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白袍小將
    “砰!”

    張森飛尸了,剛躍到空中,便被飛刀封喉,重重落在地上。

    再看那些門派武者,他們早已經被張森殺破了膽,突然看到張森要跑,還沒等慶幸呢,結果張森就死了。

    這種巨大的反差,讓他們瞬間呆若木雞,下意識地看向出手之人……

    只見一名身著銀色戰甲,手握九尺銀槍,身披白色斗篷的小將,威風凜凜地站在遠處,這一身裝扮,簡直能亮瞎雙眼!

    一門派弟子喃喃道:“那個白袍小將……怎么看著有點眼熟?”

    另一人面如死灰的道:“能不眼熟嗎,你進城來干嘛的?”

    “搶秘籍啊。”

    “搶誰的?”

    “劉袖啊……”

    “臥槽!他是劉袖!?”

    此刻,無數的臥槽,在眾人心里響起,殺死先天高手的人,居然是劉袖?

    這合理嗎?

    而刀架在脖上的劉海,也在拼命喊著:“五弟!救我!五弟……”

    “……”

    還真是!人家親兄弟總不能認錯吧?

    可是,劉袖不是被吳掌門等人追殺嗎?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而且他之前好像穿的不這身,如果沒記錯的話,應該是一件灰色鶴氅,頭上還戴著綸巾,莫非是替身?

    “劉袖不是內練三重嗎?”還有人難以置信的道。

    “擦!你們掌門沒告訴你,他已經內練七重了嗎?”

    “你們等會,升級快慢先不說,內練七重能殺死先天?這特么搞笑呢吧!”

    “瑪德我怎么知道?現在怎么辦?”

    是啊,現在怎么辦?

    來的時候有二百人,現在就剩他們這四五十人,如果沒猜錯的話,可能是中計了吧!

    這時,劉袖已經走了過來,別看他只有二十來人,但秒殺張森那一幕,也足以讓對方屎尿齊流。

    “剛才是誰說的白袍小將?”劉袖開口問道。

    “呃……”

    那種強者的氣勢,令眾人心驚膽寒,下意識便看向說話之人,那人只能硬著頭皮道:“是……是我說的……”

    “好,你可以走了。”

    劉袖很滿意,看來這造型還挺成功,隨后他又道:“剩下的,全殺了。”

    此話一出,身后那二十余人,便紛紛亮出兵器,一下子,對方的心便提到了嗓子眼兒。

    “慢著!你們世子在我手里!”

    很快有人反應過來,抓住劉海這個救命稻草,威脅道。

    劉袖看了看:“所以呢?”

    “所以你再厲害,也快不過我的刀!”那人一看有得談,便來了底氣:“你馬上放我們走,否則我立刻殺了他!”

    然而劉袖卻笑了:“你犯了三個錯誤,我糾正一下,第一,這世上有很多人,可以快過脖子上的刀,比如你袖爺。第二,人質至少要有價值,很可惜,你的人質并沒有。第三,威脅不如跪地求饒,也許還能保住小命。”

    “殺。”

    最后,劉袖淡淡吐出一個字,身后那群侍衛早就等不及了,可是他們都知道五公子的尿性,要是不讓他裝完逼,他們就要倒霉了,所以一直等著這句話呢。

    至于救世子,他們只能呵呵了。

    五公子說的不錯,人質,至少要有人質的價值,而這個畜生,顯然不配!

    此刻,如果沒有劉袖,大家或許會投鼠忌器,畢竟劉海身份尊貴,可現在劉袖發話了,誰還管那畜生的死活,馬上一擁而上。

    對方也沒想到,他們真的敢不顧世子的死活,便如一群惡虎般撲了過來,而這些門派武者,早已經斗志全無,頓時被殺得丟盔卸甲,抱頭鼠竄。

    那個挾持劉海的武者,一時間目瞪口呆,竟忘了兌現承諾,不過劉海卻逮到機會,拼盡最后的力氣,猛地撞開刀柄,拔腿就跑。

    劉袖看著這一幕,卻沒有任何反應,直到劉海快要跑出后院,突然被一只鐵手扼住喉嚨,劉袖仍然面無表情。

    而抓住劉海那人,正是遲來的吳掌門!

    這一瞬間,還在四處逃竄的門派武者,終于看到了救星,都拼命地往這邊跑。

    可就在這時,一桿銀槍驀然出現!

    這是一招“橫掃千軍”,比起大山的“橫掃千軍”,從劉袖手里使出來,威力不知強大多少倍,別說這些人已經毫無反抗之力,就算吳掌門見到這一槍,也不禁色變!

    “住手!”

    吳掌門開口時已經遲了,一槍過后,已經無一生還!

    看著滿地伏尸,還有之前張森殺的,吳掌門心里又驚又怒,他只帶了少部分人去追劉袖,之后找不到人影便趕來侯爵府,其實并沒有耽擱太久,可是剩下這一百多人,竟然全部被滅!

    叫他如何不怒,如何不驚?

    吳掌門睚眥欲裂道:“你……你,好狠毒的手段!”

    “狠毒?”

    劉袖甩掉槍上的血跡,談談笑道:“比起你吳老二和你的神拳門,好像還差得遠吧?”

    什么!吳掌門瞬間臉色大變,劉袖怎么會知道他的本名?當年他殺兄弒父,被官府通緝,就不再用這名字,難道劉袖查到了他的老底?

    吳掌門頓時殺機畢露,又義正言辭的怒斥道:“他們都已經不反抗了,你還要趕盡殺絕,簡直毫無人性,今日我便替天行道,受死吧!”

    他必須殺劉袖滅口,什么人性,什么道義,都只是借口罷了,他吳掌門遇到不反抗的,一樣照殺不誤。

    就比如被他掐住脖子的劉海,一樣沒有半點反抗之力,可吳掌門說完之后,便只見劉海眼珠爆凸,腦袋塔拉到一邊,當場氣絕身亡!

    是的,劉海被吳掌門像捏小雞一樣,捏斷了脖子,臨死前,連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也許,他能說出自己的身份,吳掌門還會有所顧忌,但劉海已經沒有機會了,就像那些死在他屠刀下的侍衛和下人一樣,魂歸于此,死得無所。

    而對于劉袖來說,當劉海出賣靈魂,出賣侯府的那一刻,就已經該死了,和這些趁火打劫,殺人掠財的渣碎一樣,沒一個值得姑息!

    還有眼前的吳掌門,更該死!

    劉袖不是判官,也絕非俠士,只是有他心中的一桿稱,今日來犯北鳴城者,他絕不會手軟!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泸水县| 连山| 陵水| 云龙县| 孟津县| 本溪| 鄂伦春自治旗| 塔城市| 池州市| 建湖县| 鄂州市| 舞阳县| 三江| 喀喇沁旗| 威信县| 那曲县| 鞍山市| 安丘市| 莱西市| 新邵县| 额尔古纳市| 西藏| 和政县| 苏州市| 凭祥市| 韶山市| 兴山县| 金门县| 弋阳县| 洞头县| 德钦县| 沐川县| 开阳县| 宜黄县| 邹城市| 浑源县| 宜兰市| 台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