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七十五章 鹿小姐,騷狐貍,開撕!
    劉袖來到這個世界,不知不覺,已經一個多月了。

    從猥瑣發育,到坑蒙拐騙,再到試練上的一鳴驚人,隨后端掉振興會分堂,文武雙絕的開業,火燒糧倉,吊打落云宗,收留五千多難民,辦工廠,練民兵……

    他自己算了算,還真挺能折騰的,在主角這一塊,他是輸不給任何一家了!

    不過,要說連外國人都給招來了,未免有些夸張了。

    劉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東武侯,因為自己再怎么浪,也浪不到土蠻國去,或者說他這點錢和秘籍,還不足以讓一個外族勢力覬覦,甚至出動大批高手搶奪,這已經上升到外交層面了。

    雖說蠻族也沒什么外交,但高手可是很值錢的,劉袖不相信自己有這么大魅力。

    所以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有人暗中搞鬼,或者直接買兇,或者在蠻族造謠,比如說劉袖手里有屠龍刀,能號令天下,你們都來搶吧。

    劉袖是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換位思考一下,既然東武侯能用幾千流民來坑他們,自然也會利用“絕世武功”來給他拉仇恨。

    之后,劉袖要聶三娘動用一切手段,追查蠻族高手的目的,雖然幾乎可以排除什么政治暗殺,但他也不得不防,還要讓侯府加強戒備,別讓北鳴侯出了什么事。

    而土蠻國的動作,和振興會的蓄謀,劉袖也認為很可能有所聯系,最壞的結果就是,蠻族知道北運省要大亂,派出這些高手之后,還會順便大撈一筆,甚至還有大軍在后面等著,就是趁你亂,要你命!

    劉袖想到古代的匈奴,韃靼,突厥,這土蠻國的套路,簡直如出一轍,最大的生產力就是搶。

    唯一不同的是,這個世界武道比較高端,蠻族雖然善戰,但武道底蘊并不深,最怕大運國的那幾個大宗師,所以只是在邊界搞搞事情,真正大規矩的國戰并沒有。

    不過對于劉袖來說,在北運省搞事情,就已經是大事了,何況這次是北鳴城。

    他必須盡早做準備,還要找出那個罪魁禍首,如果查不到,就算在東武侯頭上,反正這個老匹夫也該死。

    只要威脅到他的人,一律按殺父仇人處理。

    …………

    第二天一早,劉袖先到了十里坡,鹿小姐也很準時,還帶了十幾個人,都是鹿家布坊的老員工,技術和經驗都十分豐富。

    而十里坡的一千女丁,除了一百多個女漢子加入民兵團,剩下的全部由鹿家接管。

    還有正在建設的布坊,生產線方面也由鹿家負責,一切交接的很順利。

    劉袖忙得沒時間去想鹿靈溪的面具,可對方總是戴著一張丑出天際的臉,在他面前晃來晃去,劉袖幾次忍不住想一把揭下來,心里這個癢癢啊!

    “劉公子,我覺得你最好在女工中間,選出幾個管事的,這樣更方便上傳下達。”

    鹿小姐工作很認真,也很尊重合作方,但劉袖卻嫌瑣事太多,倉庫排風要問他,廚房食堂也問他,自己是甩手掌柜好不好?

    “一切全憑鹿小姐作主。”

    這是劉袖今天說得最多的一句話,然后鹿靈溪就去安排,一會又回來找他,廁所的問題必須盡快解決……

    一直到中午時分,聶三娘來了。

    看看人家騷狐貍,出門都是輕紗遮面,再騷也不給你們看,你鹿小姐就不能學學嗎?

    不過想想,面具也是一個意思吧,區別就在于惡不惡心別人。

    鹿靈溪遇到戴面紗的聶三娘,兩人對視了幾秒,后者驚嘆道:“小沒良心的,原來你喜歡這種口味?難怪都不愿意碰我!”

    劉袖:“……”

    鹿靈溪:“……”

    這騷狐貍太強了,語不驚人死不休,劉袖也沒辦法。

    你以為他不想嗎?可每次都以失敗告終,聶三娘總是撩完了就立刻變臉,要么是這幾天不方便,要么說自己下邊抹了巨毒,總之會讓劉袖瞬間進入賢者時間。

    不過鹿小姐可不是好欺負的,她馬上回擊道:“讓這位姐姐見笑了,公子的眼光確實不一樣,但也沒什么好奇怪的,畢竟不是每個男人都喜歡下賤的女子。”

    劉袖:“……”

    這個更猛啊!他仿佛聞到一股火藥味,這是一上來就開撕啊!

    聶三娘愣了一下,隨即瞇著眼睛笑道:“這位是鹿家小姐吧?出身富賈之家的千金,哪像我們這種賤命,每天和公子睡在一個屋檐,卻連名分都沒有,我寧愿像妹妹這么丑,就不會被人作踐了。”

    劉袖:“……”

    尼瑪啊!你們什么仇什么怨?我還一句話沒說呢,你們扯上我干嘛?一個屋檐又特么不是一個屋!

    其實這事先怪騷狐貍,她說劉袖口味有問題,不就是說鹿小姐的相貌嗎,還有鹿小姐也是,故意把劉袖說成喜歡自己的樣子,還直指對方下賤。

    這聶三娘能忍嗎?當場懟回去,我們還天天睡一起呢,像你這么丑就沒人睡。

    結果劉袖完全是躺槍啊!

    此時,鹿靈溪一臉厭惡地看著劉袖,那眼神分明是說:你居然和這種賤女人睡在一起?呵呵,真是婊子配狗!

    而聶三娘還風騷地撩了撩頭發,要不是怕被人認出來,恐怕就會摘下面紗,讓對方看看了。

    一時間,劉袖被夾在中間,除了尷尬也有些火大。

    他沒好氣的道:“既然二位一見如故,那你們就慢慢聊吧,告辭。”

    老子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站住!”

    聶三娘和鹿靈溪同時開口,說完兩個人又對視一眼,仿佛高壓電之間的碰撞,劉袖簡直都迷了。

    接著鹿小姐冷哼道:“你要去哪?我還有織布機的事情和你說,這個很重要。”

    騷狐貍也不甘示弱道:“綁匪已經到北鳴城了,哪個更重要你自己惦量……”

    話音未落,遠處突然傳來一陣打斗聲,只見其中一方,正是侯府派來保護劉袖的高手!

    還有人大喊著:“公子快跑!這些人太強……啊……”

    死了!

    那名侯府高手倒在血泊中,敵人竟然有十數人,而且個個身手了得,一上來便是一邊倒的局面。

    緊接著,又有幾個速度極快的身影,朝劉袖這邊飛掠而來!

    這一瞬間,劉袖心里一萬個臥槽,他怒瞪聶三娘:“你怎么不早說!!”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丹棱县| 溧水县| 嘉兴市| 福贡县| 岳阳市| 永平县| 姚安县| 山阳县| 乐都县| 江达县| 寿光市| 茶陵县| 高邑县| 苍溪县| 太白县| 岚皋县| 麦盖提县| 舞钢市| 沈阳市| 西畴县| 东兴市| 自贡市| 安顺市| 汕头市| 平谷区| 安阳县| 民丰县| 神池县| 海伦市| 德阳市| 浦县| 武夷山市| 东乡县| 望奎县| 梅河口市| 湘潭县| 青海省| 福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