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八十五章 東武侯你不厚道
    劉袖說走就走,那些侍衛立刻不會玩了,連忙看向門后。

    這時,薛南只得恨恨地走出來,故作驚訝的道:“咦?這不是北鳴侯的五公子嗎?怎么不進門就要走,莫非有怠慢之處?”

    劉袖頓住腳步,仿佛看智障一樣地回過頭。

    “你們門口放幾柴犬,逢人便咬,不是怠慢是什么?”

    “你……”

    薛南頓時臉一黑,他不是第一次見識劉袖這張嘴了,沒理還要咬三分,何況這廝今天是客人。

    如果可以的話,薛南真想把他轟東武城,但今天要一血前恥,怎么能讓劉袖走呢?

    “來的即是客,你們怎么能狗眼看人低呢?”薛南瞪了侍衛一眼,又笑道:“劉公子別和下人一般見識,請吧。”

    薛南雖是在訓斥下人,但也間接地貶低了劉袖,連下人都看不起你,劉袖又能聽不出。

    不過這種腦殘的招數,他實在懶得接招,直接擺了擺手。

    “少廢話,帶路。”

    “你!”

    薛南差點被懟吐血,他可是堂堂東武侯世子,怎么就成帶路的了?還一副呼來喝去的口氣,真是豈有此理!

    可這時,寶兒卻開口道:“公子,這里好像不歡迎我們,還是走吧,反正侯爺只是讓我們應付一下。”

    “……”

    薛南一聽是來應付的,更怕他們走了,趕緊放下姿態道:“好好,本世子就給劉公子帶路,權當是替下人賠罪了,劉公子,里面請吧!”

    劉袖看了看對方的賤樣,又看了看一臉無辜的寶兒,不禁豎起大拇指,然后大搖大擺地從薛南和幾個侍衛身旁走過,目不斜視,就像領導來視察一樣。

    薛南愣了半晌,直到劉袖等人都進了府,他才回過味兒來。

    尼瑪,我怕是被他們耍了吧!

    眾侍衛一臉同情地看著世子,心里暗暗搖頭,差距啊!

    進門的一點小插曲,并不影響劉袖的戰意,他今天就是來戰斗的,怎么會走呢?

    “劉公子?哈哈,好久不見啊!”

    剛到會客廳,便聽見王同的笑聲,劉袖也精神一振,這位北運省的三品大員也來了,那就再好不過了。

    劉袖熱情地上前道:“王大人!還有仲大人,顧大人,李大人……我想死你們了!”

    他一口氣道出五六個大人,其他人都看得一愣一愣的,這家伙是誰?和北運省的官員這么熟?好年輕,好面生啊?

    等等,姓劉的……莫非是北鳴侯世子?

    另一邊,薛南對下人使了個眼色,立刻有人唱道:“北鳴侯第五子到!”

    這也是薛南精心設計的,為了打劉袖的臉,故意讓人不報名字,還把第五子說得很重,因為在北運省,大多只知道北鳴侯有個廢物兒子,排行老五。

    不過薛南卻失算了,他一看劉袖竟然被王同等人圍在中間,那些官員都非常客氣,儼然變成全場的焦點,這打臉效果不僅沒出來,反倒像在隆重介紹劉袖。

    薛南一臉懵逼,怎么會這樣?

    他哪知道,這都是劉袖送禮的因果,當初在北鳴城大家一起剿匪,劉袖把每個人都【解析】一遍,事后又把解析結果送給他們,自然換來所有人的感激,連王同都不例外。

    此刻,其他人都暗暗記住劉袖的樣子,沒人會想什么廢物,只認為此子必定不凡,否則就算北鳴侯到場,也不過如此,一個后輩能讓這些人看重,必然不是池中物!

    劉袖那邊的聲音比誰都大,薛南想說,我才是今天的主角好嗎?

    但是沒人搭理他,一直到東武侯薛磬出場,旁邊還有一個仙風道骨的長者,薛南終于看到救星。

    哼!等著吧,不用你得意,馬上就有你哭的!

    薛南振作精神,整理了一下衣服,邁步迎上去。

    這時,大家的目光都落在東武侯那里,劉袖也聽到有人議論。

    “你們看,東武侯旁邊那位,想必就是北運省的名師,范維吧?”

    “應該是了,不過范師好像是準名師吧?聽說與真正的名師還差一線。”

    “不錯,但就算準名師,也是相當了得,多少人想拜入他門下呢!”

    “薛南世子好命啊……”

    東武侯薛磬一邊往前走,一邊與賓客寒暄,臉上紅光滿面,笑容不斷,等走到王同這里,看到劉袖竟然也在,不禁表情微變。

    他也沒想到,劉袖會和王同有故,而且看樣子交情還不錯?

    東武侯不動聲色的道:“王大人,諸位大人,可是許久沒來我這東武城了,今天可要多喝幾杯啊!”

    王同等人紛紛抱拳:“參見東武侯爵,侯爺這一聲大人,實在令我們等惶恐。”

    按照大運國的體制,三等侯爵是二品,二等侯爵是從一品,一等侯則是一品,反正只要是侯,便與北運省總督平級,自然比王同等人位高。

    不過很多諸侯,在朝中并沒有實權,只是有自己的封地,混得好的叫土皇帝,混不好的就是個地主。

    而封地又莫非王土,就像東武侯和北鳴侯,封地都在北運省,一些商貿、農貿、科舉等方面,還要仰仗總督府,但諸侯和封疆大吏又有本質上的矛盾,關系就比較微妙了。

    當然了,面子上必須做足,東武侯一番客氣之后,似乎才發現劉袖,又若無其事的道:“這不是劉五公子嗎?歡迎歡迎。”

    說完,東武侯便要略過,這敷衍的就太明顯了,根本就是無視,和請柬上死乞白賴的請劉袖務必到場,簡直天差地別。

    而在場的大多心中了然,東武侯與北鳴侯素來不合,兩家斗了十幾年,倒也不足為奇。

    可東武侯剛要走,卻被劉袖攔住,后者笑吟吟的道:“上次北鳴城一別,東武侯風采依舊啊!”

    嗯?東武侯皺了皺眉,這人怎么沒皮沒臉嗎?而且你是晚輩,口氣卻像平輩論交一樣,你家里沒教過你禮節嗎?

    “還好還好。”東武侯不悅的道。

    劉袖接著又道:“不過東武侯你有些不厚道啊,上次把六千流民送到北鳴城,說好了還要送糧過來,怎么就沒下文了?”

    “送糧?”東武侯臉色一沉,這小子是想挑事嗎?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眉山市| 游戏| 筠连县| 大田县| 永平县| 本溪市| 南澳县| 云南省| 武清区| 渭源县| 舞阳县| 东平县| 栾川县| 咸丰县| 扎兰屯市| 监利县| 澜沧| 台州市| 临安市| 信宜市| 盐城市| 会泽县| 济宁市| 新乡县| 连州市| 什邡市| 平山县| 宜宾县| 曲麻莱县| 遂平县| 大田县| 治多县| 衡山县| 开封市| 河间市| 乐东| 崇州市| 五常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