命,全家死光。”

    “你!”

    北鳴侯差點氣暈過去,你是不是傻?發誓就發誓,干嘛扯上我們?什么五雷轟頂,天誅地滅不會嗎?

    北鳴侯哪里不知道,主角父母一直是最高危職業,他能活到現在,就已經贏了。

    可是劉袖的話,挑不出任何毛病,師命難違,不下于父母之命,你總不能讓他不尊師重道吧?

    所以北鳴侯只能忍了,又岔開話題道:“你這次參加會試,為什么不提說明?你以為拿了雙冠就是好事?你知道當今朝廷有多復雜?你知道明年的京城有多少變數嗎?”

    劉袖:“不知道。”

    北鳴侯:“……”

    他真不知道,怎么說實話也發火?

    見老爹吹胡子瞪眼睛,馬上就要暴走,劉袖只得再道:“我以為爹娘盼著孩兒有出息,沒想過那么多,也沒機會接觸朝政,更不知道拿第一是壞事,請父侯明示。”

    “我……”

    北鳴侯被一個軟釘子,懟得啞口無言,卻忽然想到,幸虧秦氏不在,否則又要說了……孩子廢物你不高興,現在爭氣了你也不高興,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

    仿佛秦氏那個磨人的小妖精就在眼前,北鳴侯的心也軟了下來。

    “罷了,你也長大了,是該讓你多知道一些……”

    北鳴侯嘆了聲,便娓娓道來:“自打新君登基,朝中局勢便撲朔迷離,只因先皇走得突然,原本五皇子周昱,也就是現在的靳王,正在與太子奪嫡之爭,可先皇離世前,卻秘密幫助太子登基,就這樣新君才坐上皇位。”

    “可靳王黨羽眾多,又手握兩省兵權,更有太師太傅等重臣相傾,門客高手不計其數,自然不甘為人臣,以至于朝中分立,暗中刀光劍影,幾乎快擺到明面上了!”

    “而這次會試,便是新君登基后的第一個大動作,他要廣納天下能才,給朝廷來一個大換血,可靳王又豈能坐以待斃?可以說,年初的京試,就是神仙打架的戰場,而你們這些人,便是戰場上的炮灰!”

    一番利害關系,好像是父子倆第一次深淡,劉袖也是第一次了解朝廷的局勢。

    他沉默片刻,忽然問道:“那我們侯爵府,在這場斗爭中,又扮演怎樣的角色?”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临江市| 安龙县| 鹤岗市| 克什克腾旗| 崇信县| 大安市| 富源县| 特克斯县| 通榆县| 乐至县| 钟祥市| 读书| 鄯善县| 营口市| 兴和县| 德化县| 博客| 周至县| 吴堡县| 平安县| 突泉县| 赤壁市| 鹰潭市| 濉溪县| 额敏县| 正安县| 晋城| 天全县| 田阳县| 峨山| 华池县| 崇阳县| 盘锦市| 保定市| 都兰县| 宁强县| 铜鼓县| 南川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