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真香!
    十來個人的宴席,二十人的大桌,三十道珍饈美味,開了兩壇陳年的女兒紅。

    北鳴侯沒有閨女,今天這酒就用來嫁兒子了。

    這么高規格的招待,結果被兩個下人弄得一片狼藉,最后一句不打了就完事嗎?

    劉袖可沒這么好說話,你們敢拍桌子,就得有拍桌子的實力,否則就要承擔后果。

    當初的聞家也一樣,不管你們在京城多牛逼,這里是北鳴城,是姓劉的說了算,不是你們裝逼的地方!

    那兩個先天又驚又怒,讓他們吃這些打翻遺灑的食物?這分明是羞辱他們,絕對不可能!

    尉遲茹蘭也是怒目而視,不就是仗著那兩個賤人嗎,他凌山派武道地位再高,還能壓到我尉遲家頭上?

    一時間,空氣又變得有些緊張,劉袖已經放出話,現在就是北鳴侯,也不會再說什么。

    這是劉家的臉面問題,若是尉遲拓懲治那兩個下人,倒也罷了,但對方自始至終,都沒把劉家放在眼里,這還不是尉遲家的家主,就這樣目中無人。

    北鳴侯已經想通了,就在劉袖打臉的時候,他便下定決心,今天就讓袖兒教訓那兩個下人,哪怕親不結了!

    此時,選擇權在尉遲拓手里,但他的想法是,如果按劉袖說的,讓這兩人把桌上的東西都吃了,尉遲家的臉面往哪放?

    人就是這樣,他不會往前想,那兩人為什么就敢拍桌子?就因為他們是尉遲家的人?連侯爵都敢不放在眼里?

    現在北鳴侯也明白了,自己之前姿態太低,以至于尉遲家的狗都敢跳到桌上拉屎。

    看來袖兒是對的,就像當初殺了聞家的一只狗,就算你不得罪人家,人家也不會在你被圍城時伸出援手,那你憑什么還要受氣?

    桓兒,這次別怪爹,要是尉遲拓不給個交待,這親,不結也罷!

    北鳴侯給二兒子一個歉意的眼神,劉桓也讀懂了,可是身為舔狗,能抱上尉遲家的大腿,全憑舔得好,怎么能讓媳婦的家人難堪呢。

    劉桓立刻挺身而出:“五弟!你不要太過分……”

    “閉嘴,這里沒你說話的份。”劉袖冷聲打斷,根本不聽他廢話,又對那兩個下人道:“你們還在等加菜嗎?吃啊!”

    隨著劉袖一聲低喝,對方兩個先天高手,也感覺到一種壓迫。

    這是強者才有的威壓,再加上那兩個女人都管劉袖叫劉師,他們立刻就有點慫了。

    不過,他們是打死也不會吃的!

    “你做夢!”

    空氣再次陷入安靜,雙方已經到了撕破臉的邊緣,除非一方肯退讓。

    可就在這時,只見慕小喬突然來到兩人身后,毫無征兆地掐住他們的脖子,而后直接按到桌上。

    “吃!別廢話!”

    還是慕妖女簡單粗暴。

    這一下,尉遲家的幾個人臉色大變,沒人看到慕小喬是如何出手,這兩個人就像小雞一樣,被按在那里,毫無反抗之力!

    此時,只要慕小喬真氣一吐,就能輕易捏斷他們的脖子,什么身分,什么臉面,那都是扯蛋了,就算你是皇上家的狗,也要變成死狗!

    巨大的恐怖,讓人絕望的力量,讓這兩個先天高手心膽俱裂,自從邁入先天之后,他們第一次如此接近死亡。

    現在一個被按在肉湯里,一個被按在烤乳豬的屁股上,什么都已經不重要了,命才是最要的!

    那就吃吧……

    在慕小喬的淫威下,這兩人含著淚,吃光了一桌子的菜。

    真香!

    其實整個宴席,大家都沒怎么動筷,烤乳豬都是整個一只,雖然涼了,可是烤得金黃酥脆,真的很香呀!

    “擦!看他們吃的,我都餓了,四哥,咱倆出去整點?”劉袖提議道。

    四哥:“好,我們去吃大腰子!”

    慕小喬:“別想跑,我也去!”

    凌念依:“……”

    …………

    這次尉遲茹蘭見家長,鬧得不歡而散,之后,他們自然沒臉留在劉家,當天便離開北鳴城。

    這次準兒媳婦是來過年的,北鳴侯連紅包都準備好了,這回倒是省了。

    至于兩家的關系,應該還不算撕破臉,畢竟出手的是慕小喬,而北鳴侯自始至終,都給足對方面子,最后還親自送出城外。

    不過以尉遲家的強勢,估計這門親事也要懸了,劉桓很郁悶,茹蘭臨走時都沒給他好臉色,肯定是記恨在心。

    而父侯雖然還是以禮相待,但在尉遲家面前腰板也直了,再加上沒有責怪劉袖一句,這態度已經很明確了。

    所以劉桓幾乎可以斷定,自己要失戀了,但他和四哥不一樣,四哥失戀是傷心,他傷的是仕途,本來把尉遲家舔好了,以后位列中樞也不無可能,結果卻葬送在劉袖手里。

    他豈能不恨?

    “二哥,你打算怎么辦?這事絕不能這么算了!”

    三子劉毅說道,兩人是在劉桓的房間里。

    “當然不能,不過……”

    劉桓嘆了口氣:“不過現在的侯府,都對那廢物馬首是瞻,連這次得罪尉遲家,父侯都沒有說他什么,再加上凌山派的兩個靠山,想動他難啊!”

    劉毅道:“二哥說的沒錯,可是在家里動不了他,那在京城呢?二哥別忘了,過完年便是京試了!”

    “這我當然記得,只是不甘心。”劉桓冷聲道:“看來也只好等他去了京城,到時我就有一百種辦法,能玩死他!”

    …………

    “放心四哥,就那種貨色,我有一萬種辦法玩死他。”

    另一邊,劉袖不屑的說道。

    四哥道:“這我倒是相信,不過等來年春闈,二哥肯定會對付我們,他在京城做了幾年官,肯定有很多人脈,而我們只有仇人,無論聞家還是尉遲家,都是當朝大佬,我擔心一去京城,便是處處危機……”

    “所以你想勸我放棄會試?”劉袖道。

    四哥點了點頭:“聽說會試也有黑幕,咱們胳膊擰不過大腿,沒必要去跟他們死磕,就守好自己的地盤不就行了?”

    劉袖反問道:“那爵位怎么辦?就算把北鳴城打造得鐵桶一塊,朝廷那邊不擺平的話,以后還是會降爵,而且萬一咱們的二哥又把哪個大佬舔爽了,再給他要來一道繼承爵位的旨意,你可就徹底沒戲了!”

    “唉,其實我繼不繼位,也不太重要,我是不想你冒險。”四哥說出心里話。

    劉袖笑道:“冒險嗎?你太瞧得起他們了!我覺得,敢作為我的敵,那才是真的冒險!”

    “呃……”

    四哥愣了愣,忽然反應過來,是啊!最危險的職業,不就是老弟的敵人嗎?

    看看振興會,再看看第一高手曹敬德,遠的都不說,隔壁東武侯慘不慘?

    似乎最應該擔心的,是老弟的敵人吧……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广西| 德清县| 河北省| 滕州市| 鹤壁市| 潞西市| 武冈市| 聊城市| 汾西县| 汾西县| 天等县| 西平县| 上饶市| 惠安县| 林西县| 宁阳县| 巩留县| 腾冲县| 自治县| 太谷县| 嘉黎县| 元朗区| 普陀区| 清水县| 盘锦市| 莎车县| 遵义县| 永兴县| 宁安市| 长白| 丰台区| 东城区| 天祝| 卫辉市| 蕲春县| 安庆市| 茌平县| 温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