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諸天游戲的幕后boss > 第十六章切磋
    “好了,大家就都別客氣了,先進莊再說吧!”

    朱長齡打斷兩人的客套,帶著眾人便進了莊子。

    武烈也不再多說帶著身后的眾人進了莊子,仆從自然進了外院,剩下的就只有武烈帶著身后的一男一女和朱長齡謝玄兩人進了內院。

    眾人坐畢,武烈也開始介紹身后之人。

    “這位是小女,武青嬰!這位是我的弟子衛壁!”

    “原來是雪嶺雙姝之一的武青嬰武小姐,久仰久仰!”

    謝玄看著武烈身后的女子拱手笑道。

    只見那女子不過十四五歲,與朱九真謝玄差不多大,身形苗條,相貌清秀,舉止斯文一看就是大家閨秀一般。

    “謝公子過獎了!區區薄名,不足掛齒!”

    武青嬰倒是非常的有禮貌回禮道。

    “兩位小姐的美名已經傳遍了整個昆侖一帶,就連中原一些地方都有人知曉,這都算薄名,那我只能算是無名之輩了!”

    謝玄笑哈哈的說道。

    聽了謝玄的話,武青嬰抿嘴笑了笑,沒有多說什么。

    “聽聞謝公子是昆侖派高徒,昆侖派在我們昆侖山一帶可是首屈一指的存在,就是不知道謝公子學到了幾分!”

    一旁的衛壁看到謝玄跟自己師妹聊的火熱卻不理會自己,忍不住出言刺道。

    “壁兒!不得無禮!”

    聽到衛壁的話,武烈出言呵斥道。

    “哦?看來衛兄是想與我切磋一番咯?”

    謝玄看著衛壁戲謔道,在他看看衛壁與武青嬰一同出現的時候就已經打好了主意。

    畢竟衛壁與武青嬰算是青梅竹馬又是師兄妹,關系必定親近,自己想要完成收服雪嶺雙姝的任務必定無法避開衛壁。

    所以謝玄故意不理睬他,反而與武青嬰聊的火熱就是為了激起他的怒氣。

    至于衛壁的武功?不足為慮,根據昆侖派的情報,朱武連環莊兩位莊主的實力都不會超過后天七重,可能只有后天六重的境界!

    不過因為謝玄因為修煉時間較短,又沒有太多的經驗所以沒有把握能夠勝得兩位莊主,不過衛壁和雪嶺雙姝這些年輕一輩的實力嘛,自然是不足為懼!

    畢竟以他現在后天六重的實力,就是六大派中他都沒聽過有多少十四五歲便有這番實力的,更別說其他小門小派了!

    “怎么?謝公子不敢嗎?”

    衛壁不顧朱長齡和武烈對他使的眼色,此時他已經被怒火沖昏了頭腦,畢竟他也只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哪里經歷過什么,驟然被人輕視自然是感覺到自尊心受到侮辱,不找回場子誓不罷休!

    “倒不是不敢,只是單單的切磋也沒什么意思,不如加點彩頭怎么樣?”

    謝玄淡淡地搖了搖頭。

    “什么彩頭?”

    “簡單!如果我勝了,你就給我做一年書童,我讓你往東,你不能往西,我的命令你不能違背,怎么樣?如果我輸了同樣如此,如何?”

    “書童?命令不能違背?那你讓我去死,我也要去嗎?”

    “這個我可以保證,我絕不會故意讓你傷害自己!”

    “好!我同樣不會做出這種事的!”

    衛壁答應了下來然后還補充了一句,深怕因為剛剛的詢問表現的自己怕輸一樣,結果還是顯得有些心虛。

    “好!衛兄一路奔波勞累,我也不占你便宜,今晚好好休息,明日午后演武場再來與你切磋!”

    衛壁雖然也想立刻就給謝玄一頓教訓,不過出于穩重考慮,也是答應了下來。

    畢竟他們確實奔波了一路,他也有些疲憊,萬一因此輸了豈不是大大的丟人!

    武烈和朱長齡對視一眼也不再多說什么,畢竟他們也想看看謝玄的真正實力,畢竟這么年輕的親傳弟子他們也有點不相信。

    一旁的武青嬰看著師兄與謝玄的切磋約定也是欲言又止。

    “武姑娘,你不用擔心,我有分寸,不會傷到衛兄的!”

    謝玄看著武青嬰笑了笑道。

    “哼!”

    衛壁看到此時謝玄居然還在武青嬰面前裝逼心中更是不忿。

    “多謝謝公子,相互切磋旨在交流武學,非要分出勝負便落了下乘!”

    謝玄輕輕點頭稱贊,看著武青嬰的目光中欣賞之色更濃。

    大家閨秀就是大家閨秀啊,說話都斯斯文文的,溫和謙恭的很。

    透過系統觀察謝玄的王澈看到這一幕也是有些懵,這還是他認識的武青嬰嗎?

    難道被奪舍了?

    其實他哪里知道現在的武青嬰與朱九真的關系還非常親近,不過隨著長大再加上衛壁這個渣男花言巧語的哄騙才使得兩個人慢慢針鋒相對起來,導致兩人的性格也變得更加乖張。

    看到謝玄又跟武青嬰聊的火熱起來,衛壁實在忍不住跟武烈和朱長齡告辭一聲便回去休息了。

    等到衛壁離開后,外出的朱九真也是收到了武青嬰等人來到的消息,立刻趕到會客廳。

    “嬰嬰!”

    “真姐!”

    兩個妹子許久未見,一見面就是相互給個大大的擁抱,接著便相互開始聊天直接把謝玄給晾到了一邊。

    不過謝玄也不介意,看著聊天的兩人是人均美貌,春蘭秋菊,各擅勝場!

    不愧是被昆侖一帶武林人士稱為雪嶺雙姝的存在!

    一旁的朱長齡與武烈見到這一幕也是對視一眼笑了笑搖了搖頭,接著便把謝玄也拉進來一起聊天免得對方在一旁尷尬。

    當晚眾人回去休息,武青嬰卻是與朱九真共睡一張床,經過現代文化洗禮的謝玄倒是聯想到了不少東西,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猥瑣的笑容。

    第二天午飯后,武家莊演武場!

    場中謝玄與衛壁對立而站,場外朱長齡武烈帶著一眾家眷在一旁觀戰,此時朱九真和武青嬰自然也在,不過武青嬰是一臉緊張,朱九真卻是一臉激動地看著場中。

    剛開始謝玄還以為朱九真也是個溫婉的性格,誰知相處熟了之后就顯得很是火辣,性格也比較大大咧咧,不過對此謝玄也不在意,畢竟已經有個武青嬰是溫婉的性格了配上朱九真正好可以互補一下,嘿嘿!

    畢竟武青嬰與衛壁是青梅竹馬,再加上衛壁是他爹武烈的徒弟,衛壁輸了也會丟了武家了臉面!

    而朱九真則是一臉激動,此時她還沒有喜歡衛壁喜歡到死去活來,而她的天性又最喜歡看這些刺激的比試,作為女兒家卻整天風風火火特別喜歡刺激和暴力!

    “這次切磋旨在交流武學,一切點到為止,大家莫要傷了和氣!謝賢侄,衛壁,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朱長齡作為地主當然要站出來主持工作。

    “大伯,你放心吧,我會手下留情的!”

    衛壁一臉自信。

    “朱伯父,你放心,我不會讓衛兄太過難堪的!”

    謝玄也是笑了笑,并沒有太在意衛壁的話語。

    “好!比試開始!”

    朱長齡見兩人都自信滿滿也不再多說。

    不過讓謝玄沒想到的是衛壁沒有直接出手而是與他拉起了家常。

    “謝公子,不知你在昆侖派學藝幾年了?”

    “兩年!不知衛兄有何指教?”

    “兩年?我還以為謝公子已經在昆侖派學藝至少五六年了!這樣的話即使贏了我也是勝之不武啊!”

    衛壁聽到謝玄只在昆侖派學藝了兩年倒是愣住了。

    而一旁的朱長齡等人聽到謝玄的話也是心中一愣,他們也以為謝玄應該是從小就在昆侖派長大的,現在十四五歲不說學藝八九年,至少也有個五六年了吧?沒想到居然只有兩年?

    那他是怎么成為親傳弟子的?難道是天賦?還是有背景?朱長齡與武烈對視一眼都帶著疑惑。
分分彩平台app下载安装 南华县| 正阳县| 淳化县| 新化县| 伊宁市| 志丹县| 台南县| 邵阳市| 兴山县| 札达县| 梁山县| 朝阳市| 宜昌市| 若尔盖县| 曲水县| 安宁市| 石景山区| 霸州市| 武穴市| 阳山县| 松溪县| 台南县| 晋中市| 太和县| 平安县| 阿拉善左旗| 文化| 兴城市| 鄂尔多斯市| 广州市| 隆安县| 娄烦县| 深水埗区| 呼玛县| 东海县| 鸡西市| 娄烦县| 额尔古纳市|