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他是公子的兵!
    大山是十里坡的紅人,因為被公子親過,之后又起死回生,便傳得頗有神化色彩。

    每次他路過紡織廠,女工們都會羞羞地看著他,好像很羨慕他,大山也不明白為什么,卻感覺好爽,這是他人生的巔峰。

    所以他愛十里坡,愛民兵團,更愛公子。

    上天是公平的,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后來測試體質時,大山又測出擁有五行屬性,而且是二百個體質者中,唯一的一個金屬性!

    馬上,大山又迎來新的巔峰,因為公子說了,金系牛逼啊,應該是物理輸出最高的。

    大山也聽不懂,也不敢問吶,但公子這么說了,又是唯一一個,肯定是很牛逼了。

    等到公子把一本《輻射量子能源吐納法金》,交到他手上,大山哭了,一個九尺壯漢,哭得像個孩子似的。

    其實當時那二百人,都是一樣的心思,他們感激,感恩,已經無法用語言表達,每個人都在心里發誓,我要是沒練出名堂,沒超過其他體質者,便自刎以謝公子!

    劉袖當然不知道大家的想法,否則一定會制止,有病吧都自刎?

    大山非常努力,公子要他們只管修煉,他便除了吃飯拉屎,全部時間都用來修煉,尿尿都是三泡攢成一泡去尿。

    就這樣過了一個半月,大山達到了內練五重巔峰,聽四公子說,這是除了公子之外,北鳴城修煉最快的紀錄!

    大山自然是高興壞了,而且他馬上又要突破六重,只想再聽公子說一句,大山牛逼啊!

    可惜這時任務來了,大山便和所有體質者一起,穿上盔甲,拿起鋼槍,跟隨公子來到城下。

    講真,大山很緊張,要是晚一天該多好,他就是內練六重。

    要是再等幾天就更好了,他便可以再練練那十招《劉家槍》,雖然已經練過不知多少次,但大山心里還是沒底。

    聽說練武都是十年磨一劍,公子給的武功這么厲害,我只練了一個多月,能行嗎?不會讓公子失望吧?

    這是每個五行體質者,甚至每個民兵團的擔心,似乎戰爭的可怕,和死亡的恐懼,都不如劉袖的一個目光。

    千萬不能讓公子失望……

    大山手握鋼槍,看著敵人一點點逼近,已經能看清對方臉上的猙獰,他猛地大喝一聲,左腿前跨半步,重心下沉,正是《劉家槍》的第一式——千軍萬馬來見!

    這把槍,重八十八斤,比其他人的都重,是康有壽專門給為他特制的,對此大山無比自豪。

    今天,他就要用這槍,向所有人證明,他是公子的兵!

    “殺……”

    沖在最前的一個敵軍,是內練六重的將領,手舞著斬馬刀,一聲怒吼,震耳欲聾,大刀悍然劈下!

    而大山手中的重槍,也在這一刻發動,就像以前練習過無數遍那樣,沉槍,挺槍,送槍,刺。

    動作毫無花哨,卻傾注了大山的全部力量,更有一種鋒芒的內力,猶如金屬一般,隨著這一槍噴發而出,仿佛能破一切!

    “咔嚓!”

    “砰!”

    當斬馬刀遇到鋼槍,瞬間應聲折斷,可槍勢未止,甚至絲毫未滯,便刺入敵人的胸甲,再從后背穿出,發出猶如重錘般的砰聲!

    一槍穿個透心涼!

    這一瞬間,大山反倒冷靜下來,就像每次練習一樣,接下來向上一挑,將對方整個人挑飛起兩米,完成這一招“千軍萬馬來見”。

    尸體落地,再無呼吸,在兩軍大碰撞的前一秒,這一幕,深深地震撼了所有人。

    可能最震撼的還不是敵軍,因為他們并不了解對手,只以為城內埋伏著一支精銳,這大山便是一位名將,他們哪知道這是民兵。

    可是城墻的人也想說,我們也不知道啊!這特么是民兵嗎?

    一秒之后,兩軍硬撼在一起,發出劇烈地撞擊聲,喊殺聲,錚鳴聲……

    更加震撼的一幕來了。

    只見民兵團這邊,仿佛是幾百個大山,以無堅不摧的鋼槍,無可匹敵的力量,整齊劃一的動作,同時沉槍,挺槍,送槍,刺……

    簡直就像閱兵一樣!

    當一招驚艷的槍法,出現在戰場上,尚且能震撼眼球,何況是上百人同時使出,又同時秒殺對手,簡直毛骨悚然,雞皮疙瘩顫栗!

    就看著敵軍的先鋒,幾乎無一幸免,全被穿在槍桿上,當場斃命,透心涼,心飛揚……

    還有什么比這更震撼的?

    更有甚者,一名修為僅次于大山的體質者,運氣好得一槍穿了兩個!

    大山當時就不干了,我可是被公子親過的男人,怎么能輸給你們這些凡人?

    劉家槍第二式,橫掃千軍!

    “呼!!”

    第一下撞擊剛結束,場上便刮起一股勁風,只見大山的鋼槍,仿佛化身洪水猛獸,驀地橫掃出去,一槍轟飛幾名敵軍。

    這絕對是大貨沖進人行道的視覺效果!

    劉袖大吼一聲:“大山牛逼!”

    “公子……”

    大山的眼睛濕潤了,他終于又聽到這句話了!

    可他又忽然想起,這些年為了一口粥,他被人打過,為了一個餿饅頭,被人踹過,但他卻從未哭過。

    最近是怎么了?為何日子好了,反倒這么脆弱?

    不行,不能那些小表砸看見,該跑去告訴公子了。

    大山猛地怒吼一聲,劉家槍第三式……

    再看城墻上,全體北鳴軍肅穆,眼中除了震撼,便是欽佩和敬畏。

    林晉下意識地看向劉袖,這貨正半躺半靠在車輦上,騷包地搖著羽扇,摟著胡須,然而這貨并沒有胡子。

    雖然林晉不知道孔明是誰,但也覺得這造型非常拉風,似乎自己這個軍師,才應該是這個造型。

    五公子的羽扇是在哪買的?這羽毛有點像侯府養的丹頂鶴……

    北鳴侯總算是從震撼中回過神來,也看到劉袖的騷包樣,結果剛到嘴邊的夸贊,又生生咽了回去,半晌憋出一句:“民兵團的武器不錯啊。”

    “主要還是護甲。”

    劉袖得意的道:“在戰場上,堅挺才是王道,民兵團能懟到他們懷疑人生,剛才劉莽族叔說我不懂兩軍沖殺,我只想說,誰敢跟我賭一把?”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信阳市| 汉阴县| 璧山县| 临江市| 大洼县| 宁城县| 福安市| 林西县| 莱州市| 清河县| 石泉县| 兴国县| 四平市| 呼伦贝尔市| 墨脱县| 柯坪县| 全椒县| 德昌县| 闽清县| 东丰县| 临洮县| 宁南县| 松阳县| 同江市| 潞西市| 大港区| 宁都县| 沂水县| 高碑店市| 阿克陶县| 耒阳市| 永丰县| 连云港市| 辽阳市| 溧水县| 西充县| 锡林郭勒盟| 沙雅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