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一百二十章 白袍小將大戰敵軍猛將
    攻城恒久不變的定論,就是守軍占據絕對優勢,北鳴城這一戰也是一樣。

    此時,攻方已經折扣了五六千人,而守方幾乎完整,五千北鳴軍加上兩千民兵團,對上義軍的一萬四千多人,兵力差距已經縮小到一倍。

    按照理論上講,一倍的兵力根本攻不下一座城,可是戰場上千變萬化,有很多因素影響戰局。

    比如城墻的高度,之前一不小心寫成不到兩米,這就很容易破了,但作者馬上回頭一改,就特么變成三米多了!你說講不講理?

    再比如左右戰局的主將,如果能大殺四方,所向披靡,斬殺對方主將,又是完全不同的局面。

    現在,池龔延便要充當終結者的角色,隨著攻城戰全面打響,他也策馬來到城下,與北鳴侯僅十丈之遙。

    而池龔延的身邊,是兩名先天初期的副將,以及五十名死士,已經一字排開。

    他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憑借個人修為,沖上城樓,將北鳴侯等人斬盡殺絕,到時北鳴城便不攻自破。

    其實池龔延還不知道,就在幾個時辰前,大軍壓境的時候,北鳴侯也是這種想法,不行就拼了吧,帶上高手去殺主將,不成功便成仁。

    誰知世事難料,才半天時間,兩人就調換了位置。

    北鳴侯居高臨下,以逸待勞,更在身邊埋伏了百名刀斧手,還有一張最大的底牌,他的一位族叔,先天中期修為,此刻就在他身后隱藏著!

    所以池龔延這么做,北鳴侯是巴不得,只要干掉此人,就能用最小的代價,換來這場勝利。

    這兩人都眼帶熱切地看著對方,劉袖忍不住吐槽:這又是像極了愛情?

    愛情:好吧像我。

    “弩手下城,支援民兵團。”

    劉袖下令,隨后三十女兵撤出,城樓上只留下主力迎戰,就連修為不高的林晉,也被北鳴侯趕走了。

    最后一戰,即將見分曉!

    池龔延一聲暴吼,便從馬背上躍起,憑借強大的修為,一躍便是數米,而后不等勢老,腳下又一點城墻,便轉身沖向劉袖的方向。

    頓時,城樓上的人都暗叫一聲不好,本以為池龔延的目標是侯爺,結果卻是聲東擊西,第一個找的竟然是五公子!

    太狡猾了,這是讓他們去救人,然后給自己人制造機會,只要后面的死士和高手登上城樓,他們便沒有高處優勢了。

    “七叔,此人是你的,快救袖兒……”

    北鳴侯連忙對身后說道,可是話音未落,那位族叔還沒現身,劉袖卻先出手了。

    只見一桿銀槍刺出,勁風鼓動下,吹起白色的披風,猶如白雪飄楊,座下的白馬也是仰頸長嘯,好一幅白袍小將大戰敵軍猛將的畫面!

    “你特么瘋啦?快跑啊!”

    畫面再美也沒用,北鳴侯急得大喊,這可是先天中期高手,連你爹都不敢正櫻其鋒,這時候你裝什么逼!?

    “大膽反賊,敢傷我侄孫!”

    一聲中氣十足的大喝,大概就是北鳴侯的底牌,那位先天中期的七叔了。

    然而,池龔延已經露出獰笑,你們怕是還不知道,曹將軍要留下北鳴侯的性命,卻是要除掉劉袖,你們就等替他收尸吧!

    這一槍,池將軍根本沒放在眼里,以他的修為,也確實不用放在眼里,別說是劉袖的,就算北鳴侯出手,也威脅不到他。

    轉眼間,池龔延已經繞開一群高手,斜飛到劉袖面前,之后鬼頭刀劈出,與劉袖這一槍,拼了在一起。

    池龔延很清楚,這把銀槍質地非凡,哪怕以自己的修為,也未必能砍斷,不過兩人的巨大差距,卻足以將這一槍劈開,而下一刀,才是要對方的小命!

    然后,劇情便按照池龔延所想,雖然這一槍的力量,竟達到外練八九重的程度,讓池龔延也震驚了一下,但還被一刀劈開。

    再然后,劇情就不太一樣了,池龔延猛地發現,這一槍還有連綿不絕的余震,竟是踏入先天才有的內力,甚至是真氣的強度!

    其實踏入先天不可怕,內外兼修,外練也有八重才可怕,或許這些都不算什么,畢竟池龔延是先天中期,但此刻他身在半空中,這是最可怕的!

    剎那間,仿佛無有窮盡的內力,一浪接一浪地涌來,哪怕給池將軍一個支點,他也可以化解,可是偏偏在空中,完全沒有著力點。

    結果,他就眼看著自己,離劉袖越來越遠,越來越遠……最后一口真氣用盡,掉到了城下。

    他居然沒上去!被劉袖一槍逼了下來!?

    池龔延落到地上,一臉大寫的懵逼。

    而這時,已經登上城樓的兩個副將,還以為老大能掩護他們,結果老大自己都沒上去,這兩人也是二臉懵逼。

    我們怎么辦?

    還有那五十名死士,有的扔出繩索,有的用利器和輕功,差不多都爬到半途,然后就愣在那里。

    這……還上嗎?

    畫風實在太詭異了,最慘的當然是那兩個副將,就這么孤零零地落到北鳴侯面前。

    然后,七叔公出場了,具體招式就不必多說,總之對付一個先天初期是綽綽有余,而另外一個,自然變成東武侯等人的靶子。

    劉袖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就看著這兩人,只是象征性地抵抗幾下,便被亂刀砍死。

    那叫一個慘吶!

    之后那些死士,有的虎了吧唧還往上爬呢,自然上去就被人抹了脖子,但有的就聰明些,掛在城墻上看著池將軍,等待下一步指令。

    不過結果都差不多,樓上的怎么可能放過他們,立即紛紛出手,轉眼間,這些死士就真的變成死士了!

    而懵逼過后的池龔延,也不用再上了,因為隊友已經被他坑死了,他還上去干嘛?送經驗嗎?

    這時候,北鳴侯笑了,發自內心的笑了,笑得眼淚都快下來了。

    劉袖也在笑,并給出一個建議:“池將軍,你是不是覺得自己輕敵了?要不這樣,你再來一回,我保證別人不插手,你看看你能不能上來?”

    “……”

    一瞬間,池龔延仿佛遭到一萬點的嘲諷傷害,頓時暴跳如雷:“特么試試就試試!你要是能擋住我,我管叫你爺爺!”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遂宁市| 平湖市| 垫江县| 和林格尔县| 昆明市| 河西区| 安仁县| 神农架林区| 崇明县| 来宾市| 星座| 昭通市| 兴文县| 雷州市| 常德市| 信阳市| 开封县| 霍山县| 德格县| 灯塔市| 阿克陶县| 出国| 榆中县| 平远县| 县级市| 宜黄县| 定州市| 华坪县| 武鸣县| 达拉特旗| 仙居县| 荣昌县| 迁安市| 莱州市| 沧州市| 扶沟县| 武威市| 鸡东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