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將裝逼進行到底
    到現在,劉袖的目的算是達到了,原本在化真強者面前,人家只把他當作小白臉,現在終于可以平等對話了。

    慕小喬雖然嘴上威脅,但顯然沒有動手的意思,因為劉袖非敵非友,她最大的敵人是凌念依,這時候去招惹那張毒嘴,自然十屬不智。

    而凌念依仍是面色平靜,看不出喜怒,不過眼中卻少了一些漠視,多了一絲凝重,看來對毒嘴劉,也有所忌憚。

    凌念依開口問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何對凌山的武功了如指掌?甚至我的劍法,師父他老人家從未傳過外人!”

    “凌山派的武功很神秘嗎?很了不起嗎?”

    劉袖語氣淡然,帶著一絲譏笑,看來仙女也被他震住了,要的就是這種效果,接下來,他就可以隨便忽悠兩個妹紙了。

    “其實凌山派的武功還算可以,只是你們練的不對,又缺少名師指點,正巧,本師今天心情不錯,可以考慮收兩個弟子,只要我手把手的教,一年之內,保證你們位列宗師。”

    慕小喬:“……”

    凌念依:“……”

    他說什么?凌山派的武功只是算可以?還說我們練的不對?這口氣也太大了吧!

    兩女對視一眼,卻都沒有說話,心里都在合計著,這小子竟然是名師?

    別說,還真有可能!否則怎么能看出她們的弱點?可是,這名師也太年輕了,說是名師的弟子都嫌年輕!

    不過慕小喬卻有些心動了,因為她太想贏凌念依,如果劉袖把凌念依的弱點都告訴她,不就是穩贏嗎?

    慕小喬試探道:“鮮肉小哥,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既然是名師,在大運國肯定很有名吧?”

    “我叫劉袖,名氣嘛。”這貨大言不慚的道:“其實本師淡漠名利,云游四海,目前只在北運省家喻戶曉。”

    “家喻戶曉……”慕小喬也是醉了,第一次見到臉皮這么厚的人,她又問:“那我的先天歸元決,還有慕雲劍氣,你都可以指點?”

    “試試不就知道了?”劉袖一臉高深莫測的道。

    “那好!”慕小喬倒是干脆:“試試就試試,但拜師肯定不行,凌山派也絕對不許,不過我可以付你報酬,就按大運國最好的名師算錢,我只要打贏姓凌的。”

    “呵呵,那你們繼續,我先走了。”

    凌念依淡淡一笑,便要轉身離去。

    其實請劉袖指點,她內心并不反對,畢竟劉袖已經用事實證明,他想讓誰贏,誰就能贏。

    但如果拜師的話,凌念依的驕傲絕不允許,也許這是一種骨子里的驕傲,從未表露出現,不過卻深入骨髓。

    在這一點上,雖然慕小喬也是天之嬌女,不過她就隨性多了,做什么全看心情,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這時,劉袖見凌仙女要走,立即拋出殺手锏:“你難道不想化去丹田中的結氣?”

    凌念依頓在原地:“……”

    慕小喬:“???”

    丹田結氣?她有這毛病?我怎么不知道?

    劉袖淡然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是修煉到先天之后,丹田才開始出現結氣,只是平時不去碰它,便不會有什么影響,所以你并沒有太在意。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一旦這些結氣爆發,你的丹田就像氣球撐爆一樣……嘣!”

    “怎么能讓它爆發?”慕小喬頓時兩眼放光。

    劉袖:“(¬_¬)”

    凌念依:“……”

    這番話,顯然說到凌念依心里,她轉過頭道:“你怎么會知道?你不可能看出來!”

    其實這件事,凌山派沒有任何人知道,而凌念依的師父又在多前年失蹤,她以為不會有第二個人知道,可是卻從劉袖的毒嘴里說出,這簡直比看出她武功的弱點更讓人震驚。

    “不可能的事多了。”劉袖要讓對方乖乖聽話,不再動天劍圖的心思,就要將裝逼進行到底。

    他驀地在手中變出兩個小火球,一邊盤著,一邊淡淡說道:“其實是你修煉的《三卷道經》有問題。”

    “真氣凝火?火焰術?”慕小喬張大嘴巴驚道。

    這個逼裝的確實滿分,別人盤核桃,他盤火球。

    所以嘛,不可能的事多了,但在袖爺這里,就沒什么是不可能的!

    凌念依也目露震驚,這個任何事都不形于色的仙妹紙,終于不淡定了。

    比起劉袖的《火球術》,那句你練的《三卷道經》有問題,才更讓她震驚,甚至是憤怒。

    “我不管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功法,但師父傳給我的《三卷道經》,絕不可能有問題!”

    “哦?是嗎?那你丹田的兩股結氣怎么解釋?”

    劉袖又拋出一個重磅炸彈:“而且我還可以告訴你,當你再邁過一重大境界,也就是三卷功法全部修完,修為化真之上,便會出現第三股結氣,等于是每修煉“一卷”,就會出現一股。”

    凌念依再次沉默了,因為劉袖說的一點不錯,她第一次發現,正是在第一卷修完,突破先天之后,難道《三卷道經》真的有問題?

    “喂!毒嘴劉,你快說怎么引爆啊!”

    慕小喬不滿的催促道,說了半天也沒說重點。

    劉袖無語道:“毒嘴劉是什么鬼?哼,告訴你也沒用,能引爆尋那些結氣的,除了她自己,就只有……”

    “你真的有辦法化解嗎?”凌念依好像是故意打斷,不想讓他再說下去。

    劉袖笑了笑,也不揭穿,又信誓旦旦的道:“當然可以。”

    “……”

    凌念依猶豫片刻,最后下決心道:“還請劉公子指點,至于拜師之事,念依絕不會離開凌山派,也不會再投他門,所以還是付你報酬吧。”

    “你看我像缺錢的樣嗎?”劉袖撣了撣身上的名牌真絲,就這件衣服,一百多兩黃金!老子分分鐘都是幾十萬兩的生意,你跟我提錢?

    “噗嗤!”凌念依突然笑了,雖然是掩嘴輕笑,可這是劉袖第一次見到她笑,卻不由得看呆了。

    不過劉袖也有些發懵,敢問笑點在哪?我這身衣服很好笑嗎?

    慕小喬有些過意不去,便忍不信提醒道:“你的衣服剛才被我弄壞了,現在……紅肚兜露出來了……”

    納尼?劉袖愣了愣,低頭一看:“擦!這是寶兒非讓我穿的秋衣好不好!你才穿肚兜呢!你賠我衣服!”

    慕小喬:“(;¬д¬)”

    凌念依:“(—。—)”

    ……

    不知不覺間,這兩個妹紙,已經被徹底忽悠瘸了!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蒲城县| 上林县| 黔西县| 东乡县| 平塘县| 泉州市| 兰考县| 庆安县| 无锡市| 扎赉特旗| 宜阳县| 思南县| 潞城市| 从化市| 阜南县| 高雄市| 东光县| 临沂市| 莲花县| 改则县| 遂昌县| 呼玛县| 霍邱县| 刚察县| 临洮县| 泸水县| 舟山市| 衡东县| 福建省| 长沙县| 晋中市| 建瓯市| 顺昌县| 晋州市| 新巴尔虎左旗| 临洮县| 济南市| 六枝特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