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一百一十章 秀啊!
    四面楚歌,說的就是現在的北鳴城。

    振興會一為糧草,二為報仇,兩萬大軍兵臨城下。

    東武侯只為報仇,奪糧殺兵之仇,現在五千軍隊守在外圍。

    還有各門派聯軍,刨墳絕戶之仇,四百武者埋伏城外,伺機而動。

    似乎三天前,北鳴侯還在無憂無慮地修煉,晚上在劉袖老媽的房間大顯神威,生活如此美好,怎么就突然變成這樣?

    這兩天壞消息一個接一個,就在剛剛,北運省總督府又來信了,這回是總督大人徐衛的親筆書信。

    大概寫的是,我這邊好幾萬反賊,之前還向你們借兵呢,現在你被干了,找我也沒用啊,你自求多福吧,朝廷那邊已經派兵了,估計應該快到了。

    其實北鳴侯也知道,總督手下的十萬大軍,一個月前就被調走八萬,原因是與土蠻國開戰,現在情況不比他好多少,只能縮在北運城死守。

    不過北運城有高門城墻所恃,一萬多人守好了,個把月都能堅持,而自己這邊的城墻,就跟自家宅院似的,絕對撐不過三天!

    至于朝廷的救兵,當傳來胡孰淪陷的消息,北鳴侯就徹底不指望了。

    因為振興會占領胡孰城,就等于切斷朝廷求援的路線,胡孰城易守難攻,隨便一兩萬反賊堵在那,就算朝廷派兵十萬,也只能干瞪眼。

    所以北鳴城已經孤立無援,連隔壁東武侯,方圓百里的各門派,也都要落井下石。

    北鳴侯差不多是絕望了,他站在城樓上,小聲對林晉說道:“還有投降的可能嗎?”

    “怕是難了……”

    林晉無奈道:“前有分堂被滅,后有糧草被燒,現在就算我們肯投降,人家會相信嗎?何況把糧食送出去,這全城的百姓怎么辦?那些反賊只是唱的好聽,還能指望他們給留點糧嗎?”

    北鳴侯面容苦澀:“所以只能死守了?可是又能守多久?早知如此,就該修筑城墻,還不是怕朝廷猜忌,唉……”

    “侯爺!反賊大軍開動了!”

    一名將領忽然說道,只見遠處黑壓壓的敵軍,便如一大片烏云,向北鳴城鋪天蓋地的涌來。

    而沖在最前面的,不是重甲兵,不是投石車,連破門的撞木都沒有,竟然是一排梯子兵!

    不錯,就是普通的上房梯子,兩米多長,宛如全新的兵種,一人拿著一個梯子,就沖了過來。

    太瞧不起人了!

    可是,這些梯子足夠了,因為北鳴城的城墻連兩米都不到,根本不用別的攻城器。

    至于站在城墻上放箭,你才一米多高,人家幾倍的兵力,對射只會死得更快。

    似乎已經可以預見,當敵人爬上城墻,這最后一點屏障,也變得形同虛設,接下來就是短兵相見,以雙方兵力的差距,還有什么懸念嗎?

    眼看著大軍越來越近,北鳴侯深深吸了口氣:“打吧。”

    好沒底氣啊,林晉低聲道:“侯爺氣勢不能輸啊!您這樣會傳染給將士們的!”

    氣勢?

    這玩意怎么可能憑空變出來,不過林晉說的對,正值危機時刻,他便是全軍的膽,如果連他都慫了,還不如直接投降呢。

    北鳴侯想到這,猛提一口真氣,全身修為爆發,大喝道:“全軍將士聽令!反賊作亂,其心當誅,我等誓死保衛家園,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這一番話,以真氣傳遍全軍,不得不說,氣勢這玩意就像事業線,擠一擠總會有的。

    剎時間,五千北鳴軍備受鼓舞,立刻氣勢如虹。

    “城在人在,誓死一戰!”

    “城在人在,誓死一戰!”

    “誓死一戰……”

    好吧,其實北鳴侯還是很慫,完全是被逼無奈,眼下這種局面,根本不是氣勢能解決的。

    正在這時,仿佛北鳴軍的千呼萬喚,終于把劉袖喊出來了!

    這家伙一天不見蹤影,而北鳴侯又忙的焦頭爛額,一直沒空管他,還以為這小子跑路了,不想在最時刻,總算是出現了。

    只見城內的大道上,一輛四輪車輦,正向城門駛來。

    這車搭載二馬力,全景天窗,真皮坐椅,獸毛氈墊……

    再看劉袖的造型,頭戴綸巾,身披鶴氅,手持羽扇,仙風道骨……

    也不知這貨從哪找來的一身,簡直就是少年版的豬哥孔明!

    不過北鳴侯只是被雷了一下,目光便后面的民兵團所吸引。

    一瞬間,北鳴侯眼前一亮,心里又驚又喜,比起劉袖的騷包樣,民兵團才是真的振奮人心。

    那清一色的九尺鋼槍,一件件锃光瓦亮的盔甲,再配上整齊劃一的步伐,帶有金屬質感的腳步聲,簡直比任何喊話,都更讓人熱血沸騰!

    那種視覺上的沖擊,就算見多識廣的北鳴侯,也忍不住大叫一聲好!

    所有人都是驚喜莫名,這是哪來的天兵?貌似五公子的兵,只是一群流民吧……

    “是民兵團!領兵的是單勇!侯爺,這是五公子的民兵團!”

    一名主將激動的道,憑他的眼力,就算不看裝備,也知道這是一支無敵之師!

    “你看前面那二百人,個個修為凝實,都是內練五重以上!”

    “何止!還有后面的大部隊,步伐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就這份行動力,紀律性,再精銳的精銳,也不過如此!”

    城墻上的官員將領,全都沸騰了,以至于敵軍將領全都一臉懵逼。

    因為敵人看不到里面的情況,卻已經來到城外百丈,只看見城墻上的那些人,居然背對著他們。

    這是什么套路?嘲諷嗎?

    此時身經百戰的反賊主將,也不由得擺手停止前進,和身邊的人商量起來。

    見過各種計謀,唯獨沒有以后背示敵,會不會有詐?

    結果,大軍就這樣停下了,似乎冥冥之中,要留給袖爺裝逼的時間。

    袖爺很欣慰,一直來到城下,民兵團整齊列隊,而他和座下的車,則被四個力士抬上城樓。

    不知道的,還以為五公子身殘志堅,高位截癱也要前來觀戰。

    但北鳴侯卻清楚,這小子就是愛秀啊!

    不過秀就秀吧,就憑這民兵團,袖兒也是今天的主角!

    隨后,劉袖登上城樓,手中羽扇輕擺,宛如孔明再世一般,淡淡說道:“來人,打開城門。”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娱乐| 蕉岭县| 玛纳斯县| 临潭县| 梁山县| 定南县| 巴楚县| 平定县| 宿迁市| 苗栗市| 内黄县| 成都市| 五指山市| 鹤庆县| 扎兰屯市| 门源| 称多县| 北票市| 万州区| 上犹县| 伊通| 济南市| 布拖县| 宁远县| 宁阳县| 桦川县| 河南省| 荥经县| 济宁市| 扎鲁特旗| 鲁山县| 奎屯市| 南京市| 商都县| 锡林浩特市| 永州市| 绥德县| 吕梁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