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去把我那兩個跟班叫來
    比什么都行,一千兩起步,上不封頂,只收黃金。

    ——劉袖

    …………

    尉遲茹蘭徹底崩潰了,面無血色地坐在那,我只知道娼妓,只認識娼妓,別的一概不知,我這是怎么了……

    無數的暴擊,讓她心如死灰,甚至忘了質疑劉袖,這些到底是不是他亂寫的字?

    北鳴侯心里暗道不妙,這可是未來的兒媳,尉遲家的千家啊!袖兒這回太過分了,打臉也不用這么狠吧?

    可北鳴侯又不好責怪劉袖,因為他也沒說什么,完全是就字論字,總不能怪他不該贏吧?

    這時,尉遲拓開口道:“候爺的公子果然不凡,才識令人欽佩,在下敬侯爺一杯。”

    “啊……拓兄謬贊了,犬子不懂事,望拓兄海涵,還是本侯敬你吧,請!”

    北鳴侯舉杯說道,心里卻暗忖:他這是想就此揭過?那是最好了,這種輸贏本就無關緊要,看來對方還是識大體之人。

    是的,尉遲拓當然知道孰輕孰重,比起這次來訪的真正意義,一個尉遲茹蘭自然不算什么。

    他覺得這頓飯差不多了,該試探的也試探了,該丟的臉也丟盡了,便想早點收場,等明日去看過民兵團,看看傳聞中的裝備,再逼劉家讓出最大的利益!

    “茹蘭,還發什么呆,尉遲家的人輸不起嗎?”

    尉遲拓不動聲色地提醒了一句,可沒等他提議結束,尉遲茹蘭便反應過來。

    “不錯!只是贏在幾個怪字而已,劉伯父,接下來以武助興如何?”

    “啊?還要比武?”

    這回劉術沒敢馬上答應,而是望向尉遲拓,想看對方的意思。

    話已至此,尉遲拓也不能讓尉遲茹蘭難堪,何況比武的話,根本毫無懸念,讓她挽回點顏面也好。

    “侯爺說了算,客隨主便。”

    “那好吧。”

    劉術也讀懂對方的意思,又問道:“不知賢侄女想如何比武?在這里動手不太合適吧!”

    “我們無所謂,這就看五公子了。”尉遲茹蘭挑釁地看向劉袖道:“如果你敢應戰,我這兩個隨從任你挑!”

    隨從?那不是先天高手嗎!

    大家馬上明白了,難怪這女人要比武,原來是仗著有兩個先天隨從,這樣以下人的身份和劉袖比,無論輸贏,丟臉的都是劉袖。

    何況此二人可是先天境,想贏他們談何容易?

    北鳴侯又看向劉袖,心想著該如何拒絕,要是實在不行,就只能讓別人上了。

    而劉袖似乎心領神會,也皺眉道:“你讓兩個下人和我打?”

    “劉袖!你竟然說尉遲家的高手是下人?”劉桓半晌沒動靜了,這下總算逮到機會。

    尉遲茹蘭一看劉袖慫了,也得意道:“我看你是不敢吧,想拿身分當借口?”

    “不不,這不是找借口。”劉袖解釋道:“要打也是和你叔叔打,這種下人哪配讓我出手?”

    “你說什么!”

    一直默不作聲的兩個隨從,頓時拍案而起,他們雖是名義上的下人,但堂堂先天高手,無論在哪都會被以禮相待,他們還有更體面的稱呼,尉遲府的食客,你敢說不配?

    這兩人一氣之下,手勁大了點,差點把桌子拍翻,湯汁灑得到處都是,這一桌的好菜基本都廢了!

    氣氛立刻變得緊張,尉遲拓默不作聲,也不訓斥兩人,顯然對劉袖的話十分不滿。

    而劉家這邊,同樣很憤怒,說你們是下人不對嗎?這樣拍桌子是什么意思?眼里還有劉家嗎!

    七叔公臉色也沉了下來,他看了看北鳴侯,如果這些不肖晚輩還能忍,那自己就算豁出這張老臉,也要教訓那兩個下人!

    可這時,劉袖卻淡淡一笑。

    對,就是這個笑,四哥立馬就明白了,老弟要發飆了!

    不過這回四哥支持你,那兩個下人太裝逼了,干他丫的!就往臉上打!打到他娘都不認識他!

    劉袖開口道:“四哥,把我那兩個跟班叫過來,比武也要講身分尊卑。”

    四哥聽完一愣,但隨即便兩眼放光,答應一聲就跑了出去。

    別誤會,四哥不是因為那兩個跟班,他雖然失戀了,但心里只有鹿小姐,他興奮的是,老弟這招簡直兇殘至極啊!

    “身分尊卑?哈哈哈哈!”

    那兩人一陣大笑:“這借口實在太好笑了,不敢應戰卻找下人當替死鬼,今天真是漲見識了,劉家果然名不虛傳啊!”

    這一句劉家,令北鳴侯的臉色更沉了。

    對方竟如此囂張,作為一方諸侯,如果連兩個下人都能踩在他們頭上,以后劉家也不用混了。

    北鳴侯深深看了尉遲拓一眼,可后者仍是一言不發,若非他默認,那兩個下人又豈敢造次?

    今天真的要撕破臉嗎?

    似乎感覺到北鳴侯的目光,尉遲拓才開口道:“侯爺,既然令公子也有意讓下人比試,我看倒也不錯,免得傷了和氣。”

    對方表態了,那意思是讓矛盾在下人之間解決,之后便到此為止。

    其實這也是最好的結果了,否則總不能真的翻臉吧?

    北鳴侯權衡再三,最后還是點了點頭,至于拍桌子的事,也只能當作沒發生了。

    可他并沒有看到,七叔公眼里的失望……

    現在大家都以為,劉袖是自恃身分,不想和下人動手,否則以他在大戰中展現的實力,未必會怕了對方!

    或許,他和北鳴侯想的一樣,還是讓對方贏一局算了,畢竟以和為貴。

    沒人在意劉袖要找的跟班,他的跟班還能有誰,寶兒?單勇?大山?

    然而,只有四哥知道,老弟要瘋狂打臉了!他讓那兩個跟班過來,簡直比他親自出手,還要殘忍!

    這是打臉狂魔啊!不過四哥就喜歡這樣的老弟!

    四哥以最快速度找到人,又用最快速度把人帶到侯府。

    然后,他就看著在座的諸位,包括尉遲拓,甚至是七叔公,臉上全是大寫的懵逼。

    劉袖的跟班到了,竟然是兩個美女,而且是美得慘絕人寰的美女!

    老四你搞錯了吧?先不說這兩人是誰,你讓她們和兩個先天高手打?這不是胡鬧嗎!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通城县| 黔西| 潍坊市| 惠来县| 朝阳区| 同仁县| 南乐县| 六盘水市| 阿鲁科尔沁旗| 英山县| 仙桃市| 延安市| 浦东新区| 米林县| 云龙县| 武强县| 焉耆| 同仁县| 凌云县| 定结县| 合阳县| 两当县| 浦县| 万山特区| 奉节县| 永德县| 鸡东县| 吴旗县| 怀安县| 额济纳旗| 上饶县| 安西县| 五大连池市| 怀安县| 香格里拉县| 南康市| 康保县|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