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六十五章 一石三鳥
    以前劉元只覺得,和老弟在一起有錢賺,哪怕被坑過幾次,最后也都賺回來了。

    可是現在,他終于認清了事實,原來老弟才是真大腿啊!

    跟著老弟混,絕對比世子更有前途!

    然后,四哥就變成舔狗了,走路老弟先請,上馬老弟先上,回北鳴城老弟先過城門,到侯爵府老弟先進……

    四哥抱大腿的樣子,簡直節操盡碎,和當初的劉袖一樣沒有下限。

    只是劉袖也沒想到,這么快自己就變成大腿了?

    不行,不能太飄,還是四哥先請。

    結果兩人就在侯府門口互相謙讓,一副手足親情,相敬如賓的樣子。

    最后四哥拗不過,只得先邁進大門,然后……就被人給綁起來了。

    “四公子,侯爺有命令,必須把你綁著帶回去,小的們得罪了。”

    開口的是胡二刀,動手的是幾個侍衛,四哥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呢,就被他們五花大綁,像捆粽子一樣。

    劉袖暗暗松了口氣,還好我提前警覺,就知道老家伙會發飆。

    接著,胡二刀又看了看走在后面的劉袖,眼神似乎有些不甘,但還是沒敢上來動手。

    這時四哥才怒吼道:“為什么?父侯為什么要綁我?我到底做錯什么了?老弟……”

    劉袖看了看天色:“好像要下雨了,我院里還晾著衣服呢,告辭。”

    說完,這貨便要腳底抹油,卻被胡二刀攔住。

    “五公子,侯爺雖然沒說綁你,但也讓你一起去,若是你不從命,那我也只好得罪了!”

    “咦?你怎么還活著?”劉袖好像才看到對方:“像你這種龍套,應該活不過兩章啊,如果讓我寫,你早就燒死在樂坊的倉庫了!”

    胡二刀一下臉色大變,雖然聽不懂什么兩張,什么龍套的,但最后一句他豈能不懂?

    樂坊的倉庫,不就是今天被燒的振興會糧倉嗎!他不久前剛去過那里,難道劉袖什么都知道了?

    胡二刀心頭狂跳,看著劉袖從他面前走過,愣是沒敢吭一聲。

    好在,劉袖去的是侯爺那邊,胡二刀這才松了口氣,連忙帶著劉元跟上去。

    四哥沒好氣的道:“姓胡的你什么意思?一見到五弟你就慫了,綁我綁倒挺緊啊?”

    “抱歉抱歉,小的給四公子松松。”

    “不用了,就這么綁著!哼,我倒要看看,父侯是怎么對待功臣的!”

    現在四哥也硬氣了,今天立下這么大功勞,想必父侯還沒得到消息,也不知因為什么事要綁他,不過等下肯定會親自為他解綁。

    四哥淡定的跟著去見北鳴侯,只是一看到父侯的臉色,他突然就心虛了。

    劉袖先一步進門,北鳴侯還沒發火,可劉元一進來,他立刻便大發雷霆。

    “逆子!畜生!糧倉的事為何不報?為何擅作主張,付之一炬?”

    北鳴侯一頓怒吼,震得劉元耳朵嗡鳴,整個人也懵了。

    他看看老弟,又看看父侯旁邊的林晉,腦袋一時還沒轉過來,不是說,毀掉反賊的糧倉是大功一件嗎?怎么發這么大火?而且,這是老弟的主意啊,干嘛沖著自己來?

    其實北鳴侯不知道反賊的糧倉嗎?他當然知道,至少香閣樂坊那個他早就知道了。

    可這件事絕沒有那么簡單,為此北鳴侯甚至考慮了很久,如果讓那些糧草見光,必然會把振興會得罪死,但要是瞞而不報,還有王同這個不確定因素,對方極有可能在試探他,所以左右都不是人。

    最后北鳴侯決定,制造一場意外,讓那些糧食很偶然地曝光出來,再上報給朝廷,這樣雖然兩邊都不討好,但至少朝廷不會視他為同謀,振興會也不能怨他上交糧食。

    可以說,劉術這個人就是太穩了,太恪守中庸之道,哪路神仙都不愿得罪,所以才氣他們擅作主張。

    北鳴侯一掌拍爛桌子,斥問道:“十幾萬斤的糧食,你知道能養活多少人?還有,誰讓你去招惹落云宗的?你是患了失心瘋嗎!”

    他自然不便說反賊不能得罪,只好拿糧食的珍貴來說事兒,而且還只能拿老四撒氣,因為他有求于劉袖啊!

    “這,這……父侯,其實是……”

    劉元一臉懵逼地看向老弟,不過劉袖被他賣過一次,哪能再給他機會,馬上便搶著開口。

    “四哥,我就說不讓你燒,你偏不聽,抓反賊是好,可糧食是無罪的啊!拿回來上交給朝廷,或者賑災也行啊!”

    “我,我……”四哥已經迷了,那種被人賣了的感覺,真的,真的好氣憤呀!

    劉袖又求情道:“父侯息怒,其實四哥也是一時情急,覺得這是賊臟,便一把火燒了,四哥這是嫉惡如仇,眼里不揉沙子,乃真性情也!”

    北鳴侯:“……”

    林晉:“……”

    四哥:“……”

    到底怎么回事,你心里沒點逼數嗎?你當我們都傻嗎?大家同樣在演戲,憑什么你這么秀?

    北鳴侯強忍著怒氣,今天的罪魁禍首就是劉袖,可偏偏還要他去請名師,否則早就打斷他的狗腿了!

    北鳴侯咬牙切齒的道:“求情也沒用,今天看我不打斷他的狗腿!”

    翻譯過來就是:劉元你個蠢貨,活該你背鍋,誰讓你被人當槍使了?誰讓你去燒糧了,有沒有點腦子?

    結果,屋里響起一片哀嚎,四哥就這么悲劇了……

    秦氏火急火燎地跑過來,一看挨打的竟是劉元?算了沒事了,妾身告辭。

    臨走時秦氏還祭出眼殺,意思是告訴北鳴侯,不許打我兒子,否則后果你懂的!

    然后北鳴侯就沒脾氣了,被這娘倆吃得死死的,惹不起惹不起啊……

    四哥承受老爹的所有怒火,剛才被拍壞的桌子,正好四個腿拿來當棒子,最后全打斷了。

    劉袖只能受累,把四哥抬回去,再吩咐下人敷藥,并安慰道:“骨頭沒事,都是些皮肉傷,父侯還是愛你的,所以四哥要知錯就改,出來混嘛,早晚要還的。”

    “我我……我不想見到你……”

    四哥已經快哭了,這個弟弟不能再要了,太記仇了!

    ……

    其實劉袖燒糧看似魯莽,實則卻是一石三鳥。

    首先,反賊大軍少了這些糧草,勢必會拖延起事的時間,這就給劉袖更多的發育時間,是為其一。

    其二,就是劉袖被綁架的事,如果振興會事發,侯爵府立刻加強戒備,聶三娘也不可能得手,這足以說明北鳴侯畏首畏尾的態度,他怕得罪振興會,可是劉袖早已經得罪了,自然要把老爹拖下水了。

    最后,就是振興會的幕后主子,此人能把振興會栽贓給靳王,無疑是朝堂上的重量級大佬,怕是動動手指,北鳴侯都難以招架。

    所以要防止大佬報復,才更要把事情鬧大,捅到天庭上去,讓大家都知道,北鳴侯已經把振興會得罪死了,誰要是打擊報復,就等于承認與振興會的有關系。

    這樣至少短期之內,北鳴侯在朝堂上算是安全的。

    可以說,劉袖為了這個家,也是煞費苦心了!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额敏县| 左权县| 普定县| 红桥区| 天津市| 都兰县| 六安市| 玉山县| 常山县| 天津市| 镇赉县| 原平市| 青川县| 福海县| 竹山县| 北京市| 阳信县| 响水县| 盐城市| 平度市| 新源县| 定州市| 广平县| 竹溪县| 滁州市| 土默特左旗| 庐江县| 扬州市| 小金县| 宁强县| 彝良县| 正安县| 黄梅县| 塘沽区| 三亚市| 乌拉特后旗| 保德县| 勐海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