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一百零九章 劉袖必須死!
    北運省大戰,終于爆發了!

    就在劉袖收到聶三娘信的第二天,一個又一個驚人的消息傳到侯爵府。

    北運城周邊發現反賊大軍,總督府請求出兵增援。

    信州被反賊占領,而后兵臨胡孰城下,疑似占胡孰阻斷朝廷救援。

    午陽城驚現大軍兩萬,目標不明,正在向東武城和北鳴城這個方向行軍。

    然后又過了一天,兩萬大軍便來到北鳴城。

    一切都是那么的猝不及防,北鳴侯覺得,自己一定是造了什么孽,才會生出這么優秀的兒子。

    現在事情已經明了了,之前振興會要干大事,可是糧草被劉袖端了,可能報仇還是其次,主要是大軍的軍糧,肯定要找劉袖來拿啊!

    好在聶三娘的消息,比侯爵府還提前一天,劉袖能從容的把糧食,以及十里坡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搬進了北鳴城。

    這回沒人羨慕十里坡的流民了,大家只羨慕東武城的百姓,餓點不要緊,好歹人家不打仗啊!

    此時北鳴城內,人心惶惶,兩萬大軍兵臨城下,而北鳴城并不是高墻堡壘,無險可守,就連街頭百姓都明白,破城怕是分分鐘的事!

    還好振興會口碑不錯,只殺貪官,不欺百姓,應該只是沖著劉氏貴族來的,和咱們老百姓沒關系,大家縮在家里就好,誰當地主還不是一樣。

    …………

    北門,城門樓上。

    “報!城東十里外,又有五千敵軍出現!”

    “報!西涼山出現三百余眾武者,來路不明,其中不乏高手……”

    “報!北門的大軍要攻城了……”

    最后一個湊報的人,被北鳴侯一腳踹飛,尼瑪!我就在北門,我又不瞎!

    現在北鳴侯心里,已經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他不是沒打過仗,北運省比鄰土蠻異族,一有戰事他們經常增援,可是眼下這種局面,五千北鳴軍無險可守,要面對兩萬大軍……

    不對,東邊又來了五千!這是兩萬五的敵軍,五倍兵力之差,拿什么打?

    “報……”

    又有斥侯回報,北鳴侯心里咯噔一下。

    “稟侯爺,已經探出城東十里的敵軍,是東武侯的軍隊偽裝成反賊!”

    “偽裝……我草你姥姥的東武侯!”

    北鳴侯破口大罵,就知道薛磬老匹夫不會閑著!

    其實落井下石的又何止東武侯,城西那些武者是何來路,心里沒點數嗎?

    北鳴城一帶十幾個門派,幾乎都被劉袖得罪死了,那三百多人顯然是門派的聯軍,這就等于一支單兵作戰無敵的精銳之師!

    北鳴侯終于明白了,劉袖那句“我不適合”,到底有多不適合,真要是讓他繼承爵位,那這個家也要完蛋了。

    不對,現在就已經完蛋了!

    “人呢?怎么一天沒看見老五?那逆子去哪了?”

    最近總是,前一刻麒麟兒,生子當如袖兒也,后一刻就秒逆子,禍害無窮,坑爹啊!

    林晉在一旁答道:“今早我見五公子和兵民團在一起,后來大軍出現,便沒再注意,這會應該也在組織兵民團參戰……”

    “才幾個月的新兵,上戰場也是逃兵。”

    北鳴侯吐槽一句,也不抱什么希望。

    雖然民兵團打敗過東武侯的五百精銳,但那是五個打一個的人數,又占盡天時地利,現在反過來,是人家五個打你一個,那些新兵有什么用?

    所以北鳴侯完全不指望,真正的主力是北鳴軍,他只想讓劉袖帶領府里的高手,去對付那些門派。

    這個逆子,惹完禍不去擦屁股,到底跑哪去了?

    …………

    另一邊,侯爵府后院。

    劉海面容陰沉地看著眼前的來者,經過這段時間的磨礪,他的氣質變得陰郁,多變,眼神中也透著狠厲。

    而他面前,是一個家丁打扮的男子,不過很顯然,對方是喬裝混進侯府。

    “劉堂主,事別月余,我們又見面了。”男子開口道。

    “劉海拜見張舵主。”

    劉海聲音沙啞,說完竟單膝下跪,行下屬之禮。

    這種堂主舵主的稱謂,大概,也就是振興會了。

    而今天這個時候,能混進侯爵府的,怕也只有振興會了!

    原來劉海失勢之后,沒過多久便加入振興會,換來的,是振興會的全力支持,助他奪回世子之位,甚至是爵位,當然,還有殺死劉袖!

    這是雙方的一筆交易,或者說,劉海把自己賣給了振興會,他非常清楚,振興會想要的,只是一個傀儡世子,以及日后的傀儡侯爵。

    不過無所謂,傀儡又如何?劉海已經一無所有了,只剩下心中的仇恨,還有什么事干不出來?

    他向振興會效忠,只為讓劉袖死,哪怕賠上整個劉家,也在所不惜!

    而這個張森,則是北運省的分舵主,算是振興會的高層骨干,他接收了劉海,只是攻打北鳴城的事,劉海并不知道,今天是他們第二次見面。

    劉海知道,對方還不能完全信任自己,不過沒關系,他會用行動證明。

    “稟張舵主,北鳴城內守軍五千,其中有一成新兵,侯爵府武者百余人,內練五層以上六十人,先天三人,加北鳴侯就是四個。另外,城內壯丁兩萬,但不會與北鳴城共存亡,舵主可以放心,不過劉袖那個民兵團,卻有兩千五百人……”

    劉海把北鳴城的情況和盤托出,甚至提到父親,也只是說北鳴侯,便如同陌路一般。

    張森滿意地點點頭:“劉堂主做得不錯,這次北路大軍十萬,由曹敬德將軍親自掛帥,分三路奇襲北運省。而我這一路,便是負責大軍的糧草,事關重大,沒有提前告訴你,想必你也能理解,現在就看你的投名狀了。”

    劉海再次抱拳道:“屬下有辦法打開城門,讓義軍以最小的代價,拿下北鳴城!”

    “好!劉堂主,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舵主,屬下有一個請求……”

    “說。”

    “劉袖必須死!”

    …………

    北鳴城外,西涼山下。

    各路門派的好手還在聚集,此時已經達到四百人,帶頭的正是落云宗馮掌門,神拳無敵吳掌門,光這兩派的門眾,便有二百余人。

    而其他門派,大大小小也有七八個,儼然是北鳴城一帶的武林大會了!

    其實大家都想來分一杯羹,分的自然是劉袖的武功秘籍。

    在場的,以馮吳兩位掌門修為最高,都是先天境高手,又是這次的發起者。

    二人站在一起,見各派已經到齊,馮掌門便開口道:“吳兄,那邊攻城馬上要開始了,戰局多變,我等何時動手,還要視情況而定。”

    吳掌門點頭道:“依我看,破城是遲早的事,不能讓那小賊跑落到義軍手里,而我們又不能與義軍沖突,這分寸要拿捏好。”

    馮掌門道:“這我倒不擔心,振興會的目的是糧草,只要我們不主動沖突,他們也不會對門派動手,我只是擔心,那小賊狡猾多端,要殺他不難,生擒就有些麻煩了。”

    “如果生擒不行,死的也一樣,因為秘籍是死的!”吳掌門獰笑道。

    …………

    另一邊,東武侯身著便裝,也在遙望北鳴城。

    看這局面,恐怕不需要他們攻城了,只要守在外面,劉袖便插翅也難飛。

    東武侯和別人不同,哪怕他損失最大,這次也不圖糧食,不為秘籍,就只要劉袖去死!

    劉袖必須死!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桐乡市| 兴仁县| 英德市| 公主岭市| 普宁市| 蓬莱市| 石台县| 开远市| 江孜县| 龙胜| 廉江市| 尼木县| 万荣县| 赣榆县| 大厂| 专栏| 土默特右旗| 新营市| 绥宁县| 五莲县| 霞浦县| 永平县| 杭锦旗| 鄂托克前旗| 酒泉市| 扬中市| 新邵县| 贞丰县| 淮阳县| 芦溪县| 区。| 龙泉市| 栖霞市| 常州市| 美姑县| 闽清县| 平安县| 鹤壁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