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九十一章 邊界的馬賊
    兩日后。

    東武城百里之外的官道上。

    劉袖收起平時的嬉皮笑臉,抱拳道:“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王大人,就到這里吧,每一次的離別,都是為了下次更好的重逢……”

    “等會,你好好說話不行嗎?”

    王同一陣惡寒,這突如其來的一首好詩,從這貨嘴里出來,怎么就這么別扭呢?而且跟你重逢有好事嗎?

    劉袖無奈道:“好吧,王大人送到這里就行了,再往前意義就不一樣了,你是北運省的大員,就算我們一見如故,相交莫逆,也不好做得太明顯。”

    王同滿頭黑線:“一見如故和相交莫逆可以省略了,我只是還你一個人情,絕對不是幫你坑東武侯!”

    “了解了解。”劉袖笑道:“那這個人情我也記下了,以后王大人有事盡管吩咐,若是力所能及,又不花錢的,我肯定沒問題!”

    “呵呵。”

    王同嘴角抽了抽,這家伙每次都能把天聊死,習慣了。

    “王大人,就此別過,保重。”

    “嗯,劉公子此去小心,告辭。”

    最后,兩人抱了抱拳,便分道揚鑣。

    王同踏上回往省城的官道,心里不免有些擔憂,前面還有一百多里,才能離開薛家封地,東武侯會這樣算了嗎?

    本來以劉袖的狡猾,根本不用替他操心,可是帶著浩浩蕩蕩的運糧大軍,人家想對付你太容易了。

    何況趕車的車夫,都是東武城附近的百姓,指望不上不說,還可能混進來東武侯的奸細,劉袖要如何應付?

    “大人,你是擔心薛家不會善罷甘休?”仲楊開口問道。

    王同點了點頭,嘆道:“劉公子這步棋,走得太險了!”

    “我倒覺得未必。”仲楊微微笑道:“大人還記得上次,對付振興會的一個分堂,他便有幾手布置,又躲在后面不肯靠前,這種比泥鰍還滑的家伙,又怎會以身犯險?如果此行危機四伏,我覺得他寧可扔下糧食,自己逃跑。”

    扔糧逃跑?真相了!

    王同啞失笑道:“不錯不錯,以那小子的德性,必定還有后手,就算不行,他也會腳底抹油,跑得比誰都快,東武侯想收拾他,難啊!”

    仲楊道:“想來如此了,不過大人,東武侯屯糧一事,您怎么看?”

    王同目光一凌,淡淡說道:“其心可誅。”

    …………

    次日傍晚,劉袖的運糧大軍,無驚無險地來到邊界處,再穿過一個山谷,便是北鳴侯的地盤了。

    不過此時天色已晚,馬車負重勞頓,不宜再貪黑趕路,只能先在山谷外落腳。

    劉袖吩咐道:“把糧車都聚在一起,夜晚輪流看守,本公子掐指一算,這一帶可能會突然多出一伙盜匪,都打起精神來。”

    眾人應下,然后分頭去布置。

    劉袖帶來的這十人,都是侯府的好手,警惕性自然不缺,如今已經到了邊界,若是真有人想動手,今晚便是絕佳的機會。

    而且地形也很有利,兩側山巒,背靠山谷,另一邊是稀疏的樹林,既能隱藏形跡,又能快速突襲。

    其實大家都勸過劉袖,白天可以慢點走,等晚上找個有利地勢過夜,第二天再一口氣穿過邊界。

    可劉袖卻不以為然,還是照常趕路,結果就這樣,到了邊界正好是晚上,過不了這個山谷又把自己置身險地。

    現在他倒是掐指一算,想起來有盜匪了,大伙想說,你早干嘛了?

    不過隊伍中,劉袖是絕對的領袖,誰都不敢置疑,連四公子都說,聽老弟沒錯,不信賭一把?

    車隊安頓好之后,就已經入夜了。

    冷風吹動著樹林,發出沙沙聲響,如今已是冬至,雖然北運省的冬天不太冷,但這里荒郊野外的,山谷的地形又是天然的風口,凍得大伙都縮成一團,只盼這天趕快亮起來。

    也只有五公子,隨行帶著帳篷,暖爐,棉被,薰香,木碳,烤肉……這會吃飽喝得了,正睡得香呢!

    夜,越來越靜。

    一直到三更天,殺人放火的吉時,突然一陣驚呼聲,劃破了夜空!

    “敵襲!敵襲……”

    只見呼聲未止,便有大群馬賊沖出樹林,個個手持大刀,被月光映得更加森然肅殺。

    這伙馬賊速度極快,卻又行進有素,怕是北鳴軍的精銳,也未必可及,而且人數竟有五百余眾,轉眼間,便將糧隊的營地團團包圍。

    而運糧的隊伍中,除了北鳴侯爵府的十數人,便只有百余名車夫,此刻全都驚醒。

    根本毫無懸念,看著那明晃晃的大刀,這些百姓立刻跪地抱頭,哪還有半點反抗之心。

    可帶頭的馬賊,卻舉起刀,低喝一聲。

    “殺。”

    一瞬間,無數把屠刀高高舉起,殺戮降臨!

    四哥臉色慘白的道:“老老老……老弟,這回你又中了!”

    這時劉袖已經跑出帳篷,二話不說,便抓起四哥的衣領,而后縱身一躍,便是幾丈開外。

    劉袖帶上四哥撒腿就跑,比敵人來的還快,而其他侯府的好手,也化作鳥獸散,仗著個人修為,分頭突圍。

    不過馬賊頭領只盯著劉袖,大喝道:“攔住他!”

    “噗噗噗……”

    只見劉袖單手一抬,前面的幾個馬賊,便同時捂住喉嚨,根本沒看到是什么暗器,就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轉眼之間,劉袖便憑借手上的飛刀,和頂級的身法,殺出重圍。

    那馬賊頭領緊緊鎖定他逃走的方向:“他要進山谷,追!”

    短暫的殺戮,卻已經血流成河,那些車夫無一幸免,人命在這一刻,賤如草履!

    此刻,這五百余眾馬賊,又拎著血淋淋的屠刀,殺向前方的山谷,甚至有幾個修為高強,已經棄馬展開輕功,緊緊追著劉袖不放。

    “別讓他跑了,他身上有的是銀子!”

    “分頭追,這山谷不大,他跑不掉的!”

    “殺……”

    這些馬賊喊的很大聲,劉袖在面前聽得一清二楚。

    四哥被老弟拎著,只能弱弱的建議道:“他們只是圖錢,你要不要把身上的金票……都扔出去?”

    扔錢?劉袖鄙視道:“你猜扔你和扔錢,哪個更容易跑掉?”

    “我……我是你親哥啊……”

    四哥差點嚇尿,可就在這時,劉袖卻突然頓住腳,轉向面向馬賊。

    竟然不跑了!

    四哥,尿……

    (未尿完,待續。)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长子县| 光山县| 和田县| 宾阳县| 芦溪县| 新乡县| 滦平县| 江口县| 龙陵县| 巨野县| 叙永县| 芒康县| 镇赉县| 白山市| 黄大仙区| 阳江市| 景东| 台山市| 揭阳市| 平度市| 额敏县| 个旧市| 沙坪坝区| 云梦县| 靖远县| 普洱| 九龙县| 洪湖市| 霍林郭勒市| 塔城市| 措勤县| 黎平县| 阳泉市| 亚东县| 集贤县| 五常市| 东海县| 泸溪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