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一百三十章 在掛逼面前無處遁形
    北運城外,攻城戰已經開始。

    義軍主帥曹敬德親自壓陣,大軍先以投石車,箭矢展開遠程攻擊,雖效果不大,卻是聲勢驚人。

    一時間,緊張的氣息彌漫四散,黑夜猶如一塊幕布,遮住了北運城的天空,不知揭開時,又會是怎樣的慘烈……

    而守城一方,戰斗剛剛打響,矛盾便再次出現。

    司馬沿忽然提出,要分兵東西兩側,理由是敵軍連夜攻城,可能會趁天黑襲擊兩側城門。

    雷湛實在忍無不可忍,這分明就是放屁,等于告訴你不要騎馬,有可能會摔死,可能的事他媽多了。

    結果這兩人又杠上了,而且越吵越厲害,到最后,雷湛的火爆脾氣終于爆發出來,一掌劈向司馬沿。

    最高指揮官打起來了,兩邊的親信自然拔刀相向,這對于整個戰局來說,已經無異于崩盤!

    在場的,雷湛修為最高,一掌便把司馬沿逼退,當場受了點傷,但后者親信眾多,馬上又有幾名實力不俗的將領,紛紛出手還擊。

    而雷湛已經下決心肅清內患,大刀猛地逼退眾人,喝道:“吾乃北運省指揮使,接管總督兵權,司馬沿禍亂軍心,意圖叛敵,爾等還不退下,莫非想造反!”

    “哈哈哈!你終于露出狐貍尾巴了?”司馬沿擦掉嘴角的血跡,厲聲道:“雷湛!你搶兵符,除異己,才是真正的叛徒!兄弟們,把雷湛抓起來,不能讓他投敵!”

    投石車轟擊著城墻,箭雨從頭上飛過,士兵們的緊張、焦躁、不安,都隨著這些人大打出手,而無限放大,軍心頃刻間崩塌。

    而就在這危機關頭,突然一個威嚴的聲音,怒喝道:“住手!我還沒死呢!”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如同被點了穴,兵器懸在空中,只見開口之人,身穿青色蟒袍,頭戴二品珠冠,正是北運省總督,徐衛!

    其后還有劉袖和王同等官員。

    總督一出現,這些人自然不打了,紛紛上前行禮,可徐衛的第二句便是:“來人,把雷湛和司馬沿綁了!”

    “大人……”

    這兩人異口同聲,還待說什么,但幾個總督府的侍衛已經上來,三兩下便把他們捆得結結實實,沒有半點含糊。

    之后徐衛朗聲道:“全軍聽令,統兵暫由盧將軍接管,城防由張參軍統一調度……”

    一道道命令傳下去,徐衛又深吸了口氣,滿面肅殺的道:“今晚,我徐衛,與眾將士,與北運城,共存亡!堅守城池,誓死一戰!”

    不得不說,徐衛久居高位,氣勢這一塊是絕對碾壓,剛剛還分幫結派,互相對毆的一群人,一個個馬上噤若寒蟬,連屁都不敢放。

    而全軍則士氣大振,簡直就像換了一批兵,立刻投入到戰斗中,投石機弓箭紛紛回擊。

    兩軍到現在,仍是沒有展開近戰,似乎曹敬德想要求穩,不過從擺出的架式來看,今晚怕是一場硬仗了!

    徐衛的呼吸有些急促,旁人還沒注意到,劉袖的一只手就已經悄悄按上他的后心。

    《五毒經》運轉之下,徐衛這才松了口氣,又感激地看了劉袖一眼。

    隨后,徐衛開始對雷湛、司馬沿挨個問話,兩人自然各持一詞,互相攻擊攀咬。

    等徐衛弄明白之后,凌厲的目光也落在司馬沿身上。

    “雷指揮使調不動你?拿著兵符也不行是嗎?”

    “末將不敢。”

    司馬沿雖然被綁著,但也是不甘示弱:“大人遭受暗算,事出突然,末將只是怕有人投敵,因此多了些警惕,不敢輕易釋權,請大人明鑒。”

    徐衛不置可否,誰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卻又對雷湛說道:“你對司馬沿動手,說他圖謀不軌,可有證據?”

    “圖謀沒有實據,但擾亂軍心,帶兵散漫是事實。”

    雷諾也是理直氣壯,他作為二把手,當一把手出事的時候,理所當然要接過兵符,而對于無視軍紀之人,也自然有權處置。

    問完之后,徐衛便陷入沉默,還是看不出他的心思。

    “咦?司馬大將軍,你腰里別的這個是信號彈?”劉袖忽然問道。

    “這……啊,夜晚調兵不易,肯定要用一些手段,這位是?”

    司馬沿下意識地答道。

    不過劉袖卻看出對方眼神閃爍,刻意避重就輕,心里便有了一定。

    “徐大人,我反而覺得司馬將軍說的在理。”劉袖似笑非笑的道:“也許敵人真的隱藏一部分兵力,準備趁天黑從兩側突襲,特別是……東邊!”

    此話一出,劉袖立刻捕捉到司馬沿眼中的一絲驚慌,又更加篤定道:“就比如司馬大人的信號彈,如果有人打開東門,再用這類東西傳遞信號,麻煩可就大了……是不是呀司馬將軍?”

    “呃,話倒是沒錯。”

    司馬沿嘴上應付著,心里卻有些慌了,他怎么知道這是信號彈?又說成是通敵的信號,莫非是故意的?

    而徐衛則略有深意地看著劉袖,道:“那依世侄之見,這東門當如何防備?”

    “先試探一下,我看就用司馬將軍這個信號彈吧,沒準能引敵人上勾。”

    劉袖說完,司馬沿立刻急道:“這是調動城防軍的信號,豈能亂放!”

    這時,王同也開口道:“無妨,總督大人在這里,城防軍自然不會亂,我覺得可以一試。”

    “嗯……也好,便依世侄所言。”

    徐衛只是沉吟了一下,便當即同意,之后還看了一眼司馬沿。

    然而這一眼,卻讓司馬沿如墜冰窖,脊背上嗖嗖冒著寒意。

    他恨不得撕了劉袖這張嘴,這特么是哪來的世侄?還有,徐衛怎么會醒過來?還像個沒事人一樣?早知道這樣,他怎么會等到今晚?

    之后王同走過來,從司馬沿腰間取下一個圓木棒,就像賽跑的接力棒,若非劉袖說它是信號彈,大家很容易就會忽略。

    司馬沿面如死灰,他已經后悔剛才為什么要承認,也許這小子只是隨口一說……

    這個,還真不是,因為鑒定結果寫著:“信號彈,使用方法:筒口朝上,擰動下方轉柄,發射十五米高。作用:通知攻城軍東門已開,可進入北運城。不可強化。”

    所以這就是掛逼,不管你是什么棒,在掛逼面前都無處遁形!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乡宁县| 洪湖市| 大新县| 固阳县| 麻江县| 镶黄旗| 灯塔市| 玉树县| 康平县| 宁南县| 迁安市| 山阴县| 综艺| 滁州市| 兴仁县| 固始县| 贺州市| 明光市| 六盘水市| 鄱阳县| 罗甸县| 龙江县| 安国市| 乌兰察布市| 宁安市| 临邑县| 旬邑县| 贡觉县| 江口县| 广东省| 深圳市| 哈密市| 宜州市| 会理县| 濉溪县| 阳谷县| 彝良县| 宜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