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六十二章 去干大事!
    劉袖覺得聶三娘說的好有道理啊,這就像古時候打仗,一切只能靠人力,一般都是曠日持久,動輒一年半載也不足為奇。

    看來自己有些緊張過頭了,不過也不能太樂觀,還是要給振興會下點絆子。

    劉袖道:“告訴我剩余兩個糧倉的具體位置。”

    “你想干嘛?”聶三娘問道。

    “燒糧草!”

    劉袖要下的絆子,便是拖延他們行動的時間,也是給自己發育的時間。

    靠誰不如靠自己,只要等級上去了,再加個幾百點屬性,隨便你們怎么打,那時老子就是一代宗師,一代名師了,去哪不能混?

    所以拳頭才是硬道理,必須猥瑣發育,所以,必須燒他!

    聶三娘看出他的目的,也是佩服這貨的作死精神,你一個內練五重的小武者,連我都打不過,手中又沒有一兵一卒,也想和振興會對著干?

    三娘還不知道劉袖又升級了,但就算知道,還是會這樣想,內練七重多什么?你以為振興會都是白邪、史伯安那種水平?

    呵呵,這種護法在總舵遍地都是,連一個小管事,下面都得叫一聲護法大人!

    這些聶三娘自然沒有提,他愿意浪,就讓他去浪好了。

    不過糧倉倒是沒有隱瞞,聶三娘說出具體位置,確實很隱蔽,而劉袖考慮的是,這么多的糧倉,北鳴侯到底知道多少?

    “三娘,振興會是不是和靳王有關系?”

    劉袖突然一問,便從聶三娘的反應中,得到了答案。

    還真有關系?這回麻煩了……

    果然,聶三娘驚訝之后,便點頭道:“靳王其實就是振興會背后的主子,包括總舵主和幾位大長老,都對靳王絕對忠誠。”

    劉袖得到肯定的答應,可是又心生疑惑。

    “你見過靳王嗎?”

    “你太瞧得我了,我只是個小堂主,哪有這個資格。”聶三娘自嘲道。

    劉袖又問道:“那你不覺得奇怪嗎?既然連小堂主都知道,這還算什么秘密?”

    “確實不太秘密”聶三娘理所當然的道:“誰都知道靳王想奪皇位,這有什么問題嗎?”

    “問題大了!”

    劉袖終于抓住關鍵:“這和奪皇位是兩碼事,他可是靳王啊,以前的皇子,現在的王侯,如果和反賊扯在一起,還怎么得民心?還怎么名正言順的上位?就算他控制振興會,也不可能讓人知道,可是你們上上下下,好像都知道的樣子,這根本就是扯蛋嘛!”

    聶三娘怔住了,她本來就是七竅玲瓏的人,只因身在局中,如今被劉袖一點,立刻幡然醒悟。

    對啊!這根本解釋不通,虧自己在振興會這么多年,怎么沒想到這點?

    “那……那你怎么看?”聶三娘問道。

    “不知道。瞎猜也沒用,想辦法查查吧,早知道振興會背景這么復雜,我就不端你的老窩了,現在仇已經結了,真特么倒霉!”

    劉袖啐了一口,心里也挺郁悶的,本以為解決北鳴城的反賊,結果卻得罪一個靳王等級的大佬。

    其實北鳴侯只是三等侯爵,仗著祖宗立過大功,幾代人在這片封地上當個土皇帝,和朝堂那些大佬根本沒得比,現在連得罪誰都不知道,真是悲劇了!

    隨后,劉袖給聶三娘留下一堆傷藥,便離開了。

    兩人算是達成協議,起碼暫時會和平共處,劉袖也不擔心聶三娘被發現,這只狐貍可比獵人還精呢。

    至于狐貍傷好之后,會不會反咬一口,根本不存在,現在的劉袖已經不是以前的劉袖了,亮出來嚇死她!

    劉袖在一家新開的高檔會所找到四哥,四哥剛倒上酒,就被劉袖拉走了。

    “老弟,我正準備給那幾位姑娘上課呢,你這是拉我去哪?”

    “話說這些天你去哪了?父侯在到處找你,這滿城的武者文人也在找你。”

    “要不咱倆再回去?剛才那些姑娘一聽我的身份,第一個問的就是你……”

    四哥還是老樣子,任何反賊什么的,都阻擋不了四哥的腳步,只要有青樓開業,風里雨里,四哥在包房等你。

    劉袖痛斥道:“你能不能有點正事?幫父侯分分憂?整天就知道吃喝玩樂,就那種地方,有比紫嫣姑娘更漂亮的嗎?”

    “有。”

    “說來聽聽……”

    不一會,兩人來到城外的軍營。

    四哥一臉懵逼:“你說的干大事,就在這里干?”

    劉袖點頭道:“不錯,你找幾個熟悉的小頭領,要聽你差遣的,帶上百十號人,我保證這件大事,讓侯爵和全城的人,都對你刮目相看!”

    “我怎么有種被坑的感覺?”

    “別廢話,要不就還錢!”

    劉袖威逼加利誘,硬是把四哥架上去了,最后,還真的帶上了一百多士兵,浩浩蕩蕩地殺向東郊秘密糧倉。

    等到了地頭,按照聶三娘所說,找到那個十分隱蔽的山溝,劉袖才告訴四哥實情。

    “看那些人,他們不是北鳴城的百姓,而是振興會的余孽,我們便殺!”

    “看那些稻草,下面都是反賊的糧草,為了造反而儲備,我們便燒!”

    “四哥,各位兄弟,立大功的時候到了!把這些全部殺光燒光,父侯必有重賞!”

    大家被劉袖忽悠得一愣一愣的,那十幾個山民是反賊?這里還有糧草?

    正在這時,對方也發現了他們,只見有兩個山民,竟然下意識地掏出砍刀,雖然馬上反應過來,又偷偷扔在地上,卻也沒逃過侍衛頭領的眼睛。

    “臥槽?還真是反賊!給我殺……”

    隨著一聲喊殺,上百北鳴軍一齊沖上去,對方只得又拿起武器,可實力相差太懸殊,轉眼就被團滅了。

    然后四哥扒開一堆稻草,里面果然是白花花的糧食,再看看其他的草堆,下面全都是糧!

    那還猶豫什么?燒他!

    一柱香之后,這只隊伍又殺進城,直奔城西的一間織布坊,隨著一陣喊殺聲,這家布坊也著起大火,街坊四鄰雞飛狗跳……

    又過了半柱香,香閣樂坊遺址也突然起火,數萬斤的糧食,全部付之一炬……

    當北鳴侯得知消息,差點當場氣暈,而后雷霆大怒。

    “這個孽畜!是得了什么失心瘋!來人吶!把他給我抓回來!”

    “稟侯爺,四公子又帶著人,出城了,好像是去的……落云宗。”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长丰县| 刚察县| 贞丰县| 儋州市| 曲靖市| 聊城市| 阿鲁科尔沁旗| 喜德县| 长泰县| 崇阳县| 泰和县| 大理市| 芦溪县| 安塞县| 彭山县| 宿州市| 瑞安市| 通州区| 西平县| 航空| 枣庄市| 托里县| 启东市| 宁海县| 民乐县| 金坛市| 临沧市| 定安县| 开原市| 荃湾区| 慈利县| 喀喇沁旗| 文昌市| 青海省| 白银市| 永福县| 四子王旗| 原平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