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五萬大軍于無物!(今天又來一位盟主,深夜爆更大慶!)
    劉袖一個人踏上去省城的路,然后就后悔了,這一路騎馬,屁股都磨紅了,來到這個世界,他幾時吃過這種苦?

    路上都沒個丫環服侍,連車夫、隨從、廚子、帳篷、暖爐、棉被、薰香、木碳、烤肉等等……這些都沒帶。

    劉袖歷盡千辛萬苦,趕了大半天的路,中途只吃了兩頓飯,而且是官道上的小館子,每頓只有十個菜,終于來到了北運城,都有點累瘦了!

    此時,已經是黃昏時分,敵人的主力軍剛剛退去,還能看到白天攻城戰的慘烈,城墻上下堆滿了尸首,鮮血映紅了夕陽。

    副指揮使王同來到城樓上,對接管兵權的指揮使雷湛說道:“雷大人,劉公子說他酉時三刻便到,讓我們打開城門,你看……”

    今天敵人的聲勢更加猛烈了,雷大人正焦急呢,便沒好氣的道:“就是你說的劉袖?是他瘋了,還是你瘋了?要么讓他綁在信鴿上飛進來,要么自己刨一條地道!”

    王同:“……”

    就知道會被罵,其實王同也想罵人,因為他昨晚收到劉袖的來信,上面是這樣寫的。

    “老徐的事包在我身上,還是那句話,死守,等我。明日酉時三刻,我會準時趕到,對了,我不喜歡走后門,請打開正門。”

    王同也不知道怎么就信了劉袖的邪,可能是這貨之前的推斷,只能用料事如神來形容。

    從振興會打省城,取信州,奪胡孰,再到北運城內的后手,讓他們小心身側,劉袖的推斷簡直全中!

    所以王同才來找雷湛,萬一那小子真的走正門,可別給亂箭射死了!

    不過現在一想,除非他能變成蒼蠅,否則大軍就在幾百丈之外,他們都瞎了嗎?

    “王同,不是我說你,現在徐大人情況危急,你不在總督府盯著,亂跑什么?我看曹敬德這架式,恐怕今晚還要攻城,而且城內很可能還有布置……”

    雷湛正說著,卻猛然間看到,城下竟多了一個人!

    為什么是猛然呢?因為那一身銀色戰甲,以及純白如雪的披風,便像黑夜中的螢火蟲一樣,辣么的鮮明,辣么的出眾!

    來者如閑庭信步,正在向城門走來,而且只有一百多米的距離!

    要知道,雷大人是武將出身,在北運城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修為可比王同高多了,就算他沒注意,還有那么多士兵,城門前一片空曠,怎么連一個人都看不到?怎么沒有半點反應?

    其實又何止雷湛,還有對面的敵軍統帥,號稱北方第一高手的曹敬德,此刻大概也是懵逼的狀態。

    因為他只看到一個背影,按照正常邏輯,肯定是從義軍的陣營里走出去的,可是這五萬大軍里面,有這樣一個白袍小將嗎?

    關鍵是,什么時候走過去的?

    曹敬德看看身邊的人,全都在搖頭,確實不是自己人?那就是敵軍的人了?

    臥槽!他是怎么過去!

    一瞬間,雙方大軍都有種嗶了狗的感覺。

    想想那畫面,北運城下,五萬大軍圍城,北路第一高手曹敬德在場,距離城門不到五百丈。

    城門上面,北運省第一武將雷湛也在,更有無數雙眼睛。

    就這樣,一個白袍小將亂入兩軍之中,仿佛從天而降,無比的耀眼奪目,在這大戰停止,到處是尸首硝煙的戰場上,簡直就是一縷清泉……

    不對,分明是一股泥石流!

    守城軍終于反應過來,連忙彎弓搭箭,可是王同定睛一看,馬上大喊道:“住手!是自己人!快打開城門!這個瘋子,真的走正門了……”

    不錯,就憑那白袍小將的造型,也只有劉袖了!

    說真的,王同第一眼真沒認出來,因為這貨還戴了個頭盔,不過那種獨有的騷浪氣質,卻是任何人都模仿不來的!

    可是王同想不通,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視五萬大軍于無物,竟然沒一個人發現他?你特么會隱身嗎!

    王大人一不小心就真相了,是的,這便是大師級的……蓑衣隱身術!

    劉袖正是隱身來的,從五萬大軍的中間,堂而皇之,大搖大擺地走到城下。

    那斗篷可不是白穿的,蓑衣隱身術升到大師級以后,便是拈布為衣,無處不可隱!

    當然,他肯定不是從那位曹將軍身邊走過去的,而普通士兵根本發現不了他。

    之后王同認出劉袖,趕緊讓人打開城門。

    雷湛還在一臉懵逼,說走正門就走正門?說幾時到就幾時到?這特么是什么人吶!

    這就是一個裝逼犯!王同心道:走別的門不是一樣嗎?翻墻也難不倒你吧?非要在大軍面前秀一下,不是裝逼是什么?

    這時,守城軍已經打開城門,王同焦急的道:“劉公子,麻煩你快走兩步行嗎?你知道曹敬德是什么修為,他能一箭射死你!”

    “嗖!”

    箭,有時候也和賤一樣,說來就來。

    一道急劇的破空聲,至少是九石以上的強弓,正是出自曹敬德之手,馬上就應驗了王大人的話,他真的能一箭射死你!

    只不過,那是以前的劉袖,現在想射死他?靈犀一指了解一下。

    只見劉袖頭也不回,僅僅是微微側身,僅僅是兩指一夾,那支能穿透城墻的勁矢,就這樣穩穩落在他手中!

    秀啊!

    王同想說,你是真對得起爹娘取的名字,故意慢吞吞的走,就是為了秀這個指力吧?

    不過,靈犀一指,確實驚艷了。

    剎那間,友軍震驚,敵軍更震驚,能空手接下曹將軍的箭,還是用兩根手指夾住……這樣的事,隨軍記事都不敢寫,怕回去被人打屎!

    劉袖已經完成華麗的出場,然后頭也不回地走進北運城,只留下一個背影,卻深深印在每個義軍的心里。

    那白袍小將,到底何許人也?又生得什么模樣?

    其實這是一個傳說,以后他們還會聽到,看到,甚至不斷刷他們對“秀”的理解。

    但此刻,也只有一個背影,那白色的披風,消失在城門內。

    而后大門再次關閉,五萬大軍默然,曹將軍默然,還有城內雷湛也默然……

    因為劉袖進來的第一句便是:“王大人,老徐還有氣兒吧?帶我去總督府,拔毒!”<!--over-->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巍山| 通渭县| 稷山县| 高尔夫| 琼中| 梓潼县| 全椒县| 成安县| 泊头市| 汤阴县| 富民县| 西峡县| 商南县| 左云县| 勐海县| 德保县| 黔西| 苍南县| 新营市| 吴旗县| 从江县| 监利县| 建宁县| 南川市| 大英县| 泌阳县| 和顺县| 嘉黎县| 吉木乃县| 彭水| 三穗县| 乌拉特前旗| 曲沃县| 商城县| 安阳县| 沁源县| 洛隆县| 集安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