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一把無恥的飛刀
    劉袖也沒想到,雷湛這家伙這么有種,還成了感動北運城最佳人物?

    此刻,北運城全體將士,都在高呼著“我們能贏”,仿佛一股強大的信念,讓雷湛更加一往無前!

    三十一槍,三十二槍……

    曹敬德的槍勢,一槍更勝一槍,似乎在不斷蓄勢,當最后爆發出來的那一刻,必然勢無可擋,震碎山河!

    第三十五槍……

    突然!雷湛眼中精光一閃,等的就是這第三十五槍,如果那小子沒騙他,現在便是決勝時刻!

    雷湛已經被壓制了三十四槍,早就憋出一肚子火,不過他沒有忘記劉袖教的那三招。

    第一招,他已經主動送出破綻,引得對手使出“奪命三十六槍”。

    而第二招,便是當曹敬德施展到第三十五槍的時候,沖進對方的槍式中。

    因為劉袖告訴他,這第三十五槍,只是把前面的槍勢,聚集在一起,為最后一槍做準備,是百分之百的虛招!

    并且連變招都不可能,所以你只管沖,絕對傷不到半根寒毛!

    當時雷湛被說服了,試想一下,如果能見到第三十五槍,任何人都會把注意放在最后一槍上。

    這是曹敬德不斷蓄勢的必須結果,就算能看出這是虛招,也很難抓住這么短暫的戰機。

    所以劉袖的話靠譜,而且是雷湛唯一的機會。

    所以他賭了,就賭劉袖能讓他看到勝利的希望。

    所以他堅持,從跳到空中,把破綻賣給對手,一直咬牙堅持到現在。

    而現在,終于到了見證奇跡的時刻!

    講真,曹敬德的槍勢太兇殘了,就算明知道是虛招,沖進去也需要莫大的勇氣,可能一般虎逼都不敢。

    不過雷湛是真虎逼啊!

    他沖進去了,按照劉袖事先教他的,橫刀在手,重心下沉,以手肘為轉力,用最快的速度抹向對方下盤。

    這一瞬間,曹敬德果然臉色大變,他這一槍正蓄勢到一半,已經勢不可逆,來不及變招,想保住雙腿只能后撤。

    千鈞一發之際,容不得他多作考慮,哪怕這一退,槍勢會立刻削弱一半,他也不能付出雙腿的代價。

    何況曹敬德已經穩贏了,就算是一半的槍勢,最后一槍也足矣取勝。

    打到現在,雷湛終于有一招反擊了,而且還逼退了曹敬德,頓時讓己軍精神大振,瘋狂打CALL,瘋狂吶喊!

    奇跡出現了,不過緊接著,便是三十六槍的最后一槍。

    所有人的心都懸在嗓子眼兒,拼命地喊著:“穩住!我們能贏!”

    至此,劉袖的第二招也兌現了,雷湛自然信心百倍,絕對要堅決執行第三招!

    他不等這一刀用老,便以半蹲的姿勢,猛地一個前撲,同時將刀插向對手的心口。

    因為劉袖告訴雷湛,對方的最后一槍,雖然無可匹敵,但只要破了第三十五槍,就會有一瞬間的空當,如果你敢拼命,那就沖過去捅他,如果對方不敢拼命,那你就贏了。

    當時雷湛問:如果他也拼命呢?

    劉袖說:那就是平局,或者兩敗俱傷,或者同歸于盡。

    雷湛:臥槽!

    劉袖:所以才叫拼命,你要是慫,干脆就認輸好了。

    雷湛:瑪德,干了!

    情況就是這么個情況,其實劉袖說的沒錯,狹路相逢勇者勝,遇到這種級數的對手,你連拼命都不敢,那還打個毛?

    別忘了雷湛是真虎逼,而且劉袖的第二招,又給了他莫大的信心,結果到了最后一拼,虎逼真的將生死置之度外,無比果決!

    這一切說來話長,實際只在瞬息之間,而雷湛出刀的同時,居然還有一把快到極致的飛刀,在黑暗的掩護下,陡然射向曹敬德!

    這把飛刀有多快,很難去形容,只能說飛刀未至,便帶著一股死亡的威脅,令曹敬德瞬間血液凝固!

    這飛刀出現的時機,簡直精確到毫厘,多一分嫌早,少一分太遲,正是兩人交手的一剎那!

    然而生死一刻,這位北方第一高手,卻爆發出驚人的反應,和最正確的決擇。

    只見曹敬德的槍,突然向上一挑,竟是完全放棄雷湛,將這最后一槍,擊向了那把飛刀……

    這是他畢生武道的全力一槍,哪怕槍勢減半,也足以擊落飛刀,但這不是力量的問題,而是那飛刀太快,太刁鉆,太致命了,不這樣便必死無疑!

    飛刀應聲而落,曹敬德的最后一槍,也結束了。

    再看雷湛的刀,也插進了曹敬德的右胸,從后背透出……

    這是生死瞬間的判斷,面對必殺之局,曹敬德在擊落飛刀的同時,又躲過心臟要害,幾乎是不可能完成,但他卻做到了!

    盡管右胸被刺穿,但曹敬德馬上順勢倒退,逃向自己的大軍。

    而這一幕,也讓雷湛愣在原地。

    那飛刀是從他后方射來,出手的顯然是自己人,不過雷湛太專注拼命了,直到曹敬德臨陣變招,他還以為是對方慫了,結果飛刀落地才后知后覺。

    這時,身后又傳來劉袖的聲音:“你發什么愣?這么好的機會,趕緊弄死他啊!”

    不錯,出手的正是劉袖,能發出那種飛刀,能讓曹敬德嘗到死亡的威脅,也只有劉袖的飛刀了!

    雷湛回過神來,可是他看著曹敬德的背影,卻沒有去追,直把劉袖氣得又拿出一把飛刀,老子弄死你得了!

    “賢侄別沖動!”徐衛連忙勸說道:“你這樣幫他,他覺得勝之不武,雷湛這個人最看中江湖道義,你也別怪他。”

    眼看對方高手已經沖過來接應,再想殺曹敬德是不可能了。

    劉袖只得恨恨的道:“勝之不武?江湖道義?他這是傻、逼!人家兩萬人打我們劉家,這就是江湖道義?人家五萬打你們一萬,又用毒又用內奸,怎么不覺得勝之不武?別人都要弄死你了,你還跟人家講道義?你是傻、逼嗎!”

    這一番大罵,傳遍兩軍將士,那些和雷湛同樣想法的人,立刻都沉默了。

    甚至敵軍那邊也沉默了。

    剛開始,確實有很多人,或者絕大多數人,都覺得那是一把無恥的飛刀,連友軍也在內。

    這是一場公平的較量,偷襲這種下三濫的行徑,肯定遭人唾棄。

    可現在一想,什么叫無恥?什么叫下三濫?戰場上又哪有公平?

    曹敬德已經昏死過去,其麾下高手也回過神來,只是狠狠地看了劉袖一眼,便一言不發地走了。

    或許那一番話,也說到他們心里。

    自然還有雷湛,他一臉茫然地愣在那……我好像是,錯過了什么?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旬阳县| 鄄城县| 宁夏| 肇源县| 二连浩特市| 元朗区| 沭阳县| 灵武市| 衡东县| 铁力市| 安龙县| 永丰县| 通州市| 杭锦旗| 新巴尔虎左旗| 射阳县| 郁南县| 永平县| 洛浦县| 福贡县| 赤壁市| 老河口市| 贺兰县| 开平市| 达孜县| 夏河县| 新巴尔虎右旗| 长岛县| 图木舒克市| 杨浦区| 同仁县| 交城县| 休宁县| 昌宁县| 福鼎市| 汕头市| 宜都市| 乌海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