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一百零八章 出大事了!
    先天境,悟道通達,超脫內練外練之外,窺探天機,擁有先天內息,凝練先天真氣,是為真正的武道高手。

    就如不大不小的北鳴城,二十萬的人口,武者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但先天境還不到兩手之數,就可見一斑。

    然而今天,在北鳴侯爵府中,卻死了一個先天高手,而且是一刀斃命!

    聞九歌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哪怕陳庚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他也不相信。

    北鳴侯同樣不敢相信,這是袖兒扔的飛刀?那個先天高手不會是假的吧!

    慕容千雪更無法相信,一個和她年齡相仿,甚至可能比她還年輕的人,竟然能秒殺先天?就算京城那幾個妖孽,也做不到吧!

    作為年輕一輩的武道天驕,慕容千雪一直很自負,當然,能被沈大宗師收為弟子,也確實有自負的本錢。

    可今天,她卻被狠狠地打擊了!

    此時,大廳里鴉雀無聲,仿佛都能聽到血流的聲音。

    寶兒已經驚到合不攏嘴,忽然,一張大手摸了摸她的頭,那種熟悉、寵溺的感覺,讓她回過神來,轉頭看向自家公子。

    咦?公子最近又長高了?居然比寶兒高出一頭,唔唔唔好過份吶!

    不過從這個角度看,公子好像更帥了……

    “傻丫頭,發什么呆呢?”

    劉袖的聲音,打破了沉默,但他的眼里只有寶兒,而且無比溫柔。

    “寶兒,除了這個,還有誰?”

    “呃……”寶兒怔了怔,才明白公子的意思,連忙搖了搖頭,確實,當時打傷她的只有這個人。

    “那個姓聞的呢?他也欺負你了吧?”劉袖又問道。

    寶兒想了想,好像沒有吧,此人雖然討厭至極,但也是伙計狗眼看人低,寶兒很講理的,馬上又搖搖頭。

    而主仆二人的對話,落在聞九歌和慕容千雪耳中,就變成了啪啪打臉,好像他們欺負了一個小孩,結果被家長找上門來,挨個指認。

    這個打你了?好,弄死。

    那個呢?

    聞公子長這么大,都沒如此丟臉過,還是在慕容小姐面前。

    他已經氣得渾身發抖:“好,好……你敢殺我聞家的人!今天這筆賬,聞家絕不會罷休!姓劉的,咱們走著瞧!”

    這是要扔下幾句狠話,就走人了,可劉袖還攔在門口,淡淡說道:“這就想走嗎?”

    “袖兒……”

    北鳴侯張了張嘴,他想說,這個聞公子動不得,否則事情就大了!

    可是又一想,現在事兒還小嗎?劉袖的態度這么堅決,根本不會聽他這個父親的話,便只好閉嘴了。

    聞九歌色厲內荏的道:“你還想怎樣!莫非連我也想留下!”

    “呵,別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劉袖淡淡譏屑道:“留你有什么用?能洗衣服還是會做飯?把你該留的留下,然后滾。”

    “你……”

    聞九歌再次惱羞成怒,他以為劉袖是在故意羞辱,不過慕容千雪已經拿出那顆七色彩蛋,默默送到寶兒手里,然后一言不發地走了。

    這回劉袖便沒再阻攔,反而坐到一旁,連看都不看他們一眼,聞九歌也反應過來,隨后恨恨地拂袖而去。

    三個人帶著一具尸體,離開了侯爵府。

    北鳴侯心里是說不出的復雜,半晌才開口道:“袖兒,你真的長大了,為父……看不透你……”

    劉袖默然,北鳴侯又道:“你應該知道聞家吧?”

    劉袖點頭道:“京城幾大世家之一,在朝中位高權重,靳王的鐵黨……父侯,其實你沒答應聞家的拉攏,就已經得罪他們了。”

    北鳴侯嘆道:“唉!為父又何嘗不知,那聞家素來橫行跋扈,就算今天忍了,他們也一樣會報復,區別只是死了個先天,報復會更猛烈吧……”

    “未必是壞事。”劉袖語氣淡然的道:“至少告訴他們,劉家是塊硬骨頭。”

    “其實劉家,只有你一塊硬骨頭。”北鳴侯自嘲的搖了搖頭,忽然有種英雄遲暮的感覺,曾經自己年輕時候,也是像袖兒這么硬氣……

    “今天這件事,雖然給劉家帶來后患,但你的修為實力,卻讓為父很欣慰……你說心里話,你真不想繼承這個爵位嗎?”

    北鳴侯忽然話鋒一轉,說起繼位的事。

    劉袖不禁莞爾:“我這種人不適合,只會給劉家帶來更大的后患,不過平心而論,四哥真的不錯……”

    正在這時,單勇火急火燎地沖進來。

    “公子!急報!”

    劉袖目光一凝,單勇不是不懂規矩的人,而且從來都很沉穩,能讓他如此著急,必然非同小可。

    “說。”

    “公子請看!”

    單勇拿出一封信道:“這是一個小乞丐送到十里坡的信,上面什么都沒寫,屬下便拆開看了,結果……”

    劉袖打開信紙,只見上面寫道。

    “袖公子,一別多日,可有日日想我?咯咯咯,如果想了,就獎勵你一個值錢的消息,午陽城有大軍集結,目測兩萬,行動迅速,不日起事,目標就是你!”

    “對,不用懷疑,就是你劉袖,誰讓你燒了他們的糧草,還把東武城的糧草也搬空了,你可真夠能耐的!”

    “好了,消息就這么多,你自求多福吧,如果死不了,記得來找我,不過我也不知道我會去哪,有緣再見了。”

    沒有署名的信,但字里行間透著的騷氣,劉袖一看就知。

    可是,兩萬大軍是什么鬼?

    振興會瘋了嗎?他們不是要打北運城嗎?怎么打到北鳴城了?

    難道地圖反錯了?好比煙囪的圖紙拿反了,結果挖了一口井……

    “袖兒,出了什么事?”

    北鳴侯心虛的問道,這會眼皮跳的比剛才更厲害了。

    劉袖深吸了口氣:“北運省要出事了!本來我們這里不在計劃中,但現在,好像變成了敵人的目標……”

    “到底怎么回事!”北鳴侯催促道。

    “這就說來話長了,要從振興會的第一批糧草,運往信州說起……”

    劉袖想了想,好像沒時間了。

    “那個,簡單來說,就是現在至少有兩萬大軍,正在向我們這殺來,目標就是那幾十萬斤糧食……父侯!你怎么暈了?把兵符交出來再暈啊!”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梁河县| 玉树县| 五家渠市| 安西县| 马鞍山市| 景德镇市| 本溪| 美姑县| 新余市| 铁岭市| 依安县| 望都县| 巴林右旗| 玛多县| 和田县| 永胜县| 宝山区| 龙泉市| 五寨县| 县级市| 和顺县| 琼结县| 新河县| 驻马店市| 托克逊县| 虹口区| 咸宁市| 东城区| 永胜县| 巴彦县| 珠海市| 莲花县| 乐清市| 荔波县| 彰化市| 鹿邑县| 宜川县| 定西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