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
    劉袖沒有拐彎抹角,直接問出最關鍵的問題,北鳴侯到底站在哪一邊。

    其實他對京城還是有一些了解,新君和靳王之斗也不算什么秘密,只是誰能成為最后的贏家,恐怕誰也不知道。

    而北鳴侯回答的更直接:“中庸之道,不求加爵,恪守本分,方得善終。”

    劉袖點了點頭,只是他認同,但也不認同,中庸之道固然穩妥,但在某些時候,一個中庸的侯爵,也許會走向衰落。

    原因很簡單,你不挺新君,等人家坐穩皇位,也不會待見你,接下來就按制度來,正好三代已到,降為伯爵。

    雖然伯爵也是貴族,也很牛逼,但降級這種事,一旦發生了,只能意味著走向衰落。

    反過來更是,如果靳王奪位了,一大堆從龍之臣等著安排,你一個老牌諸侯,還想坐擁封地?不找借口弄死你都算你祖宗積德了!

    所以有的時候,中庸之道也不是絕對,就看斗得狠不狠,若只是皇子之間的宮斗,自然斗而不破,那你就中庸好了,可若是變成皇上和王爺,就只能叫造反了,你不站隊,至少也是個不忠。

    當然,這番道理劉袖相信老爹會懂,再不濟還有一堆謀士呢,也輪不到自己來諫言。

    隨后,北鳴侯又道:“今日與你說這些,也是讓你心里有數,切莫對任何人提起,至于之后的京試,為父自有計較,你也不用多想,這段時間安分一些,不許招惹是非,比如香閣樂坊的事,再碰到類似的情況,就給我有多遠跑多遠,明白嗎?”

    “知道了。”劉袖應下。

    北鳴侯頓了頓,有些猶豫的道:“那天真的是巧合?”

    “當然是巧合。”劉袖信誓旦旦的道:“我只是想請王大人吃飯,畢竟拿了第一,總要盡地主之誼,還想著找幾個漂亮姑娘,好好招待一下王大人,誰知道香閣樂坊是賊窩,差點連小命都丟了!”

    “王同還真給你面子啊?”北鳴侯腹誹了一句,倒也沒懷疑自己背鍋,人家王同給的是他的面子。

    北鳴侯又叮囑道:“是巧合最好,千萬不要與振興會有瓜葛,也別想立什么剿匪之功,這次他們抓你,也是針對我,你不要想著報仇,有時間多修煉……對了,你那恩師……”

    “真不行!”劉袖連忙打斷,就知道老爹還想打名師的主意,他直接拒絕道:“恩師不會見外人,也不靠向任何勢力,我也沒辦法。”

    “哼,行吧。”

    北鳴侯又碰了個軟釘子,剛好好說幾句話,又被這逆子氣到了。

    “別忘了我今天的話,千萬不能傳出去,還有這兩個鋪子,明日我會給你派個賬房,幫你打理賬目。”

    說完,北鳴侯就要走。

    可最后這句話,劉袖豈能不明白,你想派人來管賬?眼紅老子的錢了?

    MMP的,天劍圖的事還沒完呢,你還想動我的生意?當你袖爺是面團捏的嗎!

    “父侯……”

    “嗯?”

    北鳴侯又頓住腳步,劉袖淡淡的道:“你卡在內練九重巔峰,已經好幾年了吧。”

    北鳴侯愣了愣,怎么突然說這個?

    不過確實如此,他五年前便已經內練圓滿,其實對他來說,想踏入先天并不難,侯府中就有先天高手,只是北鳴侯不愿依靠藥物,因為那樣只會落得下乘,而且再難有進境。

    武道一途,想走得更遠,還是要真正去領悟先天境,也就是內力化真,不靠任何外力,全憑先天之軀,凝聚真元,是為上乘。

    這就是北鳴侯一再詢問名師的原因,他現在年齡越來越大,若還不能自己領悟,也只好借助藥物突破了。

    劉袖一語說中北鳴侯的心思,之后又拋出一個重磅炸彈:“也許,我可以請恩師,幫父侯沖破瓶頸。”

    此話一出,便見北鳴侯呼吸一窒,盡管他控制力很強,聲音也有些微顫:“真的嗎?你能請動那位名師?”

    劉袖點頭道:“恩師對我很好,只要投其所好,準備點小禮物,這件事應該不難。”

    “什么禮物?”北鳴侯馬上問道。

    “金子。”

    劉袖伸出兩根手指:“父侯先給我拿兩萬,恩師就喜歡錢,兩萬兩黃金估計夠了。”

    兩萬!?

    林晉瞪大眼睛,這也叫小禮物?你對小有什么誤解吧!

    北鳴侯被他的口氣嚇了一跳,不過轉念一想,兩萬金對于名師來說,可能還真是小禮物……

    劉袖不等北鳴侯開口,又道:“本來我這些天賺的錢,也差不多有兩萬了,可是沒辦法,這兩家店其實是恩師的主意,那些武功秘密,甚至隔壁的對子,都是他老人家的手筆,否則我怎么會落云宗的劍法?我又到哪去找這么多絕對?”

    “什么?這是你師父……”北鳴侯大驚道:“你師父不是在京城嗎?難道……”

    “誰說他在京城?從我回來的那天,他老人家就一直在北鳴城了。”劉袖理所當然的道。

    “難怪……難怪……”

    北鳴侯覺得好有道理啊,也只有這樣才解釋通。

    現在名師這面大旗,簡直無往不利,劉袖見老爹和林晉震驚的樣子,早就該用這招了。

    劉袖又道:“其實這件事師父也不讓我說的,可現在父侯有求于他,我只好破例一次,你們千萬不能傳出去。”

    北鳴侯瞪了他一眼,用你來警告我?而且這是我的臺詞吧?

    本來北鳴侯還想著,兩萬兩黃金不是小數,正好這兩家店火得不像話,這幾天肯定能賺到兩萬了。

    可誰知劉袖不僅把這個念頭堵回去,還徹底斷了他的念相,這兩家店根本就是名師的生意,你能拿人家的錢送禮嗎?

    北鳴侯臉色不太好看,這也意味著,這兩家店不是他能插手的,派人來管賬的事也只能作罷。

    他盯著劉袖的眼睛,想看出這小子有沒有說謊,可劉袖一副坦蕩的樣子,看不出一絲心虛。

    北鳴侯暗嘆一聲,道:“你放心,名師一事,為父自有分寸,至于兩萬兩……只要你能辦成,錢不是問題,稍后我會派人送來。”

    說完,北鳴侯便帶著林晉走了,臉子拉得很長。

    劉袖微笑道:“恭送父侯。”

    不過劉袖心里卻在冷笑,本來想讓老媽治你,現在“師父”出手也一樣,哼哼,天劍圖是那么多好吞的嗎?

    早就說過,讓你怎么吞下去,就怎么吐出來!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阳城县| 南溪县| 石首市| 永济市| 酉阳| 明水县| 禄劝| 杂多县| 新乐市| 浏阳市| 肇州县| 七台河市| 丹东市| 昂仁县| 永和县| 称多县| 宿州市| 桐柏县| 龙川县| 浦县| 二手房| 忻州市| 东乡| 临汾市| 繁峙县| 长丰县| 浪卡子县| 滦平县| 井研县| 祥云县| 上高县| 南平市| 东城区| 黎平县| 双牌县| 成武县| 铜鼓县| 库尔勒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