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我只是來給你們上一課
    秋蘭被另一個丫頭扶到旁邊,鄒長老交待她無需擔心,那是打通經脈的正常反應,過一會就能減輕,她這次是遇到貴人了!

    此刻,所有人都驚到無以復加,又恨得捶胸頓足,真的能打通任督二脈,這種珍貴無比的靈丹,你居然給了一個丫頭?

    這不是暴殄天物嗎!

    其實劉袖給過他們機會,但這些人只想著占便宜,沒人愿意付出代價,連一百兩都不給,現在才知道后悔。

    晚了,再牛逼的煉丹師,也煉不出后悔藥。

    劉袖戲虐的道:“修長老,你聽過井底之蛙的故事嗎?”

    “……”

    修長老沒吃過蒼蠅,更沒吃過屎,但現在,他大概知道是什么味道了!

    “你真舍得下血本啊!”一個煉丹師突然說道:“你不知從哪弄到的靈丹,來算計修長老,實在用心險惡,這根本不是你的煉丹術高明!”

    咦?對呀,打通任督二脈能說明什么?只是說明你有一顆靈丹,這能代表煉丹術嗎?

    當然不能!

    修長老頓時豁然開朗,贊許地看了那人一眼,便昂首道:“不錯,你以為拿一顆靈丹,就算勝過老夫了?就能在這里耀武揚威?我承認此丹不凡,但絕不是你能煉出來的!”

    有些人就是這樣,明明剛吃完屎,可一轉身就忘了,那怎么辦呢?

    那就再喂他一口好了,讓他一直吃到飽!

    劉袖笑道:“那依你的意思,是不是要現場煉丹?”

    “當然,在煉丹師公會,一切以實力說話,你敢上門挑釁,若拿不出真材實料,今天休想走出這個門!”修長老厲聲道。

    “好,那就把你們的長老、會長全都叫出來。”劉袖譏笑道:“免得比完一個又一個,那樣我就真出不去這個門了。”

    “哪來的大膽狂徒!”

    這時,又有個年輕一些的長老趕到,正好聽見修長老要和人比丹術,對方竟如此狂妄。

    眼看影響越來越大,鄒長老不免慎重起來,說道:“既然要比,也不能堵在大廳門口,你們換個地方,我去請示會長。”

    “這點小事,還用驚動會長?”修長老不滿的道。

    鄒長老悶哼一聲,心說還不是怕你擺不平?那小子邪門的很,要是你真輸了,丟的可是整個公會的臉!

    他已經不敢再小瞧劉袖,也不理會修長老,便直接去找會長了。

    這時,秋蘭的情況已經好了很多,正感激地看著劉袖,不過她人輕言微,這里也輪不到她說話,只能干著急,這么多人為難劉公子,真是太過份了!

    劉公子多好的人啊,還那么帥……

    現在秋蘭已經變成小迷妹了,根本不管是不是劉袖先找上門,反正她就是站在劉公子這邊。

    “秋蘭。”

    劉袖突然開口,立刻讓秋蘭的小心臟,不爭氣地狂跳起來。

    “你們這有貴賓室嗎?總不能讓本公子站著等吧!”

    秋蘭這才反應過來,鄒長老也說了換地方,她連忙道:“我帶你去會客廳……劉公子,你平時喝什么茶?”

    “呵呵,新茶就行。”劉袖道。

    隨后,秋蘭便在眾目之下,帶著劉袖去了會客廳。

    寶兒跟在后面,總覺得公子笑得很古怪,是茶的問題嗎?寶兒也喜歡喝新茶呀!

    而修長老倒是沒有阻止,一直看著他們離開大廳,才寒聲道:“那小子修為不低,去找幾個好手過來,不能讓他跑了!今天我要讓他后悔來過這里!”

    …………

    “通絡丹能打通任督二脈?”

    會長室里,一名白發須髥,卻精神矍鑠的老者,正是煉丹師公會的會長,丁紹元。

    這丁會長在丹道一途上,可以說成名已久,德高望重,在整個大運國,也是頗有名望。

    修長老已經把事情的經過,告訴給丁紹元,后者也不敢相信,這還是通絡丹嗎?

    修長老點頭道:“是的,我親自驗過那枚丹藥,確實是通絡丹沒錯,看起來并無異常。”

    “難道是丹道大成的靈丹師?能將普通丹藥,煉至登峰造極?”丁紹元面色凝重的道:“去看看,就算這丹藥不是出自他手,也要問清楚來歷。”

    隨后,兩人還帶上公會里的其他長老,一群人來到會客廳。

    秋蘭剛上完茶,也被這陣勢嚇了一跳,心里更是替劉袖擔心。

    秋蘭小聲提醒道:“劉公子,那位就是丁會長,別的都是公會里的長老,你要小心啊!”

    “嗯,這茶不錯,一會給我打包二斤。”

    劉袖翹著二郎腿,認真地品著茶,態度傲慢而不失裝逼。

    丁紹元不禁皺了皺眉,對這個能拿出奇丹的年輕人,印象立刻一落千丈。

    修長老喝道:“無禮小輩,還不快拜見丁會長!”

    “拜?拜什么?”劉袖抬了抬眼皮,“拜你們這些大成商會的狗?”

    “大膽!你敢再說一遍!”

    “好一個滿嘴噴糞的小子,我看你是活夠了!”

    一句話又炸鍋了,論拉仇恨這一塊,怕是沒人能比得上袖兒。

    修長老憤恨的道:“丁會長,您看到了,此人就來鬧事的,鄒長老還偏要去驚動您,依我看就應該……”

    丁紹元擺了擺手,眾人禁聲,隨后他才開口道:“閣下怨念不小啊?不過大成商會是怎么回事?”

    要不怎么說德高望重呢,先不論丁會長生不生氣,就憑他能聽出矛盾的點,也比其他長老強多了。

    而丁會長這么問,顯然并不知情,修長老正要解釋,卻被鄒長老搶先道:“這位是天秀集團的劉公子,之前他們采買過一批益氣丹和通絡丹,不過大成商會又來讓我們毀約,還有以后也不要賣給天秀集團任何丹藥。”

    同樣一件事,如果讓修長老說,可能就是劉袖和大成有過節,所以才跑來鬧事云云,不過鄒長老早就對這事有意見,自然如實的說出來。

    丁紹元聽完之后,便已經心如明鏡,可是也不禁動怒,他幾時被人這么罵過?好狂妄的一個后輩!

    丁紹元沉著臉道:“所以劉公子來這里,是想討一個說法嗎?”

    “不不,丁會長誤會了,丹藥是你們的,賣給誰是你們的自由。”劉袖很客氣的道:“我只是看你們煉丹水平太差,來給你們上一課。”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定安县| 庆城县| 元朗区| 岢岚县| 建水县| 武安市| 共和县| 文安县| 蓝山县| 清水县| 济源市| 蕉岭县| 凤庆县| 如东县| 和龙市| 遂昌县| 通辽市| 凤台县| 河北区| 澎湖县| 娄烦县| 利川市| 鄂托克旗| 图片| 汝城县| 高阳县| 平顶山市| 蕲春县| 溧阳市| 嘉鱼县| 隆尧县| 鲁山县| 陆丰市| 恩平市| 闸北区| 紫阳县| 库尔勒市| 九江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