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九十四章 生意做大了,當然要貸款了!
    劉袖也沒想到,這么順利就拿到那片鐵礦,是老爹突然開竅了?還是有什么隱情?

    他來到十里坡,暫時放下心里的疑惑,先去見了康有壽。

    這倔老頭正在煉鐵,如今采用劉袖的冶煉方法,康有壽如同打開了另一扇門,每天都泡在鐵匠鋪里研究,樂此不疲。

    原本這個世界的練鐵技術,相當于古代的灌鐵工藝,就是將生鐵燒成熟鐵,再和生鐵一起加熱,由于生鐵的熔點低,易于熔化,便能灌入熟鐵中。

    這樣只要配好生熟比例,便能調整碳的含量,再經過反復鍛打,就得到質地均勻的精鐵。

    當然了,這種精鐵只是相對而言,與現代的鋼材有很大差距,因為溫度只能達到1000多度,不能化作鋼水,煉出來的只能叫“塊煉鐵”,打造的兵器也是既硬又脆,韌性則差了很多。

    哪怕是康師傅這種兵器大師,也只能將熔爐達到1300度左右,再憑借高超的技藝,一手鉗著熟鐵翻轉,一手持生鐵澆淋,再加上控制爐溫,就已經非常難得了。

    可盡管如此,也只是半膠融狀態,不能作成液態鐵水,就不能有效降低碳含量,排出各種雜質,還是不能算精鋼。

    而劉袖解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溫度,在沒有現代工藝的情況下,一種老外發明的煉鋼方法,便是最佳之選。

    坩堝煉鋼法。

    用石墨和黏土制成坩堝,將原鐵放入封閉的坩堝中,在外面加熱,形成完全高壓高溫狀態,便能達到1500度以上的鐵水熔點。

    換句話說,就是解決了爐的問題,至于剩下的,劉袖完全是小白,哪怕【記憶】功能再強大,他前世沒接過完整的坩堝煉鋼工藝,自然無法憑空調取記憶。

    所以就交給康師傅了,用你做方便面的精神,接著我的思路往下弄。

    之后果然不負所望,康有壽馬上在坩堝的基礎上,又研究出鐵料的除氧,提純,澆鑄,塑形,精磨,等等一整套工藝。

    甚至更讓劉袖驚喜的,這老頭還研究出鐵料如何吸收石墨中的碳,如何熔煉成高碳鋼水。

    這樣的鋼除了做兵器,還叫作工具鋼,硬度和耐高溫極強,能用來做工具、機器、模具等等,用途十分廣泛。

    而民兵團那些锃光瓦亮的鐵背心,便是康有壽的第一批試驗品,非常成功。

    接下來,整套護甲先不著急了,武器才是關鍵。

    這兩天康有壽又在研究劉袖的圖紙,三棱軍刺和十字弩。

    “小子,你來得正好,關于這個三棱刺,老夫有個不成熟的想法。”

    康有壽一見到劉袖,從來不會聊別的,都是專業性問題。

    “你看這三個血槽,我反復研究過,已經在放血方面,加以改良,捅一下至少放一斤血!可是你說的循環槽,什么一邊放血,一邊引入空氣,形成空氣血栓……這個就有問題了。”

    劉袖接過三棱刺的樣品,聽完之后道:“你覺得要怎么解決呢?”

    “我認為犧牲一點鋒利,將一個槽連接另外兩個槽循環,這樣刺入的力量,加上人體的瞬間收縮,便能達到引入空氣和同時放血的效果。”康有壽很認真的道。

    劉袖點點頭:“就按你說的辦,反正我也不懂。”

    康有壽:“……”

    好像對牛彈了個琴,現在康有壽也搞不懂他,明明有這么驚艷的設計,天馬行空的想法,又好像真的什么都不懂。

    這是什么鬼才?不懂你能想出來空氣栓和放血?不懂你能畫出來十字弩?

    這小子肯定是裝的,就想讓我請教他,然后他好裝逼,奶奶個腿的,我就不信我搞不定!

    康有壽內心各種加戲,最后就和劉袖鉚上勁了,結果劉袖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趕了出來。

    不過想想,鐵礦的事和康老頭說也沒什么大用,還是自己去吧,只要把鐵料送過來便好。

    隨后劉袖又去了紡織廠,鹿小姐不在,一問是去聯絡渠道了。

    第一批成衣已經開始制作,樣品之前劉袖在喜春樓看過,也摸過,樣式沒得說,手感也不錯。

    軟軟的。

    滑滑的。

    還有彈性……

    在整個流水線轉了一圈,劉袖懵逼的進來,又一臉懵逼的出去,完全看不懂。

    再去原料加工,織布染布看看,還是懵逼進懵逼出。

    真是不穿越不知道,一塊小小的面料,也有這么多學問。

    還好有鹿小姐和鹿家布坊,否則自己的紡織廠剛建起來,就要去騙貸款然后外兌了!

    想到貸款,劉袖又想到齊行長,和寶昌錢莊。

    生意做大了,當然要貸款了!

    他離開十里坡,又回到城內,去了寶晶錢莊,可是一進門,齊掌柜便如臨大敵。

    “劉公子稀客,不知有何指教?”

    “嗯?這么緊張干嘛,你欠我錢嗎?”

    劉袖說著,便不客氣地坐下,還敲了敲桌上的茶杯。

    齊掌柜深呼吸,再呼吸,然后才道:“給劉公子看茶,要最便宜的野菊花。”

    “靠!你怎么不直接上涼白開?”劉袖鄙視道。

    齊掌柜一想:“對,還是上白開水吧。”

    伙計跑去燒水了,劉袖都迷了:“你怎么這么扣啊?”

    “劉公子莫怪,實在是窮得揭不開鍋了。”齊掌柜面無表情的道:“上次北鳴城試練,有人在我這押了兩千兩黃金,買你奪魁,然后一賠十……”

    這是一個有血有淚的故事,劉袖一拍額頭,也想起來了。

    他郁悶道:“你就知足吧,我在別處買的一賠九,早知道你敢賠十,哼哼……”

    齊掌柜嘴角抽了抽:“劉公子,咱下回不帶這么玩的,有錢一起賺不好嗎?你早告訴我的話,我也能讓你賺得更多啊!”

    “算了,舊事莫提,我這次來,就是讓你賺錢的。”劉袖道出此行的用意:“我來找你借錢。”

    “借錢?劉公子已經日進斗金了,還需要借錢?”齊掌柜疑惑道。

    雖然借錢有利可賺,但也要問題清楚,他總覺得和劉袖打交道,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劉袖道:“最近搞了點新項目,比如倒糧,辦廠,煉鐵,采礦,到處都是用錢的地方,齊掌柜當然知道錢生錢的道理吧?”

    “你還倒糧食?辦廠我倒知道,可是這礦……”齊掌柜小心的問道:“不會是你家那個,鬼礦吧!”

    納尼?鬼礦?

    劉袖汗道:“我家貌似就一個礦……”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永顺县| 盐城市| 廊坊市| 高要市| 普陀区| 罗山县| 定日县| 连云港市| 武川县| 台州市| 融水| 阳新县| 延安市| 贵港市| 大关县| 安康市| 合山市| 疏勒县| 内江市| 盐城市| 吉安县| 云梦县| 颍上县| 上林县| 额济纳旗| 绥中县| 丹阳市| 屏南县| 萍乡市| 黄浦区| 衡东县| 沽源县| 凉山| 左云县| 三河市| 南川市| 望谟县| 商都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