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你能認識兩個以上算我輸!
    看著劉袖竟然掏出一萬兩金票,尉遲茹蘭仿佛受到一萬點暴擊。

    太過份了!她可是京城來的大人物,怎么能沒一個鄉下人有錢?關鍵是,你們鄉下人出門都帶著一萬兩金票嗎?

    尉遲茹蘭恨恨道:“你把全部家底放在身上,就不怕被搶嗎?就算我們運京人的貴族,出門也不會帶這么多錢,你這就叫土鱉!”

    北鳴侯:“……”

    七叔公:“……”

    四哥:“……”

    大家在心里替她默哀一秒鐘,然后就聽劉袖說道:“一萬兩多嗎?原來運京這么窮啊。”

    “你……”

    尉遲茹蘭已經快抓狂了,這小子絕逼是故意的,搞不好這錢都是借的,就為了出風頭!

    “哼!廢話少說,就賭三千兩,你敢不敢?”

    “可以,你想比什么?”

    劉袖無所謂的道,好久沒人和他斗詩斗對了,因為北鳴城的才子都學精明了,他還想著以后到京城發展,現在終于來了個不怕死的。

    尉遲茹蘭自信滿滿的道:“我寫幾個字,你要是能認出兩個以上,就算我輸!”

    什么?不是詩詞歌賦?

    劉袖倒是很意外,這是要比生僻字嗎?這娘們不按套路出牌啊!

    其實之前劉桓就告訴過她,千萬別和劉袖比楹對,這家伙開了一個“絕對挑戰”,至今還有一半上聯,無人能對出。

    同理可證,詩詞也算了,這小子在文試上的“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還有那篇《教守策論》,都已經傳到宮里了,據說評價極高。

    所以尉遲茹蘭才出其不意,要和他比生僻字。

    隨后下人拿來筆墨,尉遲茹蘭便直接在桌上寫起來。

    大家都很好奇,看她胸有成竹的樣子,顯然是有備而來,會不會真把劉袖難住了?

    只見第一個字很快寫完,因為只有三筆。

    “亼。”

    嗯?這是個什么字?人字下面多一橫?眾人不禁皺眉。

    講真,劉袖也不認識,但掛逼的世界不需要認識。

    “鑒定:亼jí。古通「集」,從入從一,三合也。象三合之形。”

    劉袖微微一笑:“亼字而已,通集市的集,又作象形字,北鳴城萌學便教過,承讓承讓。”

    尉遲茹蘭一驚:“什么!你你……你竟然認得!?”

    哼!萌學會教這么奇葩的字?你騙鬼啊!

    肯定是碰巧在哪見過,再來,我就不信后面的你還認得!

    第二個字也很簡單,才四筆:圡!

    劉袖鑒定之后,便笑道:“不就是土嗎,又是古時淘汰不用字,應該是覺得多了個點,像土得掉渣的意思吧。”

    尉遲茹蘭:“(°ロ°|||)︴”

    京城大人物徹底慌了,這怎么寫兩個,兩個全認識?運氣也太好了吧!

    完了,剛才把話說得太滿了,超過兩個以上就算他贏,這可怎么辦?萬一他再認識一個……

    “你接著寫,寫多少都行,有一個不認識算我輸。”劉袖大方的說道。

    北鳴侯暗暗豎起大拇指,袖兒擺明是放水,既顧全尉遲小姐的面子,又彰顯劉家的氣度,做得好!

    然而,老爹可能是想多了,袖兒大概只是為了,打臉打徹底吧!

    “這個字念玊(樹),玉的點歪了,就是有瑕疵的玉,北鳴城小學教的。”

    “這個就厲害了,據說有48筆,念龘(達),群龍騰達的意思,尉遲小姐真是博學,連初中的字都會,佩服佩服!”

    劉袖又一連答上兩字,差點讓尉遲茹蘭大姨媽提前二十八天,當場血崩!

    不過反正規則改了,尉遲茹蘭準備和他拼了,就不信他什么字都認識!

    唰唰唰……

    尉遲茹蘭又一口氣寫下三個字,其實連她自己都不認得,而這三個字的樣子十分奇怪,再次刷新了大家對文字的認識。

    第一個:嬲

    第二個:嫐

    第三個:尻……

    眾人面面相覷,奇葩啊!什么男女男,女男女的,這世上真有這種字嗎?

    之后大家一起看向劉袖,尉遲茹蘭一臉得意,這回傻了吧?就算是教書先生,也不可有見過這些字!

    她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為這些是在一本羞羞的古籍上看到的字,內容就不便描述了,但這幾個字在大運字典里絕對沒有。

    當時尉遲茹蘭覺得很趣,便記了下來,但她也不知道怎么讀。

    “厲害厲害!”劉袖贊嘆道:“尉遲小姐真是才華橫溢,都溢出來了,連這種字都會寫!”

    “哈哈哈,不認識吧?”

    尉遲茹蘭終于出了口惡氣,可是得意不過三秒,就聽劉袖說道:“第一個念鳥,罵人的臟話,大概語法是這樣……”

    “第二個念腦,也是罵人的意思,區別在于……”

    “最后一個念kāo,巧了,還是罵人的意思,不過又作名詞,指你身上某個不翹的部位……”

    劉袖解釋的很詳盡,連每個字的用法都舉例說明,比如“嬲你老木”,這個時候嬲就是動詞。

    等等這些,就不一一描述了。

    總之,劉袖說完以后,尉遲茹蘭的臉都綠了,尉遲拓也綠了,后者只想一掌拍死前者。

    你看看你寫的這是什么字!堂堂尉遲家的女子,就算你是庶庶出,也不能如此有辱門楣,要是家主在這,打死你都是輕的!

    而北鳴侯也傻眼了,袖兒不是想放水嗎?那尉遲小姐怕是自己都不認識,你解釋這么認真干嘛?

    劉袖當然認真了,打賭和打臉一樣,他從來都是認真的。

    收起桌上的金票,劉袖客氣的笑道:“尉遲小姐承讓了,既然你對生僻字這么有研究,那我也寫幾個,如果你能認識兩個以上,就算你贏,這彩頭便歸還于你。”

    “好!你寫!”

    尉遲茹蘭連忙道,她正心里滴血呢,這可是三千兩真金啊!沒想到劉袖居然還給她機會?

    哈哈哈,這小子太蠢了,贏了還要再吐出來。

    隨后,劉袖拿來一張大紙,洋洋灑灑(歪歪扭扭)地寫了近百字。

    “娼妓、曩磲、蕤颥、耱貊、貘鍪、糴耋、瓞耵、鼗屾、庹黿、饗乪、磲樤、颥夤、鶘鰷、鯔耱、貘匚、鵼鶓、龠畠、曩鍪、耋瓞、耵鶇、鮞烴、橐憝……”

    尉遲茹蘭一直看到最后,臉上還是大寫的懵逼。

    劉袖道:“怎么樣,是不是發現自己除了娼妓什么都不知道?”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江门市| 郴州市| 成安县| 泗洪县| 澳门| 元氏县| 盱眙县| 治县。| 邓州市| 慈利县| 仲巴县| 铁岭市| 浦县| 广元市| 平泉县| 巨鹿县| 宜昌市| 新余市| 枣强县| 巴东县| 沂南县| 周口市| 成武县| 通道| 西昌市| 邹平县| 津南区| 梁河县| 内乡县| 平果县| 花莲市| 拉萨市| 密山市| 建平县| 凤山市| 苗栗县| 建湖县| 康保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