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六十六章 一道送命題
    是夜,月黑風高,正是殺人越貨,偷盜放火的好天氣。

    劉袖和寶兒正在房間里,做著羞羞的事……

    “寶兒,你還沒好嗎?我又累又餓,已經堅持不住了!”

    “再等等……馬上,就快了……”

    兩人雙手掌心緊貼,面對面坐在床上,只見寶兒香汗淋漓,雙目緊閉,表情有些辛苦。

    而劉袖也很辛苦,他再次印證了,楊過確實苦逼,陪著姑姑練功,累得跟王八犢子似的,哪像尹志平撿個大漏,事后提上褲子走人。

    不錯,現在劉袖就扮演著過兒的角色,在陪寶兒練《玉女心經》。

    而寶兒正是突破的關鍵時刻,已經折騰了幾個小時,因為她之前的功法已經修到內練四重,然后才換成《玉女心經》,此時又是沖擊內練五重,自然比以前困難百倍。

    劉袖感覺給自己挖了一個坑,欲練此功,必先脫衣服,那都是電視上亂演的,其實根本不是。

    不過男陪練倒是真的,內息之間的陰陽調合,互進互補,但也只是內力而已,并沒有靈與肉的碰撞,總這這功法一點也不香艷,就是個坑!

    雖然劉袖陪寶兒練功,自己也大有精進,但作為一個主角,還要去練功,這本身就很恥辱好嗎?

    正郁悶著,寶兒突然一聲長吟,嬌小的腰身挺得僵直,來了!

    劉袖前列腺一緊,心里狂跳幾下,然后集中心神,運轉內力幫寶兒完成最后一的……突破。

    坑啊!

    “呼呼……哈,哈……”

    寶兒呵氣如蘭,嬌喘不止:“累死我了,終于內練五重了……公子辛苦了,寶兒這就給你下面吃。”

    “我不要吃面,我要吃烤大腰子,烤羊腿,羊槍羊炮!”劉袖任性的道。

    “好的公子,寶兒這就去偷羊,嘻嘻嘻。”

    乖寶兒說著,便出門去了,只要是公子想吃,偷只羊算什么。

    他們最近一直住四合院住,這大半夜的飯店都打烊了,也只能靠偷了。

    可寶兒剛出門,便碰到六七個黑衣人,從天而降,對方聲音極輕,顯然是飛檐走壁的高手,只是運氣不怎么樣,正好撞見寶兒。

    雙方愣了兩秒,其中一個黑衣人壓低聲音,惡狠狠的道:“不許叫,否則殺了你!”

    因為寶兒離他們有十幾米的距離,雖然一個丫環,隨手就能解決了,但喊聲總歸要快過他們的刀,勢必要驚動目標。

    寶兒聞言點了點頭,黑衣人一看,也微微松了口氣,還好這丫環識相。

    “趕快走!我們要的是劉袖,不殺無辜。”那黑衣又低聲警告道。

    “哦。”寶兒應了一聲,便在黑衣人的警惕下,走出四合院,去貴賓樓偷羊了,竟然沒管她家公子。

    寶兒還在想,上次公子半夜要吃雞,就是去貴賓樓偷的,這次要不要換一家?

    等到寶兒走后,幾個黑衣人對視一眼,便有人譏屑道:“那劉袖必是刻薄寡恩之人,下人也見死不救,真是自作自受啊,倒是省了許多麻煩。”

    “嗯,閑話少說,最近北鳴城守備森嚴,趕快抓人出城。”

    “好。”

    說罷,這些黑衣人便悄悄靠近主室,可就在這時,突然又是十幾道身影,從墻外,從房頂,相繼落入院內,瞬間將他們包圍!

    幾個黑衣人心里一沉,等看清來者的穿著服飾,他們的心,就更沉了……

    聶三娘躺在床上,正在看一本《白家神刀》的秘籍,這是劉袖送的,當然她也付出不小的代價。

    忽然聽到外面的響動,聶三娘不禁搖頭:“這已經是第四撥了,還真是執著,連先天高手都沒有,也想抓住那只小狐貍?人家現在可是北鳴侯府的大紅人!”

    “真是一群蠢貨……”

    聶三娘只聽了一下,便不再理會,這本《白家神刀》實在太妙了,她已經看了幾個通宵,也不知劉袖從哪偷來的,若能練成,絕對是天下最快的刀!

    她聶三娘,也會成為江湖第一刀客!

    外面響起打斗聲,但并不大,而且只十幾秒,便再次恢復平靜,仿佛寶兒剛剛出去,也從來沒有人來過……

    其實他們都已經習慣了,這些日子的黑衣人,已經快變成常態了,隔三差五就要來一撥,卻無疑都被侯爵府的高手帶走。

    這次北鳴侯算是下定決心,任何想對劉袖不利的人,來多少滅多少!

    不止是劉袖的店鋪,還有侯府、夜巡、城防,也都加強戒備,不再像以前那樣走形式,如今的北鳴城,才算真正把振興會拒之門外。

    劉袖的一石三鳥,現在已中二鳥,北鳴侯被逼得堅定立場,不能再和反賊玩曖昧,而他也爭取到發育的時間。

    唯有最后一鳥,完全不知道振興會的幕后大佬是誰,自然也不得而知。

    接下來的日子,才是劉袖想要的,每天生意火爆,每天吃喝玩樂,有事寶兒干,沒事干……

    沒事的時候他就學習,搞研究,搞學術,把前世許多珍貴的記憶調出來,在紙上寫寫畫畫。

    當然,還有撩撩三娘,逗逗寶兒,他覺得這才是人生的巔峰。

    只是想保住這種日子,首先必須足夠強大,才能在這場動亂中存活下來,然后,就是一道關鍵的選擇題了!

    劉袖仰望星空,吃著寶兒剛烤好的大腰子,嘆道:“到底該選誰呢?選不好,這就是送命題啊……”

    “公子要選什么?”寶兒好奇的問道,倒也沒耽誤烤羊腿,這會已經滋滋冒油了。

    劉袖道:“寶兒我問你,如果讓你參軍,你是參加朝廷的正規軍,還是敵對的義軍?假設雙方勢均力敵,沒人知道誰會贏,你怎么選?”

    “當然是正規軍了。”寶兒理所當然的道。

    “為什么?”

    “因為正規呀。”

    “……”

    好吧,劉袖竟無言以對。

    寶兒又道:“大道理寶兒也懂,跟公子讀了這么多書,自然知道忠孝禮義,可義軍只是說的好聽,其實就是反賊,是為不忠,你看振興會的分堂被滅,便是天道有報。”

    劉袖辯駁道:“那是他們倒霉,而振興會很多時候,做的都是義事,比如殺富濟貧,鏟除貪官。”

    “殺富濟貧是義事?”寶兒不認同道:“我們侯府還富呢,憑什么富就該殺?窮就可以坐享其成?那些所謂的義,是用殺人來實現,這叫什么義?而且,殺貪官也是殺人,殺人就是不對。”

    劉袖再一次無言以對,他忽然覺得,小寶兒有大智慧啊,自己一個現代人,怎么都沒想到呢?

    慚愧慚愧,今天竟然被寶兒上了一課!

    劉袖笑道:“寶兒說的很好,我知道該怎么選了。”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象州县| 旌德县| 凤翔县| 上高县| 浮山县| 石河子市| 新余市| 建阳市| 玛纳斯县| 高清| 沂水县| 信阳市| 忻州市| 民勤县| 泾阳县| 新津县| 高州市| 布尔津县| 灵寿县| 阿勒泰市| 双峰县| 海宁市| 永兴县| 泰州市| 抚松县| 福安市| 商都县| 安龙县| 金塔县| 调兵山市| 桓台县| 奇台县| 巴林右旗| 阿克| 出国| 玛多县| 昌黎县| 治多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