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七十八章 你確定殺得了我?
    劉袖實在沒想到,原本這個脫身方案,最難的就是不驚屋里的先天胖子,結果這些人也太配合了,比他還不想驚動。

    “都特么閉嘴,想發財就一起發,否則誰也好!”

    一個修為最高的外練九重,還維持起秩序,劉袖差點沒笑出來。

    “對對,大家別急,出來混都不容易,有錢一起賺,在下別的沒有,就是武功秘籍多,人人都有份。”

    說著,劉袖就開始發圈,還真是人人有份,他居然準備好四套武功秘密,什么梯云縱,獅吼功,都是貨真假實的秘籍,一點水分沒參!

    這些人修為最低也是六重七重,自然都很識貨,甚至一眼就能看出,這絕對是千金難求的好東西!

    拿到秘籍的人,都愛不釋手地翻看著,之前那綁匪還惡狠狠的說道:“接著寫!想吃飯就別偷懶,最少每人再來一部,否則屎都不給你吃!”

    說完馬上有人附和:“對,快點寫,如果天亮之前不寫完,老子就弄死你。”

    劉袖一臉哀鴻,可是沒等開口,刀便架到脖子上,嚇得他趕緊奮筆疾書,四個蠻人相視一笑,眼中全是戲虐。

    夜,依然靜謐。

    守夜的繼續守夜,睡覺的繼續裝睡,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

    劉袖碼了一個通宵,似乎已經餓得有氣無力,等到天將微亮之時,總算是寫完四部秘籍。

    大伙立刻就給瓜分了,然后為了堵他的嘴,倒是拿來一些食物和水。

    可誰知劉袖卻都給了鹿靈溪,讓人大跌眼鏡。

    你小子行啊!反正吃的就這些,你想當情種就餓著好了。

    然而,聶三娘卻有些疑惑,不是因為劉袖沒給她,畢竟鹿靈溪不是練武之人,這一點也無可厚非,關鍵是劉袖的目的。

    他主動用秘籍賄賂對方,如果只是為了一口吃的,聶三娘是打死也不信,這小子比猴兒還精呢,就連放個屁都有目的,這么做肯定有預謀。

    可是送出一堆秘籍,換回一些吃的給鹿靈溪,這又有什么用?他到底要如何脫身?

    聶三娘看了看丘林海的房間,此時天色已亮,劉袖已經錯過最佳的逃跑機會,她實在想不通。

    另一邊,鹿小姐已經感動得一塌糊涂,一直拼命搖頭,我不吃我不吃,你吃!

    結果綁匪直接把整個饅頭,都塞到她嘴里,反正已經給你了。

    之后,岳林海起床出來,那些人又開始生火做飯,看來還要再逗留一天。

    而劉袖又開始苦逼的碼字,一切都和昨天一樣。

    可是他們剛吃完早飯,劉袖便把筆一扔,大叫道:“不寫了!你MP的,快給老子弄吃的!”

    丘林海:“???”

    眾綁匪:“???”

    這小子碼字碼瘋了?想找死嗎?

    之前打鹿小姐主意的那人霍然起身,捏著拳頭罵罵咧咧地走過來。

    “瑪德,你活膩是吧,還敢大呼小叫,看來昨天是打得輕了……”

    說著,他已經走到劉袖面前,掄起拳頭就往臉上打,顯然是既要報仇,又不讓劉袖說出昨晚的事。

    只不過,這一瞬間,他好像看到劉袖在笑,而且笑得還挺燦爛。

    而下一刻,他便見到劉袖親自示范昨晚的點穴手,點下他身上的幾處大穴。

    接著,他就不能動了……

    那蠻人又驚又怒,你都被捆成粽子了,就剩一只手,還敢點我?

    接著,丘林海等人也是一愣,不過他們只有憤怒,沒有警惕,就像困在籠子里的老鼠,突然咬了你一口。

    丘林海冷冷的道:“找死,把他腦袋砍了,回去復命。”

    “是!”

    另外三人應道,便獰笑著抽出刀。

    可劉袖卻好整以暇的道:“怎么?不要秘籍了嗎?不怕北鳴侯爵府的報復嗎?”

    “哈哈哈哈!”丘林海笑得肥肉直顫:“你以為你那些秘籍,和區區北鳴侯,就能保你性命?真是太天真了,等到了下面,再好好想想吧!”

    此刻,劉袖心里的一個疑惑,總算是解開了,那就是對方的動機。

    顯然武功秘籍只是順便,還不足以引來外族的覬覦,那么就是有人買兇了。

    劉袖思索道:“看來是有人付出足夠的代價,要取我的小命了?”

    丘林海笑道:“還不算太笨,可惜你明白的太晚了,那些武功秘籍確實值點錢,但你也必須死,最多給你一個痛快。”

    “哦?你確定殺得了我?”

    劉袖一臉玩味的道,那副到死也要裝逼的樣子,氣得鹿小姐大叫道:“白癡!你快跑啊!他們真的會殺了你!”

    “哈哈哈,跑?就算把繩子解開,你覺得他跑得了嗎?”

    丘林海大勢所在,完全不擔心劉袖能飛出他的手心,堂堂先天高手會讓一個小武者跑了,連理論上都不存在!

    聶三娘也在暗暗搖頭,雖然早料到這一幕,但真的要看著劉袖死在眼前,她心里忽然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是不忍心嗎?

    這種人有什么可同情的,就算以前的恩怨不提,一個無關緊要的人死了,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為什么,心里還有些隱隱作痛……

    這些蠻族笑得肆無忌憚,完全把劉袖當作垂死的螞蚱,任你再怎么跳,也要被一腳踩死。

    鹿靈溪已經哭成淚人,她總覺得以劉袖的狡猾和無恥,肯定有辦法逃跑,而他之所以不走,也許是為了她?

    這個念頭很難讓人相信,但不知為何,鹿靈溪就是有這種感覺,可能女人的直覺。

    她一直在哭,在喊,要劉袖趕快跑……

    而丘林海卻很享受這種聲音,這是一個強者俯瞰弱者的樂趣,不過他還要說話算話,給劉袖一個痛快。

    “動手吧,一刀把腦袋砍下來。”

    “是!嘿嘿嘿。”

    一名蠻族搶著跑到劉袖面前,手中的大刀高高揚起。

    可是下一刻,他突然身體僵硬,面露駭然,死死捂著胸口,驚恐道:“我我……我好像……中毒了!”

    “不是好像,你就是中毒了。”

    劉袖笑著說道,笑得如沐春風,而后手指一動,便多了一把小刀,也不見他有何動作,身上的繩子便一截截脫落!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温州市| 长泰县| 天津市| 鸡西市| 加查县| 石林| 大埔县| 噶尔县| 抚宁县| 桐庐县| 安仁县| 贵定县| 扎鲁特旗| 静海县| 东港市| 汝南县| 鄱阳县| 缙云县| 磴口县| 泾川县| 鄢陵县| 营口市| 神木县| 伊宁县| 上蔡县| 阿拉善左旗| 宜宾县| 大城县| 宁武县| 济阳县| 临湘市| 电白县| 汝州市| 得荣县| 威远县| 中方县| 巴中市| 黔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